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有毒-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蹊跷(第五更)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八宝豆沙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娘子有毒 | 八宝豆沙包 | 八宝豆沙包 | 娘子有毒 
正文如下:
章节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有蹊跷(第五更)

齐老夫人闭着眼半躺在软榻上,身后放了大迎枕,脸色看着有些虚浮的红涨,她是不是皱皱眉,好似正在忍耐着什么痛楚一般。沈若华坐在一旁的绣墩上替她把着脉,齐明睿则坐在一旁忧心忡忡地望着这边。

齐老夫人的头风病有好些年头了,起初只是偶尔隐隐作痛,后来却是越发重了,隔上几日就会痛楚难当,发作之时头痛欲裂,无法安枕。请了太医来看了许多回,却都说头风之症难以根治,没什么好法子,只能开了药方子暂时止痛,终究是治标不治本,齐老夫人的头风眼看就越来越重,太医们也都束手无策了。

沈若华把脉许久都没有说话,齐明睿有些担忧地看着,他请了沈若华来也不过是想碰碰运气,并不是真的就相信她一定能治好齐老夫人的头风,看沈若华这么久没有开口,只当是难住了她,打算一会不管她说能不能治都要好好谢谢她,终究是一番热心才会答应再来英国公府。

好一会,沈若华才收回手来,把齐老夫人的手放回锦被里,回头与齐明睿道:“老夫人是不是时时头中胀痛,腰膝酸软?”

齐明睿一愣,点了点头:“三夫人说得不错。”他没想到沈若华居然一口说准了。

沈若华微微颔首,道:“那就怪了,老夫人的头风当是肝阳上亢所致,照说太医院应当都瞧得出来,也该开了方子对症下药才对,怎么会越发重了?”

齐明睿脸色一冷,轮廓分明的脸上阴沉了下来,道:“先前好些次请了太医院的太医过来瞧过,也都开了方子拿了药用了。”

沈若华想了想,道:“可否请齐将军把太医院开的方子与我瞧一瞧?”看了方子就能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齐明睿点头答应,吩咐丫头去取了老夫人的方子来,才道:“三夫人可有法子医治?”虽然不抱太大希望,可还是带着点期盼地望着她。

沈若华轻轻一笑:“并不算是什么奇难杂症,只要用药对症,还是能够大大缓解的。”

齐明睿也知道头风之症要根治极难,能够缓解已经是很好了,先前太医们都没有法子的事,在沈若华嘴里说起来就是那么轻巧容易,可他还真的愿意相信,因为这么多次看见的她都是镇定自若从容而行,就连生死关头都没有半点惧色,好似一切对她来说都不是太难的事,让人忍不住就愿意相信她的话,也让人忍不住就想亲近她。

他望着低头翻看方子的沈若华,那张白璧无瑕的脸上满是温柔沉静,看着分明就是个恬静娇弱的女子,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性情,让他忍不住想去探究,想要看清楚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的感受他从未有过,他生性冷淡自持,从未对任何女子上心过,却会对一个妇人这样在意,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终究只能当是自己一时好奇,不敢深究。

可看着她在眼前,又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这样的心思实在是说不清道不明。

几位太医的方子沈若华都看过了,可是越看她脸色越是凝重,不是因为方子上面有什么不对,而是因为方子明明没有错,用的药也都是枸杞、羚羊角、熟地黄……这一些滋补肝肾,镇肝息风的药,可这样一来为什么老夫人的病症会越来越重了呢?

若真是照着太医的方子拿了药煎服,绝不会头风一日重过一日,看来这里面有什么蹊跷了。

她收起了那一叠方子,交还给齐明睿,道:“这些方子没有什么不对。”

齐明睿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他也知道沈若华的意思,沉着脸接过方子来,沉吟片刻才道:“可否请三夫人写个方子,某会让亲信之人拿药煎药,绝不假手他人。”

沈若华笑了,这位齐将军果然是知道了她说的意思,也是,他本来就是生活在这个明枪暗箭满是算计的英国公府,自然也不是个愚蠢的人,她点了点头:“我这就写了方子给你,你让人照着方子煎了药,给老夫人用上些时日,再配合穴位按压,想来能够大大缓解老夫人现在的头疼。”

齐明睿正要问穴位按压之事,却听小丫头快步进来禀报:“大爷,夫人来给老夫人请安了。”傅氏来了!

沈若华微微蹙眉,正要开口说话,却听齐明睿道:“不必害怕,有我在这里,她不敢怎么样的。”竟然这样直白地护着她。

沈若华一愣,望向齐明睿好一会回不过神来,傅氏来了,他想到的不是自己与她的私下恩怨,毕竟那名义上可是他的继母,就算是刁难他他也没有办法,可他想着的却是护着她。

等她回过神来,忙低下头去,脸上微微有些发烫,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目光不敢再往他那里看过去了。

一身海棠红织金团花袄裙的傅氏快步进来,一脸焦急的模样问着迎了她的丫头道:“老夫人身子怎么样了,头风可好些了?”丫头低声回着话。

沈若华起身来,微微屈膝给傅氏行礼:“夫人安好。”

齐明睿站起身来,冷冷淡淡在一旁看着傅氏,并没有给她行礼,也没有开口说话。

傅氏见到沈若华,很是吃惊的模样:“这不是广平侯府三夫人么?可是稀客呀,怎么来了府里也没人禀报我一声,教我怠慢了贵客了。”

她一时脸上堆满了笑,上前拉着沈若华嘘寒问暖:“那日在信国公府见了你,我还想问问你呢,怎么好些时日也不来我府里坐一坐,教我很是挂记着,只当是那一回老夫人的寿宴上怠慢了,你恼了我了呢。”

她说得坦荡大方,好似是真心实意怕沈若华觉着自己怠慢了她恼了她了,若不是沈若华那日听得真真切切,又是知道英国公府与康王府的关系,只怕真要相信了她是无辜的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