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无妖-第110章 将死 (感谢帝王尘唠叨鬼跟燚老妈子的宠物蛋)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沧澜止戈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盛唐无妖 | 沧澜止戈 | 沧澜止戈 | 盛唐无妖 
正文如下:
快捷翻页→键

第110章将死(感谢帝王尘唠叨鬼跟燚老妈子的宠物蛋)

第110章将死(感谢帝王尘唠叨鬼跟燚老妈子的宠物蛋)

热门、、、、、、、、、

“不对,是那怪物只懂蛮力,不懂轻功身法,之前奔跑皆是用足用力蹬跃,在地面如此,上了屋檐还是如此。但砖瓦不比地面,被他如此单点用力蹬的话自然裂断瓦片!”不难理解的手段,可有多少人在生死危机的时候还懂得取此巧术?

袁林看着前头街道楼阁屋檐上的顾曳,目光闪烁,这个人太棘手了。

掉入屋中的陈易生在屋中怒吼,可巧了那屋中也没人对了,难道这也是巧合?赵子琪留意到这屋子有些破败,墙上楼栏皆是青苔,怕是顾曳知道这小屋无人居住才放心让这怪物坠入吧,真是七窍玲珑心。

她哪知道顾曳压根没想那么多,她只知道这房子较破没人住,屋顶无人修缮,那瓦片肯定脆松一下,可不,这陈易生掉下去了,可这也不代表她安全了。

果然,陈易生冲出来了,赵子琪两人也在赵元在后面呼喊之下躲避开来,但他们两人很快发现自己没危险,因为人家压根不理他们,而是直冲顾曳追去。

“还真追着我不放了!”顾曳又气又恼,“有本事你再上来!”

陈易生果然上来了,却是朝着顾曳所在的屋檐扑跃!顾曳侧身,陈易生扑了个空,落在瓦片上,这次没有直接掉下去,但瓦片还是裂开了许多,摇摇欲坠,而顾曳就显得身轻如燕,在瓦片上仿佛鸿毛。

这就是竹步摇训练两年的结果了,顾曳在转换副本场地将自己的优势效果最大化!

陈易生扑过去,顾曳就跳开,一前一后在一座座房屋屋檐上不断奔跑,陈易生又人类的智力,他懂得小心克制,不让瓦片断裂,但他短期内还是学不会轻盈掠跃,因此速度缩减了很多,还不及顾曳。

干得漂亮,我的村姑,青羽也赶到了,在街道之上追上顾曳,“顾姑娘,这样也不是法子,总不能让他一直追着你,你体力吃不消”

顾曳当然知道这点,“不然还能有什么法子,死光头又不在,除非北堂能来更厉害的高手。”

她多希望那穿着花花内裤的死光头能再次从天而降救她水火之中,可惜希望渺茫。

话说顾曳这话也是老实话,不带任何私人情感,却不想因此让远处的齐轻霞记上了,暗觉得顾曳是在讥讽他们无能。

顾曳不知自己又得罪了人,却看到青羽举起了弓箭:“风雷弓上有风雷之力,对邪祟有灭杀镇邪的效用,你再配以风火,你我联手应该可以,总好过这般盲目逃窜。”

看来这人也知道降道之上风火雷十分之厉害,大多数降器都是以此为法术基础,尤其是火跟雷,一个比一个厉害,若是风火跟风雷配合,自然效果增幅厉害。

顾曳顿时苦逼了脸:“你这法子可行,可问题是我不会风火咒术!”

不能啊,你在奎山都吃土去了?青羽转念一想又想起了顾曳才入行两年,各行都有啥也学不了只能做苦力的学徒期,想来顾曳也没能免俗,现在开始降术一抹黑。

“而且你的身体也坚持不了拉第三弓吧,我怕你还没拉满弓,胳膊先折了,那有毛用!”顾曳还很不客气地点出青羽的弱处,一点面子都不给,但青羽却不生气,只苦笑:“你若能风火,我舍命风雷一次又如何,大不了不要这胳膊!”

兄台仗义,但顾曳也没法子啊,不会就是不会,难道还能无师自通?

就在顾曳跟青羽都无可奈何的时候,那陈易生再一次扑袭而来,顾曳侧身躲闪,发现这厮速度又比之前快一些,要命,适应性好强!没准她拖不了这厮多久就要被撕碎了!

就在顾曳暗叫不好的时候,她忽然听到青羽大喊:“小心!”

小心什么?她已经避过陈易生了啊,顾曳也看到陈易生还在屋檐的那头,所以但顾曳信青羽,紧急侧身闪避

噗!一根箭矢刺入她肩头,并未刺穿,箭头带着血,为什么没有穿透?力道不足?不是!顾曳瞳孔一缩,竟果断将箭矢从她箭头拔出!带着血肉,剧痛之下顾曳身体一歪差点站不稳,但她还是感觉到伤口处传来的剧痛,还有让她精神陡然恍惚的——毒!

这箭矢上果然有毒!许是冥冥中,顾曳一侧头就发现了袁林,还有他手中的弓箭!

很显然,袁林终于还是耐不住对顾曳的恨意跟忌惮之心,忍不住射出一箭,让她躲过了一些角度因此偏了。

但是不要紧,那陈易生已经扑过去,脑袋眩晕的顾曳根本无力躲闪,便是在赵子琪等人惊惶的目光下被陈易生扑下屋檐,落在地面上,陈易生那嘴巴张开,对着顾曳脖颈

死定了!青羽用力拉弓但或许来不及了,他感觉到臂膀在颤动,瞄不准,该死该死该死!赵元不忍,几乎要闭眼无人可救她!

“看我泰山压顶!”忽如其来的熟悉声音,顾曳没看到上头有人跳下来,但看到了旁侧街道那一头冲撞而来的李大雄,像一头不怕死的蛮牛

拼尽一切力量的冲撞!轰!他将陈易生那庞大的身体撞出去,但他自己也跟陈易生挨着,一睁眼就看到了陈易生那森冷的目光。

“不!”顾曳大骇,却见李大雄已经被陈易生一掌拍中胸口,砰!鲜血从他后背喷裂,带着血肉!他飞出撞击在墙上,那么大的个子愣是撞出一个大血印。

鲜血喷溅时间仿佛凝固,顾曳看到了血,充斥一切的血,像是很多年前她坐在副驾驶座上主驾驶位上的人扑过来替她那致命的杀机,血喷了她一脸,温热,血腥,带着宿命般的窒息。

她的脑袋疼得仿佛要裂掉,有什么在叫嚣着,她爬起来,“大熊!”,她冲到了李大雄前面,手掌落在他鲜血淋漓的胸口,温热,跳动,是否快要停止跳动?

陈易生过来了,仿佛知道顾曳已经是强弩之末,竟少了之前的疯狂,带了几分鬼祟才有的阴沉,他伸手就掐住了顾曳的脖子,嘴巴蠕动,竟不是之前的嘶吼,而是略模糊的话

“你肉母亲”,模模糊糊,但顾曳的视线也开始模糊,只是她的精神却无比清晰,所以她嘴巴动了动。

“肉你大爷”,一瞬间爆发!她的左腿抵着陈易生的胸口,右腿往上狠狠一踢!

嘭!陈易生的下巴被顾曳用尽一切的一踢踢得下颚噶擦一声,脑袋往后仰

但顾曳也被他用力抛掷向地面,砰!落地砰然,赵元等人心肝跟着一颤,看着鲜血从顾曳身下流淌而出。

这次必死无疑了吧,赵元痛恨不已,大喊:“射箭啊!”

弓箭队这才反应过来,箭矢齐发,阻拦了想要靠近顾曳的陈易生。

无敌,这个怪物无敌了,他要大开杀戒,附近的商人贵客们早已惶恐,四处逃散,一片混乱,而街道这边

谁能拦他!?当他无视诸多弓箭走向顾曳,刷!一根箭矢破空而来,终究击中了他的后背,但明显力量不足,只进入半寸有余,手臂鲜血迸射的青羽几乎绝望,但还是想要拉第四弓然而连箭矢都拿不起来了。

箭矢落地,趴在地上的顾曳眼前一片迷蒙,她快到地狱了?鲜血粘稠在身下,贴着心脏热乎乎的,但是好像手边碰到了什么更热的东西。

她手指摸了摸,好像是囊袋里的几块玉片,被鲜血浸透了,很滚烫,她下意识握紧,那滚烫便是入了掌心,瞬间,她感觉精神恢复了许多,好像身体打了一个激灵,也才听到了赵子琪等人的呼喊声,她睁开眼看到了落地的箭矢,更看到了青羽的绝望,还有她好像还看到了一只手捡起了那根箭矢。

她知道是谁,李大雄,她知道他没死,因为刚刚他摸到了这厮心口的护心镜没碎,护心不碎,大熊不死,这是奎山铁则之一!

“猴子!你特么给我起来!”是李大雄!

顾曳盯着浑身浴血的李大雄,他捡起了那根箭矢,抢过了青羽手里的风雷弓。

陈易生察觉到了风雷弓对他的威胁性,第一次,他放弃了顾曳,转身朝李大雄冲去!

也是那一瞬间,众人以为已死的顾曳忽然诈尸一般从地上爬起。

“大熊,镜子!”她一脸一身的血,却声音无比坚定清晰,而李大雄咧嘴一笑,二话不说脱衣取下挂在心脏部位的护心镜。

这面镜子救了他很多次,也包括刚刚那一次,但顾曳想要,他什么都不想就取下了,手腕一甩,镜子朝顾曳飞过去。

啪,顾曳接住它,握住,而李大雄已经拉弓上弦。

那或许是千钧一发,也是赵元很多年后的忘不掉的一刹那。

贪吃懒惰很怂的大个子浑身浴血,拉弓上箭,屹立不倒如磐石。

贪财聪明懒散的姑娘浑身都是血,握住镜子,仿佛握住了一个世界。

后来赵元才懂了:有一种默契叫奎山。(未完待续。)

推荐本章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沧澜止戈其他作品<<御宝>> | <<重生左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