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不能吟-第393章 红颜祸水
更新时间:2018-05-16  作者: 青铜穗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贵不能吟 | 青铜穗 | 青铜穗 | 富贵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393章红颜祸水

第393章红颜祸水

最新小说:

戚缭缭不置可否。

妇人就道:“北真早年与乌剌联姻,把公主嫁给了贺楚的祖父为王后。但是没过两年北真公主就死了。留下个还在襁褓里的儿子,这就是乌剌老可汗苏赫的哥哥胡章。

“胡章原本是王储,后来异母的弟弟们长大后各自有了实力,便开始跟胡章争权。

“胡章因有北真为靠山,势力不小,但他却看中了他的弟弟苏赫,也就贺楚父亲的一个宠姬,并且还动了手。

“苏赫当场将他追出三百里,他逃到北真,北真当时正好打算入关侵略,但又无把握,便趁机与他打起了合作先灭了苏赫一半的兵骑,而后就联手来扰我大殷的主意。”

戚缭缭斜眼看过来:“北真因为有了乌剌王子胡章的相助,所以才挑起了这场战争?”

“当年打仗的时候我都已经二十出头了,我们家世世代代在关内关外讨营生,而且我既然专门靠消息混饭吃,这种事情难道还能有假?”

妇人显露出被人怀疑而近乎被侵犯般的不豫来。

戚缭缭把玩着桌上的杯子,说道:“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好奇乌剌竟然会卷进这场战争。”

“这有什么奇怪的?”妇人道,“北地哪个民族单打独斗都拼不过大殷,要想占便宜,只能选择联手。”

妇人看得很透的样子。

戚缭缭支肘想了下,又道:“北真大败之后,胡章又怎样了?”

妇人道:“被忠勇王当场杀了。亲自下场杀的。

“苏赫在胡章手下遭受重创,大约三四年之后吧,他也把胡章余部给干掉了。乌剌跟北真因此也断了往来。

“但苏赫却因为与胡章厮杀时一时疏忽,丢失了他的那名姬妾,大约很是不舍,后来还派人在关内外四处追查过。”

戚缭缭微顿。

“这场战争说到底,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个女人,暗地里不知多少人想除去她,就是乌剌王庭里也不乏有除之后快的,失踪又有什么好奇怪?”

妇人显然看出来她的意外,随即摆出来一脸世故来。

又道:“鞑靼王室的女人都没有什么地位,除非是掌着权的王后或家族有势力的大妃。

“就如如今的王后德罕忽兰这般,不光是王后,还有强大的家族为后盾。何况这名宠姬还是红颜祸水,一旦被人盯上,必死无疑。”

戚缭缭默坐半晌,又问:“她是苏赫的宠姬,想必十分美貌?”

“美貌自不用说,不过她年岁却不轻了,苏赫那会儿也正值盛年吧,但她据说进宫时已有二三十岁。”

妇人眼里有着不以为然。

戚缭缭看着她,未动声色。

她倒是虚惊了一场。

乌剌以狼为图腾,这个其实她早就有数了。

皇帝给她的是狼头图腾,且又指定她来乌剌的时候打听,且这种问题的确是很容易打听到,所以关五娘对图腾的回答不过是再一次证实了这个说法,也只是让她拿来当了个开场白而已。

不过,苏赫与胡真因为宠姬而闹掰的事情发生在北真挑事之前,而这姬妾也正是这个时候失踪的。

这样乍看上去与萧珩所说的皇帝第一次行踪不明的时间就很接近。

如果不是听到那姬妾已有那么大的年纪,她还真保不准往某些方面想……

可再想想,二十年前皇帝才二十余岁,燕奕宁彼时的年纪也很年轻,据她所知段鸿飞牺牲时的年纪跟燕奕宁差不太多,那么不管燕棠生父是皇帝还是段鸿飞,至少他们俩都不太可能会跟一个大过自己许多胡姬发展出什么情分。

但她终究又还是觉得甚为巧合。

乌剌以狼为尊,乌刺王室也以精巧的狼形图案为配饰,这种事情皇帝不可能查不到。

让她拿着那图样到乌刺来寻找,这是说明他知道这狼头图腾出处——至少是大致出处。

这么说来,他要找的人下落不明,而乌剌老可汗的宠姬同样的下落不明,且失踪的时间又那么微妙,那么他究竟是想查什么呢?

她忽然意识到,皇帝这些年来应该并没有停止查找。

而苏赫的宠姬什么的,不管跟他有没有关系,他应该也是早就知道的。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苏赫失踪的宠姬跟狼头图腾有关系。

也没有十足证据证明这两者与燕棠的身世有关系。

她默想了片刻,接着问道:“既然你说乌剌王室都喜欢佩戴精巧的狼形图案,那么他们那些王室子弟,都喜欢用些什么样的首饰?你知道多少?”

说完看了眼她,她又补充:“不瞒你说,我做的就是金银玉器买卖。”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妇人道,“人家王庭里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你还真把我当成百事通了?就算我是百事通,我也不可能连外邦王室的事情都弄得清清楚楚。”

戚缭缭摆出二十两银票。

妇人两眼亮了下,但她搓了半日手指头,最后还是咬牙推了回来:“你给再多钱也没有,我真没那么神通广大。”

戚缭缭也没有勉强。

作为一个无组织无帮派的妇人家,她能够知道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正要把银票塞回兜,妇人却忽然又把她的手给按住了:“看在你这么大方的份上,我倒是还可以卖个别的消息给你!只不过这二十两银子得归我!”

戚缭缭清冷地注视她。

“是关于苏赫那个宠姬的传言。”妇人倏地把那银票抽了回来,然后道:“听说苏赫那个姬妾,是个汉人。”

戚缭缭听到这里,便蓦地凝视了关五娘有半晌……

毫无疑问,她自知道这消息到如今,从来没想过苏赫的宠姬居然是个汉人!

当然,这也并不奇怪,以关外到北地两处百姓时有来往来看,苏赫收个汉人女子在身旁,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毕竟说实在的,在见过乌剌人人称赞的“美女”阿丽塔的姿容之后,你会很容易对中原女子的魅力产生信心。

但是这个消息也确实很意外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