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农家日常-第七百二十六章 开窍了
更新时间:2018-10-01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古代农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农家日常 
正文如下:
看啦又看()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二十六章开窍了

安适眼眸骤地一亮。(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

虽说他刚才确实以琴明志了,但一般人,也就听出泉水汩汩,鸟鸣啾啾,觉得心臆旷达,觉察到是他寄情于山水。但能像杜锦宁这般精确听出他心中所想的,点出他想表达的这首词的,至今为止,唯一人耳。

眼前这个容貌、气质均在他之上的少年,如果不是琴技出神入化,就是心思剔透,能够洞察一切。或是二者兼而有之。

他深深一躹:“安适能为少爷弹琴,是安适的荣幸。”

他这一躹,又与前一躹不同。前一躹是情势所逼,不得不屈身于杜锦宁;而现在,他是真心诚服。

杜锦宁微一颔首,看向了姚书棋:“姚管家,园林里有一隅已经建好了吧?那里的院子能住人了吗?”

“是的,已建好,能住人了。”姚书棋连忙道。

“那就让安适住到那里去吧。”

说着,杜锦宁看向安适:“想来你手头也有点钱,我建议你现在就去买两个下人。偌大一个园子,只你一个人住,太过荒凉。而且……”

她看了安适的手一眼:“琴师的手需得保养,洗衣做饭的粗活,总得有人替你做。”

安适感激地深深一躹:“多谢少爷为小人着想。”

他是作为楚馆的红人来培养的,从小就有下人精心伺候,洗衣做饭他确实不会。杜锦宁说他的手需要保养,不过是替他圆面子。

另外,他在楚馆里呆了这么多年,多少有些积蓄。现在生活有了着落,拿出点钱来买两三个下人,还真不困难。

他也明白杜锦宁让他自己买下人的用意。如果是杜锦宁自己配下人给他,他定然会怀疑杜锦宁通过这些下人来监视他、囚禁他。可他自己买下人就不一样了。身契在他手上,下人的月例银子也从他这里领,这些人就是他的人,不存在监视、囚禁一说,他使唤起这些下人来也自在。

“当然,如果你觉得有必要,让姚管家给你安排两个下人也可以。这些你与姚管家商议即可。”杜锦宁说着,端起了茶盏。

“是,小人告退。”安适连忙抱起琴,朝杜锦宁行礼。

姚书棋道:“如果少爷没有别的吩咐,我便去安排安适去了。”

“去吧。”杜锦宁站了起来,出了院子。

她回到自己住的小院,慢慢磨了墨,写了一幅字:“宠辱不惊,静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这副对联,出自明朝陈继儒的《小窗幽记》和洪应明的《菜根谭》,道尽心境平和、淡泊自然的心境,倒是很适合安适。

待墨迹干了,她吩咐青木:“送去给安适。”

“是。”青木将纸卷了,放进一个轴筒里,送去了园林安适的新居处。

这件事,不过是杜锦宁看到安适这么个人,听了他一段琴,心中有感而发,便想起了这么一句话,写下这么一幅字,赠予安适,如此而已,并没有什么深意。送过字后,她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继续到田间地头巡视。

而齐慕远那头,他虽一路琢磨着杜锦宁那几句话,行程上却不敢有丝毫耽搁,快马加鞭,终于在城门关闭之前堪堪进了城。

“少爷您回来了?老太爷问了几次了。”门房小跑着跟着齐慕远进门,凑到齐慕远跟前递了句话。

“知道了。”齐慕远大步流星地朝里走,腿长脚长,不一会儿就转到影壁后面,看不见了。

观棋掏出一小把铜板将门房打发了,紧跟了上去。

如果门房没有递话,齐慕远是打算先回自己院里梳洗一番,换件衣服,再去给祖父请安的。但门房递了话,他便没有回去,而是直接去了齐伯昆那里。

齐伯昆也是估摸着齐慕远这时候回来,正在厅堂里等着。

见孙子风尘仆仆地进来,给他行礼,他温声道:“行了,骑了一天的马,累了吧?赶紧坐吧。”

待齐慕远在他的下首坐下,他便抬了抬手,有下人陆续端上了热水和毛巾,给齐慕远洗脸洗手。

齐家老太太十年前去世,齐伯昆没有再娶,不过身边却有个侍妾。这位老姨娘无儿无女,性子也安静,从来不生事,齐伯昆也没有抬举她的意思,所以她在齐府也没多少存在感。

因为有老姨娘,齐伯昆的院子里一向是有丫鬟婆子的。

刚才给齐慕远端水来的,便是两个丫鬟。

齐慕远对这些向来不在意,可观棋却看了这两个丫鬟一眼。

这两个丫鬟以前他从未见过,应该是这两天才进府的。而让他心里有些嘀咕的是,这两个丫鬟的长相都极为俏丽,一个端庄文静,一个活泼可爱。这就有些反常了。

要知道,齐伯昆向来不喜欢太过漂亮的丫鬟或小厮。他认为这样的人容易招蜂引蝶,惹来麻烦。他在政事上就够累的了,回到家里就想放松舒适,不想还得处理麻烦。

而现在,老太爷的院子里进了漂亮的丫鬟,而且一进还是两个,这由不得观棋心里不多想。

他抬起眼来,看向自家少爷。可这一看之下,他就愣住了。

齐慕远也不知是受母亲影响,还是天生如此,他对漂亮的丫鬟小厮比齐伯昆还要避之不及。平时自己的院子他不让丫鬟去伺候;而到母亲苏氏那里请安,有丫鬟向他献殷勤时,经常被他的漠视与冷淡弄得万分尴尬——不管对方有多漂亮,他都从来不正眼看她们,完全是媚眼做给瞎子看。

可现在观棋看到了什么?

此时齐慕远虽然在洗手,但心思明显不在洗手上,而是盯着端盆子的丫鬟的手看。

观棋顺着齐慕远的目光看去,便看到那个丫鬟纤纤玉指,肌肤雪白,指若葱根,一双手确实十分漂亮。

端水的是那个文雅的丫鬟,此时看到少爷的目光被自己漂亮的手吸引,她害羞之余,心里暗自窃喜。

另一个活泼的,见状心有不甘,赶紧将手里的布巾放进盆里,问齐慕远道:“少爷,要不奴婢给你拧把帕子擦擦脸?”

齐伯昆为掰直孙子,可谓是煞费苦心。他特意叫老姨娘买了两个漂亮的丫鬟进来,就是希望这些丫鬟能能干一些,能爬上齐慕远的床,为齐家生下孙子。没准齐慕远尝到女人的滋味,就变得正常起来了呢?

此时看到齐慕远盯着丫鬟的手看,他心里高兴的不行,不等齐慕远拒绝就连声道:“对对,拧把帕子擦把脸。一路上灰尘大,脏得很。”

嘿嘿,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现在就,书架收藏,圈子聊书,以及更多读书乐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