医归-第二百四十七章 雪恨
更新时间:2018-04-28  作者: 郁桢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医归 | 郁桢 | 郁桢 | 医归 
正文如下:
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也可以直接

输入小说名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二百四十七章雪恨

秦劼和董皇后被囚禁在仙居殿,已经过去一夜了。

这里原本用作停灵的地方,两人坐在地上过了一宿,蚊虫围着他们飞来飞去,董皇后一夜都没有睡,倒是秦劼靠着墙还勉强眯了一会儿。

隔日天亮,除了有人来给他们送饭菜,再没别的人来过问他们。

一直到了中午时,董皇后惶恐不安的与秦劼道:“陛下,我们不会被人忘记了吧。”

“他还顾不上我们。”

“那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

这个秦劼答不上来,他若是秦勉的话,绝对会动手杀人,但秦勉迟迟没有举动也不知为何。

昨晚的震荡已经结束了,虽然街头巷尾都在议论此事,但不会再有战争了。大兴宫也恢复了宁静,整个羽林卫昨晚与秦勉的人马对抗中损失了一半的人马,剩下的人马便选择了归顺秦勉。

第二日朝臣前来拜见秦勉,也都表示愿意归顺他,内阁首辅已经不是孟轲,换了个年轻的顾长顺,顾长顺建议道:“请镇南王择日登基,也好祭祀太庙,告慰先祖。”

秦勉道:“这事交给礼部和钦天监拟定。”

半日后,礼部尚书和钦天监的人来相见,告诉了秦勉商定的日子:“启禀王爷,六月初五乃黄道吉日。”

秦勉点头道:“那就选在这一天吧。”

当下礼部又重新拟定了年号呈给了秦勉。秦勉看了一眼,上面有“建新、永兴、淳安、宁康”四个备选,他仔细斟酌了一番,选了“淳安”作为新年号。

朝政上的事他依旧交给了内阁搭理,自己还没真正的接过手。虽然入主含元殿了,但他心中确实挂念在兴平的锦书,也想念还在江陵的两个儿子。

当下便吩咐夏凉去接锦书上京,江陵那边也派了人去。

忙完手中的这些琐碎已经将近黄昏了,安明德在身边提醒道:“王爷,仙居殿的那位说要见您。”

秦勉这才想起了他们,道:“我去看看吧。”

秦勉便要动身前往仙居殿,内侍忙替他备了肩舆,他便坐了肩舆来到了仙居殿。

看守的人是陆范的手下,见他来来忙与他行礼。

秦勉问道:“里面有什么动静没有?”

看守答道:“一直都很平静。”

看守替他开了门,秦勉站在门口朝内看了一眼。董皇后跪坐正蒲团上对着菩萨像正在祷告。秦劼却盯着墙上的一幅画像正出神。

这副场面大有几分意思。

秦勉抬脚走了进去,秦劼这时才回头来看了他一眼。

“你来了,你请坐。”秦劼指了指一旁的一张靠背椅,那口气完全一副招呼客人的口吻。

然而秦勉却没有心思和秦劼坐下来谈。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那个位置坐的舒服吧?”秦劼语气带着几分讥讽。

“还行,不难受。”

“我真后悔,在你还在长安的时候,没有把你杀掉。那时候只觉得你不足为患,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容易,没想到今天却大大的打了脸。真是讥讽呀。”秦劼自负的笑了笑。

秦勉沉默了一会儿才又问他:“你觉得自己为何会失败?”

“时不待我,你只是运气好而已。”

秦勉终于笑了:“你觉得你是输给了运气吗?这些年你为苍生做了什么?你不是败给了我,你是败给了自己。因为你的穷兵黩武,早就拖累了这个国家。你认为你的子民还会向着你吗?”

秦劼久久的没有说话,秦勉见他不开口,便打算走了,秦劼却突然又道:“我为大乾开疆扩土有什么错?”

“你那是开疆扩土吗,请问你这些年打了几场胜仗?内忧外患的时候,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只怕从来没有想过在水深火热里的百姓吧。”秦勉安静的说完了这句话就走了。留下了秦劼呆怔在那里。他从来都明白,自己并不是什么明君圣主,心想的是守住父皇先辈们得来的基业,威加海外,这又有什么错。

夕阳斜照的大兴宫,被披上了一道绚丽的霞光。在经过东宫的时候,秦勉忙住了脚步。他看着东宫,三十年前自己也是长在那里的。

这些年他从来没有进去过,他想起了他从未见过面的父母,想起了那场充满血腥味的屠戮。

“王爷,您要去东宫看看吗?”

秦勉点点头,他从肩舆上下来了。秦劼的嫡长子秦锐被册封为太子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如今秦勉进了宫,太子从东宫逃出,这里变成了一座幽闭的宫殿。

秦勉摒退了左右,他想一个人好好的走一走。

他伸手推开了紧闭的朱红宫门,夕阳斜照,屋内的那些陈设清晰可见。

正对面是一紫檀木宝座,铺着香色的蟒缎坐褥。宝座后有一二十四扇屏风,屏风上面有一只腾云驾雾的墨龙,气势雄浑。

屋子正中有一夔纹九龙鼎,鼎内还有燃烬的香灰,余香犹在。

他揭了湘妃竹帘向内走去,隔壁是一间书屋。满室精美,挂满了无数的先人墨宝丹青,随手拿开一本书翻阅,便是一本绝版经典。

大理石的书案很是宽敞,上面笔墨纸砚俱在。他一闭上眼睛,仿佛就能看见当初的父亲在此写字读书。母亲就在那边的窗下带着他们玩耍。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钝痛。要是没有经过那场宫变,他的人生绝不一样。虽然不能走到现在,但也能伴随父母左右,享其天伦之乐。

他从后门绕了出去,后院里栽满了石榴树,正是石榴花开的季节,他望着树上的红花出神。说不定当初奶娘抱着他,也站在这里看石榴花。

事过境迁,如今已是阴阳两隔。

“王爷,您预备怎样处置仙居殿的两位?”陆范请示道。

秦勉思虑了良久,终于抬了头,吩咐道:“给他们送一壶酒过去吧。”

陆范见秦勉终于做出了决定,而且还是正确的决定,他露出了笑脸:“王爷您做的很对,早就该如此了。”

他和秦劼之间本来就不可能出现共存。

本网站提供的最新小说,电子书资源均系收集于网络,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小资源存储,也不参与上传等服务。

Copyright20102016尘缘文学网联系我们: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