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别来无恙-番外 苏紫仙
更新时间:2018-07-31  作者: 楚千墨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异世大陆 | 弃妃 | 别来无恙 | 楚千墨 | 楚千墨 | 弃妃 | 别来无恙 
正文如下:

番外苏紫仙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

书名:__

我经历过人世间最惨的分离。

几岁的时候,家里突然遭遇大难,爷爷被皇帝斩首了,而我整个苏家,都被发配秦州苦寒之地。

那些押解的差役,根本不想让我们走到秦州去,在路上,害死了我堂弟,婶娘。

我的弟弟还小,有一天,无声无息的就此消失,不知生死。

父母请求差役让他们去寻找,结果却是差役们劈头盖脸的一顿棒打。他们凶恶而鄙视地道:“你以为你们是什么?还是中书令家的公子少爷么?在这里,你们连路上的蝼蚁也不如!”

我们曾是京城中的天之骄子,爷爷是中书令,然而,在这流放的路上,却不如狗。

母亲病重,无医少药,还不准延误,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路上。

那时候,我才六岁。

我也染了病,被差役趁着黑夜扔掉。差役暗夜之中的眼睛如同厉鬼,狞笑着道:“贱命一条,只适合拿来喂野狗!”然后,他们扬长而去。

我要回去,爹娘不见了弟弟,若是又不见了我,定然伤心,可我昏昏沉沉的,连站也站不起,只能在地上爬,爬得双手鲜血淋漓,却不觉得疼。

没等爬到爹娘身边,我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一个温暖明亮的房间里,身上盖的是暖暖的被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师父当时看着我时,那么悲悯而怜爱的眼神。

从此,我跟在师父身边,八年,师父教我武艺,教我一切,八年后,有一天醒来,师父已经离去,她留下一封信,信中说:“仙儿,雏鹰要长大,就得自己去飞!以后若有缘,我们师徒自会再见!”

虽然离开师父让我的心里空落落的,但是,师父已经教会了我生存的本事,我心中也有一个愿望,去寻爹爹和二叔,找回失踪的弟弟。

两年来,我在江湖也算薄有名声,但是,爹和二叔行踪成谜,任我怎么查找,都没能寻到线索,就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斩断了一切,我又得重头来寻。如此,反复。

至于弟弟,当时弟弟那么小,更是没有线索。

我找到当年押解的差役,他们也无法说清爹和二叔的去向,到了秦州,他们就返回了。

至于弟弟,他们说有人接走了他,却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对方出了五十两银子。

是他们卖了我弟弟。

我杀了那些差役,可是,我的亲人,却仍是寻不回。

我回到京城,别了十年的京城,早就不是我六岁离开时的模样,而我,也不再是十年前的我了。

在这里,我见到了姑姑的女儿燕青蕊,而后,我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就是让人仰望的。她的处境也并不比我好多少,可是,她的成长,却是所不及。

她帮我找到了爹爹,帮我们苏家报了仇。

她让我夺回了爷爷被迫离去的名剑山庄,让我认祖归宗。

她让玄月剑的守护者助我夺得名剑山庄庄主之位……

但她给人的感觉,却绝不是高高在上,睥睨一切,在我面前,她是娇俏温和的小表妹,真不知道她那小脑瓜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特的本事。

在她的势力帮助下,我也寻到了弟弟的消息,可惜,苏岩,我的弟弟,却被仇人苏重威训练成了死士,成为苏夜辰手中的刀,被他送给皇甫月当棋子。

苏岩的命令,是杀死我,杀死燕青蕊。

四岁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开父母爹娘,那时候,他还太小,他不记得自己的爹娘姐姐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三王乱,天乾变,刀兵四起,我带着名剑山庄的人,成为燕帅身边的一支力量。

在一个夜里,我遭遇了一场真正的生死。

一个黑衣人像黑暗之中的勾魂使者,竟然潜进重重军营之中,他的目标,是我。

那蒙在黑巾下的眼睛,散发着饿狼般的凶光,出手凶残利落,招招必杀。

若不是我这些年也算千锤百炼,对危险有极强的感知,在他第一击时,我就会死于他的手中。帐中,我们进行了殊死之搏。

对方的武功真强。

好在我也不弱。

但对方敢在我们的军营之中这样张狂而来,要么抱着必死的决心,要么,是有恃无恐。

打到后来,我突然心中一动,这军营之中,我只是一个副将,并不是主帅,如果是皇甫景琰或是皇甫月派来的人,杀我一个副将是为什么?

这时候,一个声音突地清清冷冷地道:“苏岩,如果你还要做皇甫月的狗,杀你的亲姐姐,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你杀了!”

我不禁一怔,看向面前的黑衣人,难道他是苏岩?

而黑衣人却是眼瞳一缩,看向不知道何时站在一侧的燕青蕊。

接着,他眼眸一动,就想逃。

燕青蕊袖中激射出十几根银色白丝,像蛛网散开,将黑衣人裹在其中。

黑衣人拼命挣扎,但是,冰蛸丝最是坚韧,哪怕他武功再高,也是挣不开的。

燕青蕊走过去,像提小鸡似的提起,一伸手,就拿下了他的蒙面巾。

蒙面巾之下,是一张愤怒的脸,但是,哪怕因为愤怒而变形,因为仇视而扭曲,那张肖似爹爹的脸,还是让我一眼就能认出来,这真的是我的弟弟,苏岩!

燕青蕊想也不想地啪地一耳光抽在他的脸上,我惊道:“别……别……”

苏岩怒声道:“奸贼!你要杀就杀,小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燕青蕊轻嗤道:“你无父无君,六亲不认,死后会进十八层地狱,还想有下一个十八年?”

苏岩恨道:“地狱就地狱,给小爷一个痛快!”

燕青蕊看了我一眼,却是淡淡地对苏岩道:“这是你这两个月来第十五次夜袭,十四次杀不了我,现在,转向你亲姐姐动手了?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若非你是舅舅的儿子,你当我为什么放过你十四次?既然你不认自己的身份,我留你干什么?”

我急了,忙道:“青蕊,青蕊,不要,他是我弟弟,我唯一的弟弟啊……”

燕青蕊淡淡地道:“从今天起,你没有弟弟了!”

我急道:“青蕊,刚刚有三次他有机会杀我,但是最后偏了三分,我相信,他不是真的想杀我!”

燕青蕊神色淡然地道:“若不是他有这三次手下留情,你当我现在还会留着他?”她把苏岩扔在地上,冷声道:“苏岩,你难道真的被苏夜辰养成了一条狗?”

苏岩大怒,恨声道:“我不是狗!”

燕青蕊凉凉地道:“对,就算是狗,也知道不伤亲人,一个替仇人去杀自己亲人的人,根本没法和狗比!”

苏岩眼里一片血红,忽地嗷地一声怪吼,整个人连同冰绡丝,向着燕青蕊冲撞而去。

我吓呆了,青蕊本来动了杀心,若他还动手,青蕊会杀了他的。

燕青蕊轻描淡写地一抹一扫,苏岩的攻击就落了空,可他却不管不顾地,扔在冰绡丝里挣扎。

燕青蕊拍地又在他的右脸拍了一记。

苏岩更怒了。

可燕青蕊却丝毫不在意他的愤怒,在他头顶,肩膀,一掌一掌拍下,掌劲不大,看着像猫戏老鼠一般。

苏岩在这样的戏弄之中,怒火几乎燃烧,燕青蕊唇角却带着一丝轻嘲的笑意,每当他挣扎着要攻出一击时,燕青蕊就一巴掌拍出,或者一脚踹出,把他的攻击中途打断。

我在旁边看着,不知道该去为弟弟求情,还是该劝弟弟收手。

他是不信我是他姐,所以才要来杀我的吧?

可在杀我之前,他竟然去刺杀了燕青蕊十四次,燕青蕊是一军之帅,他为谁所用,呼之欲出。

我心里又痛又无奈。

我不能阻止青蕊,青蕊的确有杀他的理由。

可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

不过,没等我想到办法,苏岩已经气晕过去了。

燕青蕊拍拍手,好像拍掉手中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扬声道:“邬离!”

毒尊邬离应声而来。

燕青蕊指着晕倒的苏岩,道:“他的毒大概已经中了十年以上,以解吗?”

邬离看了一眼,傲然道:“天下,我毒尊解不了的毒,你也不用去找别人了!”

我诧异:“他中了毒?”

燕青蕊点了点头,道:“放心,邬离能解!”

原来,苏岩的神智一直被一种毒压制,所以,他忘了之前的所有的事,也不能自主地控制自己的神知,只知道按吩咐杀人。燕青蕊之所以这么羞辱苏岩,是为了让他气晕,因为他的毒在体内沉淀已久,只有在气怒攻心之时,才能使毒素在体内浮动,多次之后,方能让他余毒尽解。

一年后,苏岩的毒解除了,我原本想让他掌管名剑山庄,但是,他坚拒了。他为自己这些年沦为工具,深深惭愧,要游历江湖,救满一千人赎罪,再回父亲身边尽孝。

前半生,我孤苦漂泊,只有师父相依。

遇到青蕊和星云之后,这一切,便发生了改变。

后半生,有亲有朋,还有两情挚爱的夫君与聪慧可爱的女儿,如此圆满,我还有何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