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归-第二百四十章 识破
更新时间:2018-04-25  作者: 郁桢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医归 | 郁桢 | 郁桢 | 医归 
正文如下:
第二百四十章识破

第二百四十章识破

程书砚身子瑟瑟的发抖,从未料到他向来关心爱护的四妹妹竟然会对他拔刀相向。他试着辩解:“四妹妹,你这是做什么?”

“回答我的话!”锦书的声音冰冷无比。

“我是你二哥呀,你怎么呢?”

“不说实话吗?”锦书微微的一用力,冰凉刺骨的刀尖已经抵近了书砚的喉咙,再向前推进一丝,刀尖就会刺破皮肤扎进喉咙能要人的性命。

“四妹妹,有话好好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是听信了什么谗言。”程书砚举起了双手。

锦书捉住了程书砚的一只手迅速的给他把了脉,接着摇头道:“你们俩的脉象不一样,你还要冒充他?”

“不是我……”跟前这个男人还想拼命的为自己辩解,后来发现辩解不下去了,他伸手往耳边摸了摸,当着锦书的面,竟然从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下隐藏着的那张脸,锦书自然熟悉不过。她眼睛也不眨的看着发生的一切,若不是亲眼所见,她一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

“你为何要冒充我二哥?”

淡淡的月色照在孙湛的脸上,他并无半点的愧色,异常冷静的说:“当然是为了接近你,为了让你信任。不过显然我失败了。不过我自认也没露出了破绽,你是从哪里看出我是假扮的?就凭脉象判断的吧,可是你刚才给我把过脉。”

“声音、气味。你想学二哥说话,但学得却并没那么像,还有你身上的气味。二哥这些年时常跟药草打交到,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香,我并未从你身上发现。”

“那你什么时候识破,以及确定的呢?”

锦书道:“从你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就有些怀疑,但却不敢肯定。真正的肯定还是因为聂绍的死,他是死在你的手下吧。你让人杀了他,为了更好的控制我,对不对?”

孙湛看了一眼锦书,他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我只问你,你带给我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孙湛道:“我在执行上面派给我的任务,所以不能告诉你。”

锦书仿佛又看到了一丝希望,她抬头看天,夜空上有半弦月,再过不了几天就会变圆了。等到满月之时她能和秦勉团聚吗

“既然你怀疑我,会和还要跟着我走?”

“因为你假扮了二哥,还有我不想引起你的怀疑给我的孩子带来危险,所以我一路都在配合你,但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对聂绍下手。”

“聂绍他早就该死了,当初他杀了沈家的公子时就该偿命,是秦勉庇护了他。”孙湛冷冷的说道。

对于他们之间的恩怨,锦书以前也知道,但只要一想起那个曾经用生命保护过她的男人就这样枉死,她心里过不了这道坎。

“孙湛,你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也治过你的病,不仅治了你,还治了你祖母,所以我们之前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了。”

“这样也好,我们互不相欠。旧账了了,但添的新账我却想和你重新算算。”

孙湛看着她,她的模样模糊,但他能感受到这个女人对他的恨意。

“我被你识穿了,下一步你想怎样?为了那个聂绍,你要杀了我吗?”

锦书安静的想了一会儿,她没有回答孙湛的话。

“长安呢,既然识破了的话,你还会跟我一起去吗?”

“去,当然要去。”但锦书没有想好,要不要跟他一道去。被控鹤监的人看着,她心里浑身不自在。

锦书回到房,却见玉扣正在把弄一把匕首。

“娘娘,这么晚了你上哪里去呢?”

“我四处走了走。”锦书平淡的说着,她外衣也没脱,躺在床上,看着帐顶发呆,接下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她陷入了沉思里。

玉扣走至床边:“娘娘,我想为聂爷报仇。”

“仇自然要报,但现在不是时候。”锦书不想让玉扣也陷入危险中,她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了。

“娘娘,一想到聂爷的死,我心里就难过。他那样好的人怎么说走就走呢。”

“玉扣,你的身手比聂绍的如何?”

“那是天壤之别,他在天我在地。”

“所以说,我不想让你冒更大的危险。”

玉扣陷入了沉思里,道:“我知道敌人很强大,但我也想试一试。想为死去的聂爷做点什么。”

“听我的话,别冲动行事。目前我们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锦书再次劝解玉扣。

玉扣小的时候还有一些莽撞,但这些年过去了,她也经历了许多,早就知道要顾全大局,更知道不能坏了锦书的事。

“我听娘娘的吩咐。”

“这就对了,我会给聂绍报仇,但不是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忍耐。”

锦书现在更想知道的是,秦勉到底没有没有死,只是她想摆脱控鹤监的监视。

第二天,她找到了孙湛。

“我可以跟你去长安,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孙湛挑眉道:“有事你吩咐。”

“让你的手下撤走,我只跟你走。”

孙湛低头想了一会儿,道:“好我答应你。”

“还有,别动玉扣!”

“这个我也答应。”

他们讲好了条件,便继续上路。当玉扣看见孙湛时大为吃惊,同时又为书砚不见了而感到奇怪。

锦书只好和她解释:“是他扮作了二哥来骗我们。”

“那娘娘为何还要跟他走?”

“你以为我们能逃掉吗?还有,我很担心王爷的安全。我想见到他,所以只有配合他们。”

“那王爷没有死?”玉扣惊讶道。

“我不清楚,他也不说,现在我们只好走一步算一步,慢慢的谋划将来,切忌轻举妄动知道吗?”

玉扣点头答应,觉得这事有些复杂,控鹤监盯上了他们,先杀了聂绍,然而还有下一步的举动,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

“你的易容术从哪里学来的?”锦书觉得好奇,当真有办法将自己扮成另外一个人模样吗?

“跟一个西域人学的,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可惜到底没有瞒过你。”

“你把二哥怎样了?”

“他没事。”孙湛道。(/book/125010.html)

相关、、、、、、、、、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阅读网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