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有毒-第一百九十章 古怪的规矩(第一更)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八宝豆沙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娘子有毒 | 八宝豆沙包 | 八宝豆沙包 | 娘子有毒 
正文如下:
人群里回春堂门前的地上坐着一对母子,母亲一身单薄的棉裙,头上用粗布包着发髻,抱着怀里的孩子哭得泣不成声,她怀里的小哥儿看起来只有两三岁,穿着破旧打着补丁的小袄,脚上的虎头鞋也是破旧不堪,这会子正哀哀哭着,软绵绵地躺在母亲的怀里,一边的袖口还被剪开来了,露出衣服下通红的皮肤,只是那皮肤上已经是成串的水泡,晶莹透亮。

沈若华目光一紧,仔细看了看哥儿身上,那件就旧棉服湿漉漉地还在滴着水,他却是面色发白只是低声哭着叫痛,连哭得大声点似乎都做不到。

看着沈若华带着青梅进来,小药童忙躬身道:“娘子。”沈若华吩咐过,让他们在外人面前不要称呼自己东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药铺里是个妇道人家行医坐堂的,免得惹来更多麻烦。

沈若华带着青梅进去了,教外边瞧热闹的人很是稀奇,都七嘴八舌问那小药童:“这位娘子是什么人?也是你们药铺的么?”

小药童道:“是我们娘子。”把东家两个字吞下去了。

“原来是东家府上的娘子。”那些人们都猜测沈若华是药铺东家的女儿,毕竟能够行医坐堂的必然都是有些年纪的老郎中了,他们万万想不到沈若华就是那个坐堂郎中。

人群里挤出个人来,看着地上哀哀求救的母子俩,向着药童高声道:“你们不是专治疑难杂症吗,这小哥儿就是千金堂那边都说治不了了,如今你们到底是治还是不治?难不成是治不好,所以东家连脸都不敢露?”正是先前想要来看诊被小药童拦住了的矮胖中年人。

人们都探头看着那小哥儿,纷纷问起是怎么回事来,地上抱着孩子的母亲流着泪道:“……盛儿不懂事,今儿趁我给别人浆洗衣物的时候,贪玩把炉子上烧滚了的水拉了下来,把自己全身都给烫了,方才送去千金堂时,那里的老郎中说,说是救不了了,烫得太厉害了,让回去躺着算了,连药方子都不给开……”她怎么能不绝望,千金堂可是京都最好的药铺子,那里的郎中都说没治了,那也真是没什么法子了,可是她的哥儿还小,怎么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没了。

一旁有人说道:“连千金堂都说了没治了,你来这里又有什么用,难不成这里还能比千金堂的郎中医术更好?”

那个矮胖中年人分明是不服气先前被拒之门外,这会子气咻咻地向着回春堂里高声道:“这里不是号称只治疑难杂症么,这样子还算不得难治吗?倒是治呀!”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摇头:“连闹肚子都治不了,又怎么能治这个。”纷纷转头劝那妇人:“你还是安生抱了哥儿回去吧,横竖也是没法子了,何必在这里求呢。”妇人抱着孩子哭得更厉害了。

王福生看着门前闹得不成样子,瞧那母子的模样也是不忍心,转身进去里间门前,隔着帘子道:“娘子,这门前闹得不成样子,要不要让人打发了他们走?”这几日药铺里也来了好几位要进来看诊的,都是些风寒郁气的毛病,沈若华一概不应,只让药童和王福生客客气气把人送出去了,这会子瞧这对母子只怕是十分棘手,何况又不似是富裕的人家,王福生思量着,只怕也是不会应的。

帘子后面却是沉默了一会,才听见沈若华开口道:“你去瞧瞧那小哥儿身上情形如何,若是不甚要紧就给几两银子打发他们走吧,若是伤的重了就请他们进来吧。”

王福生愣了,这是什么道理?病得轻了反倒给银子打发走,病得重了却要请进来,是要替那小哥儿看诊?他可从未听说有这样的事。

他也不敢多说,只得应着出去了,不一会的功夫就听见外边传来小药童的声音:“二位请进里面来吧。”

看热闹的人们都惊讶地喧闹起来了,这药铺的东家莫非是个糊涂的,这小哥儿可是烫伤极重,连千金堂的老郎中都不敢开方子,只让他们回去等死了,偏生这个药铺的东家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接诊,先前连伤风咳嗽闹肚子都不敢看得,这分明是胡闹!

人们都对着回春堂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地猜测着,只怕这东家是怕丢了脸面才不得不让那对母子进去了,看样子过不了多久就会被送了出来,毕竟小哥儿伤的太重,谁也没有法子了。

他们都踮起脚往回春堂里张望着,想看一眼这个糊涂的东家究竟是什么样子,还有他到底怎么给小哥儿诊治的,只是都被小药童客客气气拦在门外了,隔着药铺里一层层的帘子什么也看不见。

那个矮胖的中年人双手插在袖笼里,幸灾乐祸地道:“今儿我倒是不做买卖了,倒要看看这回春堂要如何诊治,若是治不好那可就是砸了招牌了,说什么治疑难杂症,分明就是没什么医术扯个幌子罢了。”还有不少好事之人也都在门外等着了,要看看究竟会如何。

被请进回春堂的母子二人跟着王福生进了回春堂内间,妇人看着回春堂里虽然不大却很是精巧的布置,心里也不由地有些害怕,可是一想到怀里的哥儿,又咬着牙要跟着王福生继续往前走,却被王福生拦住了,他向着那位妇人伸手道:“东家吩咐了,把哥儿给我带进去,你在这里等着就是了。”

妇人愣住了,手里把儿子抱得更紧,连连摇头:“不成,我要跟着一起进去,我不放心他。”

王福生却是半步都不肯让,依旧伸着手:“你若是想要看诊,就把哥儿交给我,东家会让人照顾好他的。”

妇人心里很是挣扎,她是半步也舍不得离开自己孩子的,可是这回春堂里却是有这许多古怪的规矩,若是不听,只怕是真的不肯给哥儿诊治,她低头看着自己怀里哭得已经没有了气力,小脸涨得通红还在低低呻吟的孩子,终究还是松了手把哥儿交给了王福生,兴许,兴许回春堂真能有法子治自己的孩子呢,虽然她并不抱什么希望,却还是不肯就这么放弃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