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回巢-番外之远走(三)
更新时间:2018-05-18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凤回巢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凤回巢 
正文如下:

傍晚时分,萧诩悄然回宫,进了椒房殿。

顾莞宁一直在等他归来,轻声问道:“他们走了吗?”

萧诩点点头:“今晚便能出京城。”

顾莞宁半晌没说话,许久才轻叹一声。

萧诩也有些黯然,上前搂住顾莞宁,将头靠在她的耳际,低声道:“关了他们几年,他们两人的野心俱已被磨平。也该放他们离京了。”

顾莞宁嗯了一声。

从萧诩留下他们性命的那一日起,她便猜到他有此打算。

“希望他们能在岭南安分度日,不要再生异心。”萧诩叹了一声:“否则,便是逼着我痛下杀手了。”

顾莞宁伸手,轻抚萧诩的眉间,轻声道:“既已做了决定,不必再瞻前顾后。他们安分度日是最好。如若不然,一道圣旨,便能要了他们两个性命。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当知如何选择。”

萧诩长长呼出一口气,不再出声。

魏王世子夫妇韩王世子夫妇一并离京之事,悄然传开。

百官们私下谈论几回,感叹一回天子仁厚,很快将此事抛诸脑后。大秦江山稳固。两个失了势的世子,便是领着岭南驻军,也掀不起风浪来。

瑜姐儿心情低落,时常抹泪。情绪起伏过度,动了胎气。

闵达又惊又急,连着告假几日,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不时出言劝慰:“岳父岳母终于得以夫妻重聚,夫妻就得守在一起过日子才有滋味。你也别伤心难过了。”

瑜姐儿抽抽噎噎地应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遗憾,母亲离宫前,我因着养胎之故,竟未能和她亲口道别。”

闵达一脸自责:“这都怪我。不迟不早偏令你这个时候怀了身孕。”

瑜姐儿满心离别愁绪,被闵达这么一哄,终于稍稍展颜。

闵达顺势搂着她,轻声哄道:“我知道你心中难过。只是,你也得顾着肚中的孩子。两日前你动了胎气,大夫看诊过后说了,一定要静心养胎。万万不能再枉动心绪。”

瑜姐儿点了点头,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以后我便只有你了。你若待我不好,我连个流泪诉苦的地方都没有。”

闵达听不得这些话,立刻说道:“我千辛万苦才娶了你,怎么可能对你不好。若有那么一天,我自己都饶不了自己。”

瑜姐儿目中涌起一丝满足的笑意。

朗哥儿的心情也消沉了几日。

不过,他身为男子,胸襟自比瑜姐儿宽阔得多。

孙家的田庄店铺着实不少,朗哥儿凡事亲力亲为,每天颇为忙碌。再有一对双生子,孙家四个主子俱都忙得脚不沾地。

孙柔自己还是孩子心性。初为人母,对两个肉团子一般的儿子十分喜欢。只是,孩子一哭,她便手足无措慌了手脚。

孩子哭得厉害,她一急,便也跟着哭。

朗哥儿一手抱着一个,还要张口哄孙柔:“乖柔儿,别哭别哭。我来哄儿子,你别哭了啊!”

孙柔抽抽搭搭地应道:“他们两个一直哭。我哄了也不管用。定是饿了,可我的奶水又不够他们两个吃。”

朗哥儿无奈一笑:“不够就让奶娘喂。”

孙家早就请了两个奶娘。孙柔心中不舍,坚持要亲自喂养两个儿子。奶水不够,孩子都未吃饱,便会哭闹。

孙柔哭了一会儿,才点了头。

两个奶娘将孩子抱了出去,没了孩子的啼哭声,孙柔的抽泣声也渐渐停了。

朗哥儿擦了额上的汗珠,走到孙柔身边,俯身揽住孙柔:“以后你轮流喂两个儿子。也省的孩子总是哭闹。”

孙柔红着眼前应了一声,然后愧疚地说道:“你这些日子心情不好,还要哄孩子哄我。都是我不好,什么都帮不了你,尽给你添乱。”

一边说着,一边仰头在朗哥儿的脸上亲了一口。

朗哥儿心里一甜,低声笑道:“你怀孕生子,已十分辛苦。我才觉得内疚。”

孙柔抿唇,脸颊露出两个笑涡:“以后我和儿子都陪在你身边,不会让你孤单。”

朗哥儿嗯了一声,将孙柔搂紧。

时间一晃,到了年底。

阿娇孕期已有六个多月。她身体底子极好,这一胎又养得格外精心,气色红润,精神极好。

只是,走起路来,圆圆的肚子挺着,总让人看着心惊。

周梁扶着阿娇进了椒房殿请安。

顾莞宁亲自起身迎了过来,拉起女儿的手,细细打量一眼,笑着嗔道:“你怀着身孕,便安心养胎。别再隔三岔五地进宫来了。”

阿娇故意哀叹:“母后如今只宠着妹妹,哪里还想见我。”

顾莞宁失笑:“罢了罢了,你想进宫便进宫。我不说就是了。”

白白胖胖眉眼秀气穿着大红丝袄的小五走了过来。她现在还小,尚未到学礼仪的年龄。众人也都疼她宠她,无人舍得让她行礼。

“姐姐,姐夫。”小五声音又甜又软,大红丝袄映衬得小脸白胖可爱。

阿娇笑吟吟地应了一声。

周梁十分喜欢小五,年龄相差大,也没什么忌讳。俯身抱起小五,耐心地陪着小五说话。小五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很快便咯咯笑了起来。

阿娇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扬起,低声道:“母后,我和周梁都喜欢女儿。只盼着能如愿以偿。”

顾莞宁微微一笑:“你们这般年轻,喜欢女儿,总会有的。”

阿娇应了一声,悄声问道:“蕙妹妹可有消息了?”

换了平日,她一回宫,蕙姐儿必会来相陪。今日不见人影,母后也未让宫女去相请。聪慧的阿娇立刻猜出了端倪。

顾莞宁笑着瞥了女儿一眼:“你这个鬼灵精,什么都瞒不过你。”

阿娇眼睛一亮:“真的有了?”

“时日尚短,待过些日子便能请脉了。”顾莞宁心情颇为愉悦。

转眼间,她竟也是要做祖母的人了。

幸福安逸的日子,过得似乎格外快。

琳琅笑着来禀报:“明玥郡主听闻公主殿下回宫,特意来请安说话。”

顾莞宁笑道:“让她进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