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无妖-第112章 地下秘道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沧澜止戈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盛唐无妖 | 沧澜止戈 | 沧澜止戈 | 盛唐无妖 
正文如下:
第112章地下秘道

第112章地下秘道

月黑风高杀人夜?不,没有杀人,今天的月色特别好,皎洁明丽,仿佛梦幻。这样的美景跟城中百姓们的人心惶惶形成鲜明对比,可惜无人欣赏。

风吹动,石榴树枝头沙沙作响,却有二十几个黑影爬墙窜入,他们对于挂在枝头的石榴视若无睹,只从容有序得潜入黑夜中。

没多久,他们到了陈家偌大园子里方位最开阔的地方——祖祠。

祖祠后院埋了陈姨娘的尸体,这件事在陈家都传遍了,也瞒不过外人,本城百姓都风言风语,何况有心人。这伙人明显知道这件事,因此都不经意朝挖出尸体的地方看了一眼,但这细数起来足有二十五人的小队伍却对此却也没什么太大反应,甚至连呼吸都同一频率,俨然训练有素。

领头者个头很高,到了这个院子后瞥了那埋尸之地一眼,收回目光后,他环顾周遭,确定无人窥视后才挥了一下手。刷,十个下属窜进祖祠中,没一会,一个人站在门边打了一个手势,领头者这才走进去。

而在这个时候,有谁还记得在园子里另一头跟祖祠南北相呼应的地方也坐落了一个小院呢。这个小院以前是陈家最没有人气最受冷落的地方,此刻更显得萧条死寂。

这里死了一个女人陈姨娘,也死了一个让城中百姓都惶惶不安的陈易生,并且院子里的一株老石榴树下还埋着一具死了很久很久且被吃得差不多只剩骨头的尸体——这是一个活人禁入的地方,也该被人刻意遗忘。

但它也迎来了一个客人,黑影翻墙而入,并不在前院停留,而是直接进屋,门关上,无声无息。

屋内有一股霉味,家具等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料想用不了多久这里便会被尘埃覆盖。这人进屋停留了下,似乎翻看了什么东西,过了一会他才到了后院,后院里没啥,只有灶台跟小柴房。

他走进小柴房之中,看了看,屋子不大,堆积着许多木柴跟一些废弃家具,其中就有一个衣柜。

走到衣柜边上看了看,衣柜的柜角下面有挪移的痕迹,且痕迹还是弧线的。但显然有些灰尘覆盖了这个痕迹,探手掰动了下这衣柜一侧,很轻易地,这衣柜沿着轴子扇形挪移,底下的地板露出来,地板上面还有拉环,果然有暗道!

——如此简陋的柴房竟然会用这样厚实平整的石板铺地,前头小屋还都是一片土地呢,这就是整个院子最不合理的地方!石板被拉开后,他消失在那地道口。

地道之下俱是大块的花岗岩砌成,古代很少以石料为建筑材料,多以木材为主。但石材也不代表没用,事实上军事用地比如地道等都是用的石材,显然这条宽阔且修砌规整的地道工程不小,而且官方对这样的工程也明令禁止,寻常人家是无法做到的,哪怕是陈家这种富庶人家也不行——堂堂大唐盛世,有钱的世族多了去了,陈家还不足以以此为傲。

但这一伙二十多人的小队却知道这条地道代表了什么,领头者目光精锐,似有喜意,但还是克制了情绪,带着人今生穿行甬道中,很快他看到了甬道尽头那边有光,金黄的光,是财宝!

但当他们靠近那流淌着金黄光晕的藏宝室,领头者忽然步子一顿,惊疑不定得看着前方。

光还在,依旧金黄,但那却是火把照耀的光晕,有一个人正握着火把,站在甬道那头——距离他们不过四五米距离。

他握着火把,仿佛已经等了他们许久,目光深邃不见底,火光都不能驱散他身上的冷凝跟死寂——他的身上有一种让人惧怕的安静。

领头者目光闪烁,悄然握紧了腰上的刀,却突兀听到那人开口:“袁林,你我从儿时便认识,称兄道弟多年,如此在地下相见便要拔刀相向?”

袁林蒙着黑布的半张脸脸色大变,但还是镇定了下来,轻轻笑了下:“老四,以前我是真的小看你了,还以为你只会做学问,没想到你藏秘隐忍的功夫也不浅。”

顿了下,他的目光锁牢陈易轩,声音有些冷:“家中有前朝余孽藏宝密道却不上报,且从中谋取巨额财宝发家,光是这个罪就够你陈家上下百号人被处斩了,不对,还得株连九族。就算你有榜眼头衔又算什么,我倒想知道你谄媚上的洛阳贵人能否替你抹去这惊天罪责!”

他的声音冷厉,仿佛那灭门的朝廷罪罚已经降临陈家,也仿佛这样才能让他凌驾于这个从小就才学名望在他之上的兄弟。

但他却没有从陈易轩脸上看到任何惊惶,甚至他并不对此给予什么反应,而是提了一件袁林并不放在心上的事情。

“七岁之时,本来一直身体不好的母亲忽然复发病重,当时我期望她早日复原,便夜读金刚经,却因此感染了风寒。父亲当时在外走商,府内佣人虽多有照顾,我跟母亲却屡不见好,尤其是那一夜雪下得十分大,我跟母亲颇为难熬,眼看着要共赴黄泉,是二叔匆匆赶回来冒着大雪挨家挨户找大夫抓药材,且二婶衣不解带照顾.....”陈易轩眉目清冷,仿佛冰冷重复没有波动的语句,但他看着袁林一字一句:“袁林,什么苏莱什么榜眼于我不过云烟,人这一生总有别人不能碰的底线,也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袁林忽然感觉到慑人的危机,陈易轩知道苏莱,是否也早已得知他窥伺陈家的越王藏宝密道,也是否...早已设下埋伏。

“不好,快杀了他!”袁林跟那些高手拔刀飞奔而来的时候,陈易轩已经很淡漠得将手按在墙壁上,机关按钮嵌入,袁林等人所在的甬道地板忽然消失,二十几个人便是齐齐落入那地洞之中,且惨叫哀嚎不绝于耳。

陈易轩踱步走过去,一步一步的,“下面的老鼠早已饥饿许久,我之前允诺它们今夜有大餐供它们温饱,幸好袁兄你按时赴约且慷慨解肉。”

他到了边上,俯视着下面被数百只饿鼠疯狂啃食的袁林。

“我陈家根基颇浅,在大唐朝廷之前脆弱如纸,圣人皇恩与威严皆是我不能承受的,但你袁家比我陈家也差不离多少吧,不知三年前江南道赵司马走私军械私通契丹一案袁伯父可有印象,毕竟他曾跟赵大人夜会三次密聊许久,这是当时赵司马心腹记录的与会内容跟签供画押,正本我在洛阳之时已递送大理寺,这是专门拓写下来给你看的。”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指尖一松,纸张缓缓飘落,覆盖在袁林挣扎且不断往上伸的脑袋上,但很快许多老鼠爬上他的脸跟脑袋,连带着纸张也啃咬粉碎,浓烈的血腥味直冲往上,但陈易轩也只是安静看着,直到下面了无声息,只有老鼠们的咀嚼声。

他关上机关,举着火把往内道走,仿佛刚刚只是来这里散了下步,那样闲散平静,情绪没有任何变化。

但他很快看到了在这个地下秘道的另一个存在者。

这个人站在甬道的另一端,似乎冷眼看着许久许久。

陈易轩瞧着对方,似乎并不意外:“你果然来了。”是谁?是谁还知道这个地下秘道而且还不惧不怕得看了这么久的热闹!

顾曳?不是她,是另一个人,一个他早已留意的人,“我陈家区区杀人命案还不足以让卢少卿纡尊降贵派遣身边卫士过问,是卢氏也对前朝余孽藏宝洞察消息了吧。”

火光照耀到了那头,青羽的面容一览无余,但负伤的他脸色虽然苍白,却没有半点怯弱,哪怕刚刚亲眼看到了外面盛传有魏晋文公之风的陈家公子令人发指的杀人手段,他看着对方平静面容,终究开口:“大人只是说过沉王今日招揽的幕僚虽出身微薄,但很有几分能耐,榜眼之才,玲珑之心,且一同出自范阳,若是家中出事,卢氏对此关心几分也不为过。”

陈易轩垂眼,“圣人曾言卢氏少卿有文曲之才兼贪狼之锐利,盖为大理寺刑侦之楷模,却不知还有如此友爱之心,让易轩佩服。”

青羽知道这个人是前届榜眼,文采敏捷,心思更是敏锐,口舌争辩没意义,所以他直入主题:“这条地道也不过是当年秘藏冰山一角罢了,乃当年私通余孽的那届幽州刺史私挖之地,藏匿幽州一部分军械物资跟财物,一头通刺史府,一头通你陈家,当年陈家老祖买下这园子地契偶然发觉地道,因此发家,但并未动用多少财物,那么这些物资跟财物看来都到了沉王手中了吧。”

陈易轩却又对此不予置喙,只说了让青羽皱眉的一段话。“刺史府人多眼杂,且换届来往颇多,入口也不过一个,但我陈家却有两个,便是我祖辈私挖相连了一条,在祖祠,我二叔知道的就是这条。但还有一条被我祖辈遮掩弃用,便是在我父亲姨娘居所。这件事连我父亲跟二叔他们都不知道,也只有我还有陈易生知道,或者还要算上另一个人——顾曳。”

顾曳,这个名字在地道之中似乎回荡得久了一些。(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沧澜止戈其他作品<<御宝>> | <<重生左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