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归-楔子
更新时间:2017-11-01  作者: 郁桢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医归 | 郁桢 | 郁桢 | 医归 
正文如下: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

庆历十三年,暮春。

自从进入三月以来,雨水便时常光顾着洛阳,淅淅沥沥的雨已经下了有七八日,终于在十二日这一天露出了蓝天白云。

柳枝揭了茜色的销金绣帘走了进来,她行动轻缓,根本就没有惊动到炕上的人。

“夫人,侯夫人已经遣了清露来请您。说客人们已经来得差不多了。”

柳枝的声音不高不低,语气温婉,然而却并未让此刻凝望窗外的妇人转过身。

柳枝见世子夫人没有动静,亦不敢再提第二遍。

良久之后,炕上的妇人才缓缓的说了句:“你告诉清露,说我身上未好,不便出席,请侯夫人待为招呼宾客。我失礼了。”

柳枝似乎还想劝说一句:“夫人,难得今天是您的好日子,又赶上天气不错,您出去走动一下吧,兴许身上就有力气了。您还不知道吧,今天戏台就搭在牡丹台的,离我们寒烟阁也不远,正好牡丹开得那样好,您去赏赏花也好啊。”

“我病了,不好好的养病折腾什么呢。”

柳枝听说,便不敢再多言,只好又转身撩帘出去回清露的话。

程锦书举目看向了天上的一朵白云,她久久的盯着那朵白云看。今天她年满三十岁,嫁到成国公府十五年,做了这世子夫人十五年。

明明才三十岁,正是盛年,然而对锦书来说却是疾病缠身,这一世仿佛快要走到尽头。

做了赵世恒的夫人十五年,回想这十五年里,她风光过,荣耀过,哪知到最后却成为了一场笑话。可怜她被蒙在鼓里这些年,直到今年的灯节才得知了真相。

为什么要嫁给他呢?

她与赵世恒的婚约是她还没出生时就被定下的,她在开封的外祖家长到了十三岁,因为祖母去世才回的洛阳。祖母入土后,她就没有再回开封了,而是在洛阳久居。等到她及笄后嫁给赵世恒。

当初嫁给赵世恒她是心甘情愿的,祖母葬礼上的初见,她倾心于他的形貌昳丽,倾心于他的风度翩翩。

可就是这如玉的郎君最终伤害了她。

握着书的手松开了,她伸手摸了摸平坦的小腹,那里原本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小生命还在的话已经能在她肚子里打滚了。可惜她最终还是失去他了。好不容易坐稳的胎,却因为灯节那天与他的争吵,他不顾一切的推了她一把,肚子撞到了书架,她被书砸中,当时就见了红,最终她的孩子还是没有保住。

小产之后,她却落下了病根,调养来调养去总不见好。不思饮食,日渐消瘦,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古怪。她搬到了寒烟阁里独居,再不许赵世恒跨进她的屋子半步。她亦不出门,连女儿也不想见,每日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开了窗户望着某处出神。

看得久了,眼睛酸涩。锦书不得不又躺了下来,不知还有几日可熬。

正是睡意恍惚的时候,听见那帘子轻微的响动,有暗香浮动。她的嗅觉向来十分的灵敏,嗅得这股带着甜腻的香气是锦绣身上的,须臾间,再没了睡意,锦书睁开了眼。跟前果然站着个穿着鹅黄色褙子梳倾髻的丽人。

“姐姐,听说你病了,我过来瞧瞧你。”锦绣说着眼圈一红,眸子已经蒙了一层薄薄的水光。

锦绣说着,就在炕沿上坐了下来,拉过了锦书的手,哀叹道:“吃年酒的时候还见过的,短短两个来月的光景不见,姐姐你怎么就瘦成了这副模样?”

锦书却呆呆的望着锦绣,亦不回答锦绣的话,她的目光仿佛一柄冰刃,凌厉又带着几分寒意。

锦绣接触到这样的目光惊了一跳,讪笑道:“姐姐干嘛这样看我,莫非不认得我呢?”

锦书冷笑一声,沙哑的回答:“是啊,我的好妹妹,我们姐妹这些年,我却从未懂过你。”锦书说着突然手伸到了枕头下面,掏出了一样东西,扔到了锦绣的怀里,笑容也越发的诡异起来:“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锦绣看着被扔过来的那样东西,她缓缓的拾了起来。

这是一枝累丝点翠的攒珠凤簪,簪子上细细的刻着一个字。锦绣细细的摩挲着那个镌刻的字,身子瑟瑟的发抖。

终于东窗事发了!

锦绣握着火一般滚烫的簪子,缓缓的跪了下来,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楚楚可怜的望着锦书:“姐姐,你听我解释。”

锦书只觉得好笑,又好气,尖刻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把我当傻子糊弄了这些年,难道还想再糊弄我一辈子。带上你的宝贝,给我滚,别脏了我的地!”

锦绣见锦书这般,她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挽不回姐妹的情意了。她就着衣袖擦了擦眼泪,缓缓的站了起来,锦书已经背过了身去,不再看她。

锦绣握着凤簪,转身欲离,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又回过身来,望着床上病得骨瘦如柴的女人,似笑非笑地说道:“姐姐,他明明看上的是我,也答应过要娶我的,是你强占了原本属于我的位置。你嫁给了他,你得到了什么?到头来他的心还是属于我的!”

锦书觉得脑袋嗡嗡的响,她挣扎着起来,将身后的枕头,板壁上的靠枕悉数往锦绣身上砸去,锦书一面砸,一面痛骂:“贱妇!贱妇!”

动静闹得大了些,丫鬟们都冲了进来,后来赵世恒竟然也来了,锦书两眼带火,满腔的怒意得不到发泄,后来竟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两眼发黑,身子往后一倒,再也不省人事。

恍惚间,人语嘈杂,她被人搬弄着。再后来,她似乎听见了哭声。她要死了么?明明才活了三十岁,哪知就真的走到了尽头。

牡丹台那边的丝竹声渐渐的传了过来,依稀听得几声。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寻闲遍,在幽闺自怜……”

程锦书后悔了,她不该嫁到赵家来,她不该做什么劳什子的世子夫人。

她还清楚的记得十五年前那一天,她头戴凤冠,身穿吉服,满怀欢喜的做了他的新娘。那一天她艳光四射,却独为他一人绽放。那时候她期待着与他白首不离,长长久久,哪知不过十几年的功夫,一切都化成了云烟。

看《》的网友还看

请记住171,171是你永远的朋友!

声明:171所有小说匀为转载,171所有小说章节全由网友上传

转至171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171如侵犯到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