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无妖-第115章 又是果园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沧澜止戈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盛唐无妖 | 沧澜止戈 | 沧澜止戈 | 盛唐无妖 
正文如下:
第115章又是果园

第115章又是果园

但这是个技术活,还需要有人牵线,不然不说拿不到好处还很容易被怪罪——早不上交晚不上交,是不是还吞了一些?这样的技术活显然陈易轩做得很好,还借着这样的手段跟沉王的背景把偌大的袁家给啃了。

最重要的是——沉王能放弃那些财物,要么是他看不上眼,要么就是倚重陈易轩要让他以此功劳正式入阁。

只要这么一考虑,这位陈榜眼的含金量就蹭蹭拔高了,死的死,邪的邪,却有人青云直上,陈家风水很是邪门啊!

顾曳一向趋吉避害,马上将陈家的事情甩开,免得沾染一身腥,青羽也知道顾曳的顾忌,便也没有再提陈家或者北堂派的事情,不过他想这个人不仅聪明,而且似乎对官场人情尤其懂,而且对人心把握极准,否则怎么知道陈易轩昨晚的一系列反应,好似都被她猜中了。

但这也没什么好问的,“你们现在要回奎山?不等你们师傅一起回去?”

顾曳顿时瞥他:“听起来似乎你知道他去了哪里。”

青羽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但也知道瞒不过这个人:“他去了一个挺危险的地方,不过你们最好别去那里,要么在幽州城等他回来,要么回山吧,反正你们身上也有余伤未好。”

你这人说话真有意思,又没说什么地方,我怎么去啊,何况既然危险那我们肯定不会去啊,反正猴子是肯定不去的!

顾曳跟李大雄果然不问光头佬去了哪里,“行了,没啥说的那就散了吧,再会!”顾曳甩了下马鞭就要走,然而马儿刚跑出几步,后头青羽忽然看她,一回头,后者扔来一个包裹。

顾曳探手接住,丫,竟然沉甸甸的,她下意识抬眼看向青羽,后者难得粲然一笑:“一路珍重,还有有缘再见。”

顾曳挑眉:“我可不希望再有什么命案,不过谢了,走啦!”

扬长而去,头也不回。青羽看着两人背影消失,慢慢收了笑,瞥过旁侧林子中隐藏的几个黑影,左手翻手掏出一枚令牌,乃是卢氏所属,他再用手指敲了下自己腰上的横刀,这是暗示也是告诫。

那几个黑影见状果然震惊,纷纷无声退去,再不去追那两个离去的人。

城外有十里亭,但距离奎山是挺长的路程,顾曳跟李大雄有心晚点回山接受训练,因此一路有些磨蹭。但两天后还是到了中途路程中的驿馆,这驿馆专为官家人准备的,旁侧却有好几家茶铺,俨然形成小村落的模样了。

顾曳跟李大雄惫懒好吃,路上吃不得苦,饿了就吃,渴了就喝,累了就休息,因此一看到贩卖诸多茶点的茶铺便是不肯走了。

落座,放下包裹,李大雄大手一挥,吆喝着:“小二,来你店里最好吃最好喝的,赶紧的!”

“好嘞,客官稍等,马上来!”小二就喜欢这种豪爽的客人,因此应得痛快,甩了身上的毛巾到肩头就回去准备吃的了。

顾曳按了按腰身,她还是不喜欢骑马,颠簸得厉害,她这芊芊细腰受不住啊,因此也没太大的精神。

不过随手摸到青羽送的包裹,她心情又好了许多——这里面可有一些幽州有名茶铺做的甜点,虽然已经吃完了!但还有三百两纹银,估摸着是那位土豪卢少卿见她跟大熊太卖力又负伤了专门给的慰问金,这人还是有点人情味的,顾曳对此很满意。算上从赵元那捞来的,便是足足收入五百两,这可比平日死光头接项目的工资高多了,顾曳不免也有几分嘚瑟。

“诶,大熊,你叫这么多吃的做什么,咱们可不能乱花钱。”顾曳正嘚瑟,回头就看到满桌子的点心,哦,还叫了两盘猪肉片,这熊孩子太败家了!

“不是啊,反正我们银两多,吃好点没事”李大雄回答得满不在乎,奎山并没有弟子接项目出勤上交银钱的习惯,虽然两个老的会不要脸打秋风讨钱,但并不硬性,他们不说也没事。

顾曳白了他一眼,压着嗓子低声说:“这些钱我们不能乱花,要留着回去分夭夭,每人一百五十两,但也都不能乱花。”

分夭夭是两人默认的,毕竟夭夭美人在山上天天做饭洗衣服干啥的,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但为啥不能花钱啊。

李大雄不爽,却被顾曳手指弹了额头,“你也不想想之前我们对付个刚成鬼祟的陈易生都被打成狗,差一点就死了,日后保不准还能遇上这样的邪祟,如若没有什么手段,死了也是白死。”

好像有道理啊,李大雄:“那我们要拿这些银两做什么?”

顾曳单手撑头,微微一笑:“降器”,李大雄一愣,却也点头,没错,他跟猴子的确需要买一把称手的降器——好像北堂那两人的,算起来两人的确没有攻击兵器啊,人家练武的还有刀剑什么的呢,最不济也有一根棍子。

不过要买降器的话一百五十两还是不够的,只能再攒了。

“肖敬龙的火煌剑跟齐轻霞的风云绫虽然称不上极品,但也算不错了,毕竟是门派出品,总比你我什么都没有好。”顾曳拿一块糕点,咬了两口。

不过她忽然想到自己也不是什么都没有,那八块玉片不就是意外之喜吗。只是这两天她跟李大雄在路上也研究了下这玉片,却看不出什么名堂,也只能等回山见了老头子或者死光头再问问了。

两人吃吃喝喝,那小二也将吃的上齐了,许是看到顾曳两人容貌年轻又无长辈陪同,既不像行商也不像着急赶路的路人,且出手大方,料想可能是城中富家子弟外出游玩,不免多了几分提醒,说道:“两位可是外出游玩猎秋?东面那烟霞山跟北面的碧月湖都可一观,可千万别学了前些日子的那些年轻学生去送死。”

嘿,这话倒是有意思了,李大雄也是吃着喝着还想找人聊天,便是大咬一口酥软喷香的绿豆糕,一边好奇:“送死?那些学生干嘛去了,去山里猎野味被野兽吃了?”

猎秋是并列秋游的娱乐活动之一,每到春时跟秋时,总有闲散的贵族或者有钱人,抑或有时间没烦恼的学生们结伴外出踏青或者狩猎,秋时狩猎是传统,因此称秋猎,不过这是民间说法,若是宫廷跟世族便又有其他说法了。

小二看李大雄这么捧场也来了兴致:“哎呦,若是如此还好了,起码还能找到尸骨不是,可这些学生一个个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道那果园到底藏了什么邪祟,两年前就诸多邪门,安静了两年又冒出了邪气....”

这小二正说着,却被那头的老板斥责怒骂,只得告罪回去继续工作,倒是顾曳跟李大雄面面相觑。

果园?就是两年前那个什么周丙提起的?怎的又闹幺蛾子了。

两人狐疑中听到旁边一些行商似乎也勾起了这个话题,左右不离开果园闹鬼死了很多人什么的,诸多降师都赶过去收妖抓鬼但是迄今效果渺渺.....

“诶,猴子,师傅会不会也去了果园。”李大雄觉得自己胃口坏了一些,虽然依旧塞了一块糕点进嘴里。顾曳喝了一口茶,微微皱眉,虽然城里早有传闻,但她对那果园一直都不上心,毕竟不关她的事儿。然而死光头忽然离开约莫跟这个脱离不了干系,且她隐约觉得跟陈家那事儿也有牵扯,否则死光头干嘛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在炖了那蛤蟆之后才走,定然是发现了些什么。

“蛤蟆,水井,地下水道...果核,果园?”

果核,顾曳敏锐捕捉到了这个关键词,难道那带邪气导致蛤蟆变异的果子出自果园?若是如此,死光头连夜离开就不难了解了。

顾曳手指敲了下桌板,看向李大雄,“你去不去?”

去哪啊?李大雄回神,“果园?你要去啊去帮师傅?也行啊。”

顾曳:“我说的是如厕。”

李大雄:“.....”

商量结果就是两个人都不想去,一来自己学艺不精,去了也是添乱,二来这才九死一生,他们是真不想去送死。奎山铁则之一就是量力而行,两人对此贯彻得很彻底。

顾曳起身去小解完回来,李大雄也吃得差不多了,两人背起包裹正要离开,正好旁边一个胡商起身背起行囊,似乎也要走,三人一起出了茶铺。

顾曳去解马缰,忽然感觉到不太对劲,包裹怎么感觉轻了好些。她急忙取下包裹捏了几下,只摸到一点衣物,却没有硬邦邦的出噶,她眯起眼——里面的银两不见了。

她到李大雄身后,拉了包裹捏了几下,李大雄被顾曳猛然一拽正惊讶呢:“猴子你干嘛呢,拿东西?”

顾曳也没回答他,只是眉头紧锁更深,之前她跟李大雄吃饭的时候都各自看着包裹,五百两分别放在两人的包裹里面,毕竟聪明人都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她没想到还是着道了——两个人的银两都被偷了。(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沧澜止戈其他作品<<御宝>> | <<重生左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