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亲子游
更新时间:2018-10-05  作者: 我不白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亲子游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亲子游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拂晓扭头去看唐慎,被他揉成乱毛的头发还支棱着,莫名喜感。小说

唐慎笑完,“嗯,乖,你等爸爸笑完哈!”

哈哈哈,家里这是没发现闺女说了外语,还是知道了觉得好玩就没纠正?

但不管怎么样,

唐慎又笑了两声,他家闺女这样儿挺好玩,挺可爱的!

拂晓茫然了一会儿,咧咧嘴,也跟着他笑。

这一笑,父女俩简直乐得不行,一直到了记忆中的那一小片芦苇丛,才止住。

拿了弹弓,抱着拂晓下来,唐慎“嘘”了一声,便抱着闺女,轻手轻脚地穿梭在杂草丛生的荒地。

拂晓第一次见这样的地方,眼里满是好奇,看着芦苇上面飘扬的穗子,更是瞪大了眼睛。

扭头,想喊唐慎一声,见他轻手轻脚,眨眨眼,便没有出声,只是好奇地看着他。

唐慎感觉到小人儿的视线,回过头亲了她一口,轻声道,“安静,爸爸给你弄个好东西。”

这地方,是他和发小常来的地方,是天然的乐园。离城区有不近的一段距离,但开车过来,也就无所谓远近了。

拂晓盯着唐慎的脸和眼睛看,看了一会儿,乖巧地窝在他臂弯,学着他的样子,倾耳听着什么。

唐慎又心软,又觉得好玩,更多的却是自豪。

他闺女聪明哇!

唐慎抱着拂晓又走了一段路,静静站定,轻轻把小人儿放下,眼睛对上她的,笑笑,手指放到嘴上轻轻“嘘”了一声。

拂晓眼睛一亮,学着他的样子,也把嫩呼呼的手指头放在嘴巴上“嘘”了一下。

唐慎点点头,弯腰从地上捡起来几颗小石子,包在弹弓上,“嗖嗖”两下,就有两只沙斑鸡被打中。

沙斑鸡算是中型鸟类,长约三四十工分,通体沙灰色,背部有黑色横斑,脚短头,脑袋锈黄色。

被石子打中,就蹲伏着不动了,同群的几只受到惊吓,也一样挤在一起蹲着了。

唐慎笑笑,抄起拂晓,迅速到了沙斑鸡跟前,放下小人儿,迅速从口袋里掏出绳子绑了一串。

拂晓瞪大眼睛,轻声轻气地喊了他一声,小心翼翼地指着眼前的沙斑鸡。

“沙斑鸡。”唐慎摸摸她的脑袋,笑道,“可以吃的……肉。”

这一群沙斑鸡有五只,受了惊吓,立即蹲伏着不动,算是被他包圆儿了。

“肉?”

“对,肉,可以吃。”唐慎一手拎着串沙斑鸡,一手抄起她,“先把这玩意儿放回去,爸爸再带你去捡鸟蛋。”

拂晓低头看着扑棱棱的沙斑鸡,也顾不得唐慎说什么,只是好奇地看着它们。

除了见过狗狗和麻雀,她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动物,孩子的天然好奇心大起。

放好沙斑鸡,唐慎抱着她继续在这地儿寻宝。

也许是刚才的动静吓到了这边儿的野物,父女俩只捡到了几颗还热乎的野鸡蛋,却没找见野鸡。

见时间差不多,唐慎扯了几根芦苇穗子,绑起来,递到小丫头手里,给她玩儿,准备驱车离开。

拂晓握着芦苇穗子,扭头,看着身后,很是不想离开。

“先回去。”唐慎摸摸她的小手,见还热乎着,放下心,笑道,“今儿玩得时间够久了,再待下去,太阳就要下山了。咱们回去,吃点儿东西,刚好接妈妈下班。”

听到说起林微,拂晓回过头,任由他抱着上了车。

坐好,拂晓指了指身后。

那意思像是在问,还可以来吗?

唐慎点点头,启动车子,“过两天再来,或者咱们和妈妈一起过来。”

年三十需要贴春联,准备过年的东西,肯定是来不了这儿的。不过,年后应该是可以的。

也不知道小人儿听懂了没,见她低着头揪着芦苇穗子,唐慎叮嘱了一声不能吃,便转过头专心开车。

他时间掐的准,等回到市区,再从市区回到家,天还是亮着的。

小常和汪洋没啥事儿,就呆在院子里,帮着王姐做点儿事儿。听到门口的动静儿,几步蹿了出来。

“队长!”

“队长你去……”小常问到一半,看着拂晓手里的芦苇穗子,眼睛一亮,“队长你去抓野物了!”

语气非常的肯定。

“嗯。”唐慎颔首,“车里的沙斑鸡拿出来,养两只,其他三只收拾了。”

“好嘞!”

小常利落地应了一声,把那一串沙斑鸡拎出来,笑嘻嘻道,“我虽然不会编笼子,但是做个简易的鸡窝还是没问题的。”

王姐听到动静儿,出来一看,笑道,“哟,这不是沙斑鸡么?肉嫩着呢。”

对脾胃和女人都很好。

唐慎点点头,“等会儿收拾干净了,我来做。”

沙斑鸡主治脾胃虚寒,肢体倦怠,对女人的一些常见症状有很好的食疗作用。他以前没时间,再加上有外公开的中药调理身子,就没去给媳妇儿抓。

现在有车,方便了很多,又想带闺女玩儿,干脆就去一趟碰碰运气,没想到还抓了一串。

“行。我现在去烧水,等会儿褪毛。”王姐一见他那架势,了然地抿嘴笑了笑。

这是想亲自做给微微吃呢!

啧啧,是个疼媳妇儿的!

小常拎着沙斑鸡给弄窝去了,汪洋则把车里三四个野鸡蛋捡起来,还问了唐慎一句,“唐队,这是吃,还是孵化了养着?”

“吃。”

唐慎看了拂晓一眼,“明儿早上钝成蛋羹。”

正说着,就听陈护士长喊拂晓喝奶,唐慎给小人儿洗了手,这才回了客厅,接了奶瓶,递到她手里,“喝吧。”

“巴巴!”

拂晓抱着奶瓶,眨了下眼睛,喊他。

他失笑,点点头,“嗯”了一声,抱着她,一脸慈父表情地看着她喝奶。

这边儿拂晓弯着眼睛,抱着奶瓶,甜甜冲他笑着,那边儿卧室里就听见“啊啊”的叫声。

叫一会儿,停一会儿,没人理,就继续扯着嗓子叫。

唐慎挑眉,听声音,小儿子无疑了。

抬步,抱着拂晓往卧室去。

走到三小婴儿床前,唐慎“……”

这挤在一起是想干什么?打架吗?

《》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重要声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admin#suimeng.la(替换#)

湘ICP备11006904号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