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回巢-番外之出嫁(一)
更新时间:2018-05-11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凤回巢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凤回巢 
正文如下:
小说名称

小说作者

关键字

阿娇本想否认,一抬头,看到顾莞宁满是关切的目光,心里话顿时冲口而出:“母后怎么看出来的?”

顾莞宁淡淡一笑:“我是你亲娘。自小看着你长大。你有心事,我岂能不知。”

阿娇也不再遮掩,低声叹道:“不知为何,越是临近婚期,我越是惶惑。”

“母后,我舍不得离开你和父皇,舍不得皇祖母,舍不得阿奕,舍不得阿淳小四小五。我也舍不得住了多年的寝宫。”

“这里才是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有我熟悉的一切。我根本不想出宫,不想离开你们,更不想住什么公主府。”

一边说着,一边委屈地红了眼圈:“阿奕成亲,能住在宫中。我却要嫁出宫,独自生活。太不公平了!”

顾莞宁好笑又无奈地叹了一声,用帕子为长女擦拭眼角:“男婚女嫁,历来如此。你又不是嫁进周家,而是周梁住进公主府。有你父皇在,有我坐镇宫中,日后还有阿奕给你撑腰。你这辈子都可以挺直了腰杆,只有让人受气的份儿,谁也不敢让你受半点闲气。”

“你舍不得我们,以后便时常进宫来。便是天天想回宫也可以。反正公主府离得近,抬抬脚便到了。”

“想住在自己的寝宫,也无妨。等成亲过后,你随时回宫来住下。”

“你到底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阿娇也说不出话来了,撅着嘴,半天没吭声。

顾莞宁心中一软,轻声道:“女子出嫁,心中惊惶忐忑,也是难免。你别胡思乱想。想一想就要和周梁成为夫妻,能朝夕相守了,是不是会高兴一些?”

阿娇果然红了脸。

顾莞宁也不再多言,搂着阿娇,轻轻抚摸阿娇的发丝。

过了许久,阿娇才悄声问道:“母后,当年你嫁给父皇之前的一段时日,是不是也紧张忐忑过?”

顾莞宁轻笑一声:“忐忑是难免的。不过,我知道你父皇一定会全心待我,很快便不怕了。”

阿娇没什么底气地应道:“我也不怕。”

顾莞宁笑了一笑。

过了片刻,阿娇又小声道:“周梁说他心悦于我。我有时会想,若我不是公主,他是否还会诚心娶我。”

在感情面前,素来骄傲自信的阿娇竟也患得患失起来。

顾莞宁淡淡一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周梁待你到底如何,等日后便见分晓。”

虚情假意,只能装得一时。谁也不能装一辈子。

阿娇嗯了一声,怔怔片刻,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母后说的话,我都记下了。”

顾莞宁凝视着阿娇:“阿娇,你已长大了。我相信,你一定能过好自己的日子。遇到任何为难的事,只管回宫来。父皇母后永远是你的依靠!”

阿娇感动地红了眼圈。

母女一番长谈后,阿娇的心事去了大半,终于安定下来。

四月初十,天气晴,宜婚嫁。

这一日,大秦的明珠公主出嫁。大秦储君亲自送嫁。

送亲的队伍绕了大半个京城,才抵达公主府。

嫁妆一抬接着一抬,数也数不清。整个京城的诰命女眷都来了公主府贺喜。送来的贺礼堆满了几间库房,又将几间客房都放满。

许多年后,依然有京城百姓津津乐道这一日的盛事。

这么一桩大喜事,萧家父子几个却人人怏怏不乐。

萧诩一脸痛失爱女的阴郁,阿淳和小四也闷闷的不说话。

顾莞宁低头逗弄怀中的小五,小五咯咯笑出声。顾莞宁也随之展颜,一抬头,就见三张大小不一神情惊人相似的俊脸。

顾莞宁哭笑不得,张口嗔怪:“瞧瞧你们几个,阿娇出嫁是何等喜事,露出这等颓丧样子做什么。”

阿淳气闷不已地说道:“为何今日只让大哥去送嫁。我已十四岁了,骑术也好的很。我也想去送嫁。”

阿奕送嫁,今日顺理成章地留在公主府观礼。

他和小四却都留在宫中。

顾莞宁笑着安抚:“皇家嫁女,储君送嫁便已足够。你若再去,倒像是给驸马下马威一般。所以,便没让你一同前去。”

“我知道你舍不得阿娇。明日她便会和驸马一同进宫请安。到时候你便能见到她了。”

小四扁扁嘴:“姐姐以后就要日日都和驸马在一起了。我想姐姐怎么办?”

顾莞宁又哄道:“女子长大了,总得出嫁。阿娇已是幸运,可以随时回来。普通女子嫁了人,等闲可没机会回娘家。”

兄弟两个好哄,到了萧诩这儿,好说歹说也不见效。

萧诩就是沉着脸,没个笑脸。

顾莞宁耐心消耗得差不多了,懒得再理会萧诩,抱起小五便要走。

萧诩:“……”

萧诩反应极快,立刻起身拦下顾莞宁,一脸委屈:“你想抱着小五去哪儿?”该不是也想抛下他吧!

夫妻多年,顾莞宁对萧诩知之甚深。一见他这等表情,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我还能去哪儿?嫁给你这么多年,孩子都生了五个。难道还能回顾家不成?”

萧诩被噎了一回,沉郁的心情倒是轻松了许多,低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气你。今日阿娇出嫁,我心中不舍,实在笑不出来。”

顾莞宁放柔声音:“我又何尝舍得阿娇?只是,她已十八岁了,总不能一直留在身边。我们还有小五呢!”

萧诩嗯了一声。

被忽略的阿淳小四愈发委屈了。

什么叫还有小五?

他们两个就不算了吗?

父皇母后偏心!太偏心了!

公主府。

穿着大红嫁衣的阿娇,安静地坐在床榻边。

外面再热闹,也无人敢闹到新房里来。

蕙姐儿即将出嫁,不宜再露面。今日一直伴在她身边的,是姐儿和孙柔。

姐儿沉默少言,孙柔性子活泼,不时在阿娇耳边低语。将外面的热闹说给阿娇听上一听。

阿娇平日大方磊落,今日穿上嫁衣,总得守着新嫁娘的规矩,只听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孙柔低声笑了:“阿娇姐姐,驸马来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