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无妖-第113章 人生何处不别离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沧澜止戈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盛唐无妖 | 沧澜止戈 | 沧澜止戈 | 盛唐无妖 
正文如下:
第113章人生何处不别离

第113章人生何处不别离

他盯着青羽,淡淡道:“卢少卿分身乏术,找了这位顾姑娘前来,可曾想到她聪明极致,不仅连破两个诡秘杀人命案,还轻而易举就知道了密道所在。但我不知这样的人物为何今夜偏偏不前来,我知道但凡一些聪明人都喜欢验证自己成果或者嘲笑对手的愚蠢,还是说她对此不屑一顾。”

青羽有些沉默,似乎被陈易轩说重了心中隐忧,还是在思考其他,他不是卢易之也不是顾曳,没有那恐怖的脑力心术更没有过人口才,便是思虑后才说:“来之前,她说若是你夸奖她,便让我替她谦虚一下——非她聪明,而是你陈家素来多聪明人,比如你,比如陈易宝,再比如陈易生。”

陈易轩微微皱眉,青羽继续说:“他埋过两个人,便是陈姨娘跟赵七。将她的母亲陈姨娘埋在祖祠,有替他庶长子出身但备遭冷弃甚至名字不入族谱表示愤恨的心思,恐怕你们陈家人都这么认为。还有一个赵七被埋在他居所的前院供给他食用,这也是常人能揣度到的,但他聪明,邪祟异变后常日游走井下的地下水道,也许就从中知道了地下秘道的事情,也知道祖祠,更知道自己后院柴房也是一个入口,所以他留下了暗示。”

什么暗示?陈易轩眯起眼,沉吟半响便开口:“陈姨娘埋在祖祠后院,赵七在姨娘居所前院,合起来便可揣度另一条密道在姨娘居所后院。如此简单,但又有谁会在意一个中邪的怪物生前有什么心思呢,也就顾曳知道他死前叫了我的名字,因此猜测他偶尔也有神智,且对我有执念,生前可能有所安排...可对?她真的很聪明而且心思大胆,这样的对手今夜不来这里一观,当真可惜了。”

自然是对的,你们两个都是远超常人的聪明人。青羽知道隔着自己,顾曳跟陈易轩这两个聪明人已经有了脑力上的交锋,不过现在看来是顾曳占据上风,因为顾曳还交代他说另外一番话。

“她说不是她不想来,而是不敢来”,青羽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纠结之色,陈易轩闻言似乎讥诮,但依旧风度翩翩得说:“这地道之外恐怕早已有上百卢氏暗卫,要屠戮我陈家也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我何能伤她半分。”

是啊,你这么想,我也这么说的,可人家不这么认为啊!青羽暗暗腹诽,可他还是高冷沉稳得说道:“她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其实顾曳当时真正的回答是这样的是:怕死就是怕死,若非必要,为什么要冒险?那财宝一个铜板也拿不得,而且保管已经被搬空了,更何况如果陈易轩想不开狗急跳墙打开机关跟我同归于尽呢,你的命不值钱,我的命可珍贵了。

简而言之就是:一毛钱都不给我,怕死的我凭什么冒险。

这番话特别连贯顺溜,出自明明之前英勇无敌力拔山兮气盖世胖揍了袁林又击杀了近乎无敌陈易生的顾爷嘴中。

青羽觉得这样有损顾曳如今在幽州城百姓眼中比较伟岸的形象,所以美化了下,还用了古人名句,可谓是十分够义气了。

陈易轩似乎对青羽美化的这句话不以为然,事实上顾曳本尊都不在这里,他又何必为此耗费太多心力呢,而且他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办,便是说:“夜已深,我手头还有一篇策论没写,如果你没什么事儿,抑或顾曳跟你背后的卢少卿没有其他的话跟我说,就此分手吧。”

陈易轩轻描淡写,让青羽下意识皱眉:“你就这么笃定今夜我不能拿你怎么样?”

然而陈易轩已经朝他走来,而且施施然越过他,“什么时候卢少卿要拿我怎么办的时候,你再跟我说这句话吧。”

他走了,仿佛对这个地道也没有半点遮遮掩掩,他不怕?还是说已经有恃无恐。

青羽终归还是没追上去,上头的卢氏暗卫当然也不可能出手,因为他们都没得到卢易之的命令。

次日天朗气清,仿佛作业不为人知的血腥都不曾发生过,而幽州城东南方向的十里亭周边种植着一排过去的杨柳,可惜不是春季,否则十里春风相送便是极好的。

“你们两个真的要回奎山,不多休养几日吗?”赵元正送别顾曳跟李大雄,幽州命案已经收尾,至于城中的风风雨雨与这两位奎山门徒也是不怎么相干的,他甚至没说太多关于城中的事情,毕竟之前在刺史府养伤都没说,现在都要分离了又何必说。

“赵老头,我们这行礼都打包好了挂上马背,你还啰嗦什么啊,要是真舍不得我,那就请我去飞来苑吃一个月的野味大餐呗,我勉强可以留下来”顾曳将包裹检查了下,看看是否漏掉昨晚才拿到手的银两,一边朝着赵元坏笑。

赵元也是老油条了,脸不红气不喘:“我的月俸也就够飞来苑几盘菜,未免亏待了顾小友,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顾曳:“老头,你这人真现实真肤浅,我就不喜欢跟你这种人做朋友”。

到底谁现实谁肤浅啊!昨晚你还跟我要那出勤的尾款呢!

赵元也是哭笑不得,只得瞪了瞪顾曳,“行了,别瞎扯,你们两个还有伤在身,路上可得小心些,不过为何不等你们师傅回来再走,你们这两人上路我可真不放心。”

顾曳:“没事啊,大熊会保护我”

赵元:“我担心的是他不会保护别人,万一让你伤了人....”

顾曳:“友尽!慢走不送,还有李大雄你点个毛线的头!”

赵子琪在旁边看着自己老爹跟顾曳你来我往扯皮便是忍俊不禁,她倒是才知道自己父亲竟还有这样一面,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提醒顾曳:“顾姑娘,我爹四十还未到,你叫他老头的话,可是要叫我姑姑?”

这是父女齐上阵要找场子吗?顾曳最喜欢的就是“打架”,因而微微一笑:“好的姑姑,年底要到了,我们从此分别也不知何时还能再见,你要给我压岁钱跟离别红包吗?”

赵子琪跟赵元无语,节操碎成这样的人也是少见了,赶紧走,别回来了!

“顾姑娘是少有风趣之人,不过也是难得勇敢之人,今日一别的确不知何时能再见,若是你跟大雄兄弟日后来扬州,务必来扬州齐馆,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齐俊言是真正的风雅公子,心思也不是很深,他觉得谁好就倾尽心意相交,因此知交很广。

顾曳也欣赏这样的翩翩公子,便是挑眉:“放心,到了扬州一定坑你几顿饭,大熊,收拾好没,走了!”然后她把自己的包裹直接甩给李大雄。

李大雄被砸了一脸,便是愤愤:“凭什么让我拿你的包裹!”

顾曳一脸惊讶:“作为一个男人持久力恢复力不如我就算了,难道在承受力上也要不如我吗?”

这话势必不能接也不能反驳啊,李大雄只能郁郁背着包裹,两个大包裹在他背上也显得不大了,谁让他虎腰熊背呢。

如此也算是要真的分别了,两人上马。

赵子琪忽然想到有一个人没来,“爹,青羽没来吗?”

在场的人都知道赵子琪多年前就对青羽情有独钟,不过女的爽快不扭捏,既然男的无心却也不纠缠,便是直接去了扬州苦修剑道。这次一见又卷入命案之中,两人再相逢却愣是一句话也没说过,莫不是现在赵子琪想他了?

赵子琪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尤其是顾曳这厮表情不要太那啥了,因而难得绯红脸颊,嗔怒:“你们想什么呢,我是说他怎的没来送顾姑娘。”

赵元:“青羽有公务在身,在忙吧,顾姑娘莫怪他。”他说这话的时候尤其观察了下顾曳的表情,却没见这人有什么特殊反应,估摸着不知道这幽州城在命案之下的暗流汹涌吧。

想到那些见不得人的明争暗斗,赵元微微皱眉,觉得这两人早日离开也是极好的。

“有什么好怪的,人间何处无别离,人生何处不相逢,诸位,再见!”顾曳跃上马背,扬起马鞭扬程长而去,那姿态说不出的潇洒跟干脆,李大雄自然跟着。

“顾姑娘真是与众不同。”赵子琪有些感慨,旁边的齐俊言深深看着她的侧脸,微微笑着:“你是习武之人,性格干脆爽朗,自然觉得她好,若是那些素来讲究谨慎的贵女,恐又觉得她不好了。”

齐俊言在扬州也是有家世底蕴的,加上交友广,自然见识过什么叫贵族风范,也知道其中规矩大如天,绝不能想象顾曳这般随性且叛离章法。

赵元对于两个小辈的谈论不置可否,只沉默看着顾曳他们缩小的身影,半响才说了一句让赵子琪两人沉默的话。(预知此话,请看下章详情分解,没错,我就是卡字数了)(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沧澜止戈其他作品<<御宝>> | <<重生左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