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归-第二百四十四章 寒暄
更新时间:2018-04-27  作者: 郁桢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医归 | 郁桢 | 郁桢 | 医归 
正文如下:
»言情小说»»正文卷第二百四十四章寒暄正文卷第二百四十四章寒暄文/郁桢本章字数:2347:

秦勉与陆范一道回来了,还没进主帐,就看见了女子的身影,再仔细一看,却是最熟悉的那道身影。她怎么来兴平呢?后面还跟了个一身便装的男人,是谁?

锦书站在旗杆边,看着那个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在确定确实是秦勉后,她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果然没事,还好好的活着,她最担心害怕的事在这一刻总算水落归槽,一颗心有了归处。

她向秦勉扬起了笑容,大方的走向了他。

“王爷回来了。”

“你们怎么来呢?”当秦勉看见身后的孙湛时,两眼露出不大欢迎的目光。

“此事说来话长,回头再告诉你。”

秦勉让锦书进到营帐去,孙湛也厚着脸皮也跟了进去。

“你们怎么遇到一起呢?”秦勉可从来都知道孙湛的身份。

锦书看了一眼孙湛,替他开了口:“孙大人一路护送我来的兴平,你别责备他。”

“哦?!”很显然秦勉有些不相信。

孙湛这才与秦勉道:“溪客,一别多年未见,你风采更胜当年,走在外面只怕都不敢相认了。”

两人之间有交情,也有对立,但他们之间也算是远族的亲戚了,身体里都流淌着皇族的的血液。姓孙的能将锦书须尾俱全的送到他的面前来,秦勉暂时对他摒弃了前嫌,赶着还了礼。

客套之后,孙湛的目光却看向了秦勉身旁的一位将近中年的戎装男人,觉得这男人有些熟悉。

然而陆范早已经认出了孙湛:“孙大人,是我,你没忘记吧?我就是当初您正在追寻的贺民。”

“是你,难怪我觉得眼熟。一晃就十几年了,没想到到今天才遇见。”

“孙大人还想捉我回去吗?”

孙湛笑道:“果然是他将你藏起来了,难怪我当初,将洛阳翻来了也没有把你找到。”

这对冤家相见,看来果然是上天的安排。孙湛早已经不是把总了,而贺民却已经成为了陆范,远不是现在的孙湛能够动的人了。

孙湛听从锦书的意思暂且在秦勉的营地里留了下来。终于营帐里只剩下了他们夫妇二人,锦书方把孙湛冒充书砚来哄骗她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秦勉听,秦勉恼道:“还当他说改邪归正,归附于我了,没想到还是这样的坏。幸好你及时的识破了他。”

“对了,聂绍为了保护我牺牲了。死在了他的那些部下手里。”

秦勉听说,蹙眉道:“当初他四处追寻聂绍,没想到聂绍还是没有躲过,看在他送你过来的份上,我暂时不和他追究聂绍的事。”

“他算是逃离了控鹤监,放他走的话肯定会被控鹤监的人追杀,很是危险,我看不如让他暂时留在你的身边,只要他没有二心,就由着他去,别太为难他好不好?”锦书替孙湛在秦勉跟前为他求情。

秦勉没有经过多少的思量就答应了下来:“好吧,只要他不给我惹事,安安分分的就行。”

他们曾经是朋友,因为发生了一些事,两人分道扬镳,说来身体里有同样的血液,锦书自然希望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

自锦书决定嫁给秦勉后,秦勉再没有与孙湛坐下来好好的说过话,所以当孙湛再次坐在秦勉跟前时,两人都有些不自在。

“秦勉,以前我其实挺瞧不起你的,当初锦书选了你,还觉得她有眼无珠,嫁给一个病弱的纨绔膏粱有什么好的?不过你再是纨绔膏粱也是藩王之子,保她一生平安倒不是什么难事。哪知世事难料阿,你竟惹事,牵连着她也跟着不安宁。多次将她推入危险的地步,你不是人!”

秦勉面有愧色,道:“决定娶她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后面的路会走得这样的艰难,要是早能预见现在的话,说不定我会像以前一样就放弃了。喜欢她不见得就要占有,只要她幸福就好。”

“得了,你还说这样的话可是有得了好处还卖乖的嫌疑。”

两人都笑了起来,这一笑仿佛将这些年的恩怨都抛下了。两人举了杯,孙湛满饮了一杯酒,他有些无奈的笑道:“我只当是个单纯的女子,心道略使点计谋就能将她骗走,哪知最终也着了她的道。看着人畜无害的她竟然给我下毒,用毒药来控制我。”

“她这是被逼无奈,难道任由你将她带去长安?”

孙湛没有说话,第一次接手找锦书的旨意时,上面并不是那么的想要她的命,所以当他将锦书已经出家了的消息回禀给上面时,上面也没怎么为难他。如今再接手同样的任务,不得不说孙湛起初是一心想要将锦书送上去,是锦书自己将被动的局面变成了主动。自从被识破后,他就被锦书牵着鼻子走。

“她变成这样,肯定是你带坏了她。”

“孙元初,你根本就不了解她,从前就是。”

是吧,孙湛从来没有弄懂过这个女人。

“要不你跟着我干吧,你有能力有手腕,不愁闯不出名堂来,现在我又正是用人之际。”

“你这是在劝我谋反?”

秦勉笑道:“你都进了我的营地了,出去后你和人说和我没有瓜葛,谁信啊。你好好的考虑一下,我等着你的答复。”

孙湛再次陷入了沉思里,他年少时便加入了控鹤监,控鹤监要的时绝对忠诚,如今他做出的事却有违忠诚。

孙湛从秦勉的营帐走了出来,却见满天的星斗点亮了幽暗的夜空。他见锦书过来来,孙湛有一句话很想问锦书,两人走到了僻静的地方。

“你给我下的毒到最后找不到解药的话当真会让我殒命么?”

锦书微笑道:“怎么可能,不过说让你暂时失去了力气而已,但只要不再接触毒物,一个月后慢慢的就恢复了。”

“你……”孙湛咬牙切齿,最终还是没能将锦书给训斥一通,转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他生气了吧?那也是活该,谁让他先欺骗自己在前。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