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归-第二百三十八章 殉职
更新时间:2018-04-24  作者: 郁桢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医归 | 郁桢 | 郁桢 | 医归 
正文如下:
第二百三十八章殉职

第二百三十八章殉职

出发了几日,因为走得极快,从江陵到梁州不过只用了七天来的时间。

梁州现在还在秦勉的控制范围内,几年前因为陶咏丰的事后,她还是第一次回到梁州。

程书砚本来无意进城去,但锦书却坚持道:“这些天赶路我也有些累了,还是进去休息一两天吧。后面的事我还要好好的计划一番。”

程书砚又不好强扭着锦书做决定,只好暂时答应下来。

一行人便进了梁州城,锦书找住处安顿了下来,她并没有心情去城里闲逛,将聂绍派了出去替她买几样路上需要的东西。玉扣则伴随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娘娘,这些日子来您都没有好好的吃过东西,我让人熬了极清爽的绿豆粥,您多少喝一点吧,再怎样身体要紧。”玉扣耐心的劝道着。

天气热,又遭遇悲恸,锦书实在没什么胃口,但看在玉扣一片苦口婆子劝告的份上,还是动手喝了半碗的粥,便不肯再吃了。

她刚放下勺子,程书砚在外面敲门。

玉扣去开了门,程书砚一脚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碗里的粥还剩了一半。

“四妹妹怎么不多吃一点?”

“我吃不下。”

“再怎样也得吃东西,这些天来你都瘦了一圈了。再这样下去只怕到了长安你就会倒下,哪里还有什么力气去做别的事。你要是觉得这个不合胃口,我再让他们做点别的送来?”

锦书阻拦道:“不用了,我真的不饿。”

“四妹妹!”程书砚一撩袍子,在锦书跟前坐了下来,他端过那碗,捏着勺子要喂锦书吃饭。

锦书却起身道:“二哥,不用这样,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的休息一会儿。到该吃东西的时候我自然会吃。”

“乖,听话。没有什么比吃饭更重要的事了。”书砚却坚持着舀了一勺递到了锦书的唇边,锦书只好自己端过了碗,三两下将粥吃光了。书砚终于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这样才对。”

“二哥请出去吧。”

程书砚道:“那好,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有什么事就叫我。”

玉扣看着程书砚走了,有些纳闷儿的和锦书说:“二舅爷倒挺关心娘娘。”

锦书微微的蹙了眉头,此刻谁也猜不透她心中的想法。

“玉扣,昨晚你没有睡觉吧,是不是和聂绍谈了一整夜?”

玉扣点头说:“嗯,聂爷和我说了一些他以前的事。”

锦书没有在问了,赶了玉扣出去,她很累了真的想要休息一下。

玉扣出了房门,最近聂绍已经回来了,褡裢里胀鼓鼓的。

“娘娘她睡了吗?”

玉扣点点头,她接过了褡裢道:“我拿进去给娘娘,你去下面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吧。”

玉扣开了房门便进去了。

聂绍看了一会儿玉扣的身影才转身下了楼。

等到玉扣下楼去找他时,却见聂绍坐在靠窗的位置正低头吃一碗面。

“你要来一碗吗?”

玉扣摇头道:“不了,我不饿,你吃吧。”

聂绍没有再说话,低头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没多时,面已经吃完了,他拿出手绢擦了擦嘴,突然压低了声音和玉扣道:“这些天你要格外的小心,千万不能离开娘娘半步。”

“他们还在一路跟随?”

“是的,就是这店里也有。”聂绍环视了一周,目光正和一个长脸汉子对上了。

“那我该回去了,娘娘一个人在房里很危险。”

“去吧。”聂绍将放在桌上的剑拿了起来,正欲往外走。

“聂爷,你一路当心!”

聂绍扭身朝玉扣挥了挥手。店里埋伏的那一位汉子见聂绍出去了,也连忙跟了出去。

聂绍对梁州熟悉,骄阳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他穿过了两条街道,随即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巷子。

走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转过身来,冲巷口喊了一声:“躲躲藏藏一路跟踪算什么英雄好汉,要打要杀正面来!”

转角处闪过一个人影,这是店子里的那个汉子。

汉子手里拿着的是一把倭刀,几乎没有任何的开场白,抽出了刀,对聂绍砍了过来。

聂绍也挥着剑迎接着对面的挑衅,几个回合下来,两人竟然不分高下。

“兄弟身手不错,只是可惜了。”

“死到临头那么多废话干嘛。”那汉子终于说了一句,接着又和聂绍打了起来,又是几十个回合过去了,聂绍竟然渐渐的落于了下风。

再这样下去,只怕坚持不了多久,他得想办法尽快的解决战斗。他不敢有片刻的松懈,鼓足了劲,继续迎敌。此时不知从哪里又钻出来几位和那汉子一路的人。

这些人训练有素,下手又狠,几乎招招奔着命门而去。聂绍有些悲哀的想,只怕今天是过不了这一关。

“我不怕死,只有一件事情想要弄明白,你们为何一路跟踪娘娘,你们到底是谁?”

“聂绍,你不用知道了!”

锦书小睡了一会儿,但却睡得一点也不安稳。醒来时满头的汗,玉扣见状忙说:“我去给娘娘备洗澡水。”

锦书道:“好吧。”

锦书洗澡不喜欢人伺候,玉扣便退了出来。太阳已经西斜了,聂绍却还没回来。

一直到了掌灯时分,依旧没有聂绍的消息。

他是遇见麻烦了吗?玉扣心中有个不祥的预感。

“娘娘,聂爷没有回来,也不知会不会遇见麻烦,我出去找找他看,你们待在房里哪里也别去啊。我让二舅也过来陪您。”

“去吧,一路当心。”

玉扣出门去找聂绍,然而才走出不远,就听见有人在传那边的巷子里闹出了人命,玉口心中的不安又扩大了几分,她向人打听道:“死的人是什么样子?”

“一个三十几岁的汉子,听说被人火拼而死的。”

“尸体呢在哪里?”玉扣立马紧张不已的打听道

“听说抬到衙门去了。”

衙门,玉扣对梁州的衙门很熟悉,她片刻也不敢犹豫,直接朝衙门而去,心里默念道:“不会是他,一定不会!”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