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第一媳-番外之赵子仪:将军要娶妻
更新时间:2018-05-13  作者: 乡村原野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江南第一媳 | 乡村原野 | 乡村原野 | 江南第一媳 
正文如下:

六月中,雪山下的某村寨,暮色尚浅,村子中央的广场上已经燃起篝火,胡琴发出动人的音色,骨笛曲调欢快,和着阵阵鼓声,人们穿着节日里才会上身的鲜艳服饰,围在篝火旁又唱又跳,青稞酒、酸**和烤肉香气四溢。

赵子仪坐在最显眼位置,身着银色轻甲,胸口缠绕着一根红绸花,英武的脸颊被映得红光满面。

在他身旁坐着一位少女,头上梳了无数细小的发辫,缀着象牙和宝石的发饰,一幅红纱从额前覆盖下来,遮住了容颜,朦胧神秘,想象不出的美丽。

不时有人来向他们恭贺祝酒。

今天,是他们成亲的日子。

少女叫泽仁拉姆,是新娘。

原白虎王林啸天被铲除后,西部禁军惶惶不安,异族部落蠢蠢欲动,西疆几个州一片混乱,脱离了朝廷掌控。为了西部安定,朝廷分别从西北玄武王麾下、北疆朱雀王麾下调来了许多中层将领,补充入西部禁军。

古涛等人归属赵子仪统领。

即便这样,赵子仪也不顺心,不禁遭遇当地部落叛乱,还常被林啸天旧部暗中使绊子、吃闷亏。半年来,他费了许多心思和手段,一面强势镇压,一面收买拉拢,恩威并施,收服了威城及其附近部族,稳定了局面。

前天圣旨下来,他被封为二品神威将军,皇帝命他统领西部禁军进驻达旺城,与西南禁军统帅忠义侯世子方磐、西北禁军统帅玄武王张伯远互相守望联络。

拉姆是雪山下最美的姑娘,曾被反叛的异族掳去,被赵子仪救了,为感激救命之恩,时常送些吃、用的东西来军营给赵子仪,见了他脸上滚滚不断红晕。

村里年长的族老打听到赵子仪尚未娶妻,便来替泽仁家说媒,赵子仪想了想,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才有了这场篝火婚宴。

人们轮番上前敬酒,赵子仪一碗接一碗地喝,脸膛黑里泛红,越发显英武。卿陌在旁用刀割了烤肉送上,他接过去大口嚼着,满腮颊的酒香和肉香,目光一转,落在一旁的新娘身上,眼里流光溢彩,映着她的身影。

“吃一块?”他用刀叉了一块烤肉送到拉姆面前,浓眉下的大眼炯炯有神地看着他的新娘。

拉姆不接,很无措地摇头,红纱巾微微晃动。

赵子仪便收回来,将肉送入自己嘴里吃了。

“哈哈哈!”

周围响起一阵哄笑声。

“末将恭贺将军,来年喜得贵子!”一四十多岁的将官走上前来敬酒,正是从西北来的古涛副将军。

赵子仪忙站起来,端起碗和他碰了下,笑道:“谢古副将军。待此间事了,本官就要赶去达旺城了,威城就交给将军守卫。还望将军费心。”

古涛笑道:“将军请放心。”

两人仰头,一饮而尽。

接着,其他将领也上前敬酒。

场上,青年男子弹起扎木聂,一队身着彩服的姑娘围着赵子仪和拉姆翩翩起舞,并唱着动人的歌谣。

夜晚来临,歌舞越盛。

这日是十五,天上一轮圆月,不仅照得地面朗如白昼,连远处的雪山山峰都清晰可见。

歌舞酒宴持续到半夜才散,卿陌和一个禁军搀扶着喝得醉醺醺的赵子仪回到军中大帐,拉姆顾不得害羞,忙上前伺候,卿陌交代了几句,便退了出去。

喧嚣过后的村庄格外寂静,军营里也很寂静,除了值守的禁军,其他人都睡了。

中军大帐后室,红烛流泪。

赵子仪甲胄已除,只穿着中衣躺在矮榻上,腰间搭着一块羊毛毯,睡得极香,发出微微的鼾声。

拉姆轻手轻脚地脱了外衣,去了头饰,轻轻挨在赵子仪身边躺下,睁着眼睛等待。半晌不见动静,她侧首,一弯玉臂撑起曲线玲珑的上半身,静静地端详自己的夫君。

也许是被赵子仪英武的容颜吸引,她嘴角溢出浅笑,似乎为自己嫁了这样年轻的将军感到幸福。

她伸出手指,描摹他的眉眼。

赵子仪睡梦中被打搅,眉头皱了皱。

拉姆抿嘴一笑,轻唤“将军?”

赵子仪咂吧下嘴,鼾声依旧。

拉姆忽然手一翻,一柄匕首从她袖内掣出,闪着蓝汪汪的幽光,瞬间抵在赵子仪的咽喉处,再要往下却不能了,便是移一寸也难,因为被两指夹住了。

两指的主人是赵子仪。

他睁开了眼睛,看着拉姆。

拉姆张张嘴,却发现无话可说。难道要说她新婚之夜跟夫君过招?那也不能用匕首抵着夫君的咽喉啊。更难圆的是,她根本不会武功,只会放牛羊,三更半夜玩什么匕首?今天大婚,将匕首藏袖内更蹊跷。

赵子仪眼中毫无惊诧。

他挥手,那匕首便飞落到一旁,随即捏着拉姆的下巴,淡声道:“你该再等会的。太急了。”

拉姆颤声道:“你早知道?”

赵子仪没回答,默认了。

他以前四处游历时,每到一地便先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地理气候等事,西疆也是来过的;如今带兵打仗,怎会不了解这些呢?他早查知拉姆和霍康家族的一少年暗中相爱;霍康家族在林啸天谋反后,也自立了,他怎会不警惕?加上卿陌从旁提醒,才顺势答应亲事,静观其变。

这时,外面传来喊杀声。

拉姆看着赵子仪,目光绝望。

赵子仪松开手,将她推到一旁,喝道:“下去!”

拉姆从矮榻上滚下地,正好摸到那匕首,抓起来便抹了脖子。赵子仪一楞没想到是个烈性的。他没有过多的怜悯。这是打仗,容不得他心软。

这时卿陌进来,看见拉姆的尸体也只怔了下,便像没看见一样,回禀道:“将军,都拿住了。”

赵子仪“嗯”了一声,起身下榻,一边往身上套甲胄,一边问他道:“你是怎么发现端倪的?”

卿陌道:“属下离京时,梁大人叮嘱属下:将军为人襟怀磊落,别的都不怕,就怕遭小人暗算。要属下留心将军身边人,以防被表里不一的小人骗了……”

赵子仪套甲胄的手顿住。

当雪山下的村寨再次安静下来,赵子仪却没有入睡,而是坐在村子最高处的土坡上,望着月色下的雪山顶峰被湛蓝的苍穹勾勒出迷人的轮廓,想起梁心铭。

他抽出洞箫,吹奏起来。

箫声直上青冥,雪山回应。

曲调并不凄凉,而是充满激情,因他想起了与梁心铭联手的那些日子,每一天都是那么精彩纷呈。

梁心铭狡诈如狐,手段诡谲,却得他全心信任。待在她身边,他是安心的。来到这风云变幻的西疆,再没有人像她一样令他安心了。看似单纯无害的拉姆,在第一次见面时便引起他的警惕……想到这箫声忽转落寞。

黎明时,一只鹰在天空盘旋,忽地一个俯冲下来,落在赵子仪肩膀上,利爪紧扣他肩头的铠甲。

这是军中用来传信的金雕,黄褐色的羽毛,黄褐色锐利的鹰眼,十分威猛犀利。

赵子仪从腰间的囊袋内摸出一块生冷牛肉喂它。军旅生活很单调,除了练习骑射,他同战马和这金雕相处最多,关键时候,它们比人还管用呢。

这天上午,京城来信了,大小将官一般都收到了家书,欢喜非常,各自找地方拆看,并回信。

卿陌等不及避开人,当场便拆了,只看了一两句便跳起来嚷:“我要当爹了!师父,我要做爹了!”

赵子仪不信道:“真的?”

流年才多大,就怀孕了?

卿陌笑着不满道:“这还能有假?”一面如饥似渴地看那信,头都不抬一下,看了一遍又一遍,嘴里还嘀咕“那么糊涂一个人,懂不懂照顾自己呀?”

赵子仪叹气道:“有大人和梁奶奶在,你担心什么?”

卿陌想了下,笑了,道:“对,大人和奶奶肯定会照顾她的。来的时候大人就让我放心。”

赵子仪见他平静了,这才拆看自己的信,一个信封里装了两封来信,一是王亨的,一是梁心铭的。

两封信都看完,他发怔起来。

王亨和梁心铭在信中都向他报了喜信,说上月梁心铭生了个儿子,起名叫王壑;又叮嘱他将终身大事放在心上,早日成亲,早日生子,还来得及跟王壑做兄弟,否则小哥俩相差太多,玩不到一块去;还许诺说,将来小辈们若爱文,就拜王亨梁心铭为师,若学武就拜他为师。

这许诺对赵子仪极具诱惑。

可是,儿子从哪来呢?

他开始考虑终身大事,是委托王亨梁心铭帮他在京城定一门亲呢,还是就在当地找呢?

他很快否定前一个想法,一是他本能排斥让梁心铭帮他寻亲;再一个,京城的闺秀们肯来这艰苦的西疆吗?最后,即便有闺秀肯嫁他,等人从京城赶来,怕是要到一年后;再等儿子生下来,比王壑要小好几岁了呢!

他便决定,就在当地寻找。

找谁呢?

不知根知底的,他可不敢娶。

忽然他想起一个人来:古涛之女!

古涛因受镇南侯叛逃一案牵连,差点含冤而死。后来王亨破了此案,才替他洗刷了冤屈。古涛先从龙禁卫调去西北玄武关,在玄武王麾下效力;后来白虎王林啸天谋反事败,靖康帝又急下令调他来西疆威城。

古涛在镇南侯一案中,被当时的刑部右侍郎刘棠用酷刑逼供,身体落下病根,古夫人不放心他出征,派了一个妾和一个女儿跟在身边照顾他。

古姑娘自小爱习武,以男装打扮跟随父亲身边,像亲卫一样照顾和保护父亲,赵子仪也见过的。

古姑娘定亲了没有呢?

赵子仪一直想这问题。

次日,他召集众将官来大帐商议军情,因他要去达旺城了,这里须得布置安顿好,随时接应各方才行。

军情议定后,才轮到私事。

赵子仪看着古涛踌躇地想:是请媒人上门去提亲呢,还是先旁敲侧击地试探后再提呢?

古涛被他盯得不自在,心想:赵将军这是怎么了?我也未出甚么差错,难道不放心我留在这?

赵子仪想大家都是行武之人,还是爽快些好,吞吞吐吐的未免有失男儿气度,于是他直接问:“古副将军,令爱可曾定亲了?将军看晚辈如何?”

求亲,是要矮着身子的。

他便自称晚辈了。

众将官听得目瞪口呆。

古涛更是傻愣愣地看着赵子仪,碰翻了茶盏也不自知,半晌才急促问:“将军想求娶小女?”

赵子仪点点头,“她定亲没?”

古涛一跳起来,嚷:“将军等一会,我去退亲!”然后旋风般冲出大帐,眨眼间不见了。

这下轮到赵子仪傻了,急忙喊:“回来!”既定亲了,怎么可以退呢?若因他之故,毁了别人的姻缘可不行。

远远地传来古涛的声音:“还没定!”

赵子仪困惑:没定说什么退亲?

原来,古涛昨天接到古夫人来信,说京里有好几家上门提亲的,求娶跟在他身边的三姑娘,请他做主挑一个。他便挑了一家。这信今早刚发出去,赵子仪就向他提亲。他能不急吗?要去把信追回来,定赵子仪。哪怕军驿已经到下一个驿站了,他也一定要把信追回来。

赵子仪,最近才从军中崛起的年轻将帅,前途远大,长相英武,出身名门(朱雀王府),上面没有公婆立规矩,下面没有弟妹拖累,本人性格爽朗,这是打着灯笼也寻不到的金龟婿呀,古涛觉得自己心肝都在发颤。

他冲出大帐,找到相关人问明:军中信差已经出发了,急忙翻身上马,策马奔腾,往下一个驿站追去了。

大帐内,其他将官都嚷起来:

“将军,末将也有女儿!”

“将军,末将有四个女儿,随便你挑!”

“将军,末将女儿貌美如花。”

“将军,末将女儿能文能武。”

“将军,小女尚未定亲。”

赵子仪笑问:“令爱多大?”

那军汉道:“十岁了。”

“哈哈哈……”

众人跺脚大笑。

赵子仪:“……”

这么多人都想把女儿嫁他,看来娶妻不太难,应该能赶上生儿子跟王壑做兄弟。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乡村原野其他作品<<水乡人家>> | <<丑女如菊>> | <<田缘>> | <<果蔬青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