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回巢-第八十五章 莫辩(一)
更新时间:2017-01-08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凤回巢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凤回巢 
正文如下:
进了屋子后,太夫人一直沉着脸,眉头就没舒展过。郑妈妈连连磕头,也没能令太夫人动容。

太夫人淡淡说道:“行了,你别磕头了。起来说话吧!”

郑妈妈谢了恩,起身后,用帕子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

就在此刻,有丫鬟进来禀报:“启禀太夫人,二小姐和四少爷来了。”

太夫人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让他们两个进来吧!”

顾莞宁和顾谨言相携走了进来。

姐弟两个给长辈们们一一行礼问安,然后走到床榻边。

当看到花容惨白昏迷不醒的沈氏时,顾谨言的心里颇不是滋味,张口问道:“我和姐姐惊闻母亲吐血昏迷,心中焦虑,立刻赶了过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母亲会被气得吐血?”

吴氏抢着应道:“是这么回事,府里忽地冒出了一些不中听的谣言。是关于你和岚姐儿的。你母亲素来心高气傲,哪里听得进这些传言。一气之下,便吐了血……”

他和沈青岚的谣言?

顾谨言年纪尚小,一时没转过弯来,愣愣地追问道:“我和沈表姐会有什么谣言?”

吴氏似笑非笑地瞄了沈青岚一眼:“事关你表姐的闺誉清名,我怎么好说得出口。”

沈青岚的脸涨得通红,既悲愤又难堪。

顾谨言不敢置信地愣了片刻,终于后知后觉地意会到了什么:“难道有人传言沈表姐和我……这怎么可能!沈表姐比我大了足足七岁!”

沈青岚已经到了可以论婚嫁的年龄,而他却是个七岁的孩童,甚至还没到男女大妨的年龄!

顾莞宁也装作讶然地接了话茬:“是啊!阿言还是个不解事的孩童,沈表姐就是再喜欢阿言,也断然不可能生出男女之思。这等谣言,委实荒唐可笑!”

顿了顿,又叹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沈表姐总想着和阿言亲近,大概也不会传出这等荒唐的传言了。”

众人一想,可不是这个道理么?一个没出阁的姑娘家,整日里总想着和表弟亲近。这能不让人多心多想吗?

沈青岚原本就是个落魄举人的女儿,生活清贫。乍然住进侯府,过上了以前从未想过的优渥生活,看到的是定北侯府的繁华和天子脚下的富庶,怎么可能不为所动?

再想想沈氏对沈青岚偏心的程度,说不定,这里面真有些不足为人道的心思。

于是,众人看着沈青岚的目光愈发微妙难言了。

沈青岚生平第一次尝到了百口莫辩的滋味。

这一盆污水不由分说地泼了下来,将她清清白白的名声毁得一干二净。

她以后还有脸面在定北侯府里行走?

她还有什么脸见顾谨言?

怪不得姑姑会被气得吐血昏迷。她此时满心懊恼烦闷焦灼,也有了吐血的冲动。

耳边又想起顾莞宁“善解人意”的声音:“沈表姐也别太将此事放在心上。我们都清楚阿言的为人,他断然不会对沈表姐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沈青岚:“……”

顾谨言不会生出不该有的心思,生出不该有心思的人当然就是她了!

沈青岚用力地咬着嘴唇,将柔嫩的唇瓣咬出了两道深深的印记,强忍着羞愤张口为自己辩白:“莞宁表妹,我一直将言表弟当成我的亲弟弟一般看待,从未想过别的。”

天地良心!

顾谨言就是再漂亮再好,也还是个孩子,个头才及她肩膀罢了。她怎么可能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童生出什么心思!

她暗中恋慕的,是齐王世子啊!

顾莞宁轻叹一声:“你说的话我当然相信。只是,你到底姓沈不姓顾,表姐弟过分亲近,确实容易惹来闲话。为了名声着想,表姐日后还是和阿言保持些距离为好。”

一直没张口说话的太夫人,点点头附和:“宁姐儿说的有理。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只有身正,才不会惹人闲话。”

沈青岚满心憋屈,无处可诉。忍着一腔泪水应道:“太夫人教训的是,青岚记下了。”

以后一定要离顾谨言远远的!

不管姑姑说什么,她都不敢再靠近顾谨言了。

太夫人又看向顾谨言:“言哥儿,你平日的言行举止也要多留心。姑娘家清名要紧,你是我们顾家嫡孙,将来是要继承家业执掌侯府的,名声也是顶顶要紧的。可不能传出什么不中听的谣言来。”

顾谨言恭敬地应了。

沈青岚低着头,仍然觉得耳后火辣辣的。

太夫人这么说,分明是在指责她损害了顾谨言的名声,比当面怒骂还要让人难受。

太夫人又吩咐吴氏:“你亲自去查一查,这些话到底是谁先传出来的。我们顾家门风清正,断然容不得有人兴风作浪无事生非。”

吴氏忙恭敬地应了:“是,儿媳一定仔细查清此事。”

说话间,大夫终于来了。

大夫姓谢,今年五旬,长眉善目,留着几绺胡须。医术极佳,擅长诊治妇科方面的病症,更擅长调养之道,在京城里颇有名气。

这样的名医,诊金高昂,百姓商贾之家是请不起的。普通的官宦人家,大多得亲自登门去请。

也只有定北侯府这样的门第,能轻松地打发下人就将谢大夫请来了。

太夫人打起精神说道:“这些日子,劳烦谢大夫了。”

沈氏断断续续地病了这些日子,再有沈青岚意外的脚伤,谢大夫每隔一两日就要登门,闻言笑道:“太夫人这般客气,真是折煞草民了。”

太夫人对谢大夫颇为客气:“有劳谢大夫为沈氏看诊。”

稍稍寒暄几句,谢大夫便走到床榻边坐下。

略一打量沈氏的脸色,知道是吐血所致昏迷,谢大夫的神色便凝重了起来,再为沈氏诊脉。片刻后,才说道:“夫人气急攻心,口吐鲜血,以致昏迷,着实伤了元气。必得安心静养才是。”

“草民再为夫人开一副药方,先喝上五日。待五日后,草民再来为夫人看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