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回巢-第八十四章 百口
更新时间:2017-01-08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凤回巢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凤回巢 
正文如下:
“碧玉,快些去请大夫!”

荣德堂的内室里,传来郑妈妈惊慌失措的声音。

碧玉心中一阵惊诧。

郑妈妈素来沉稳老练,极少失态。现在忽然这般不顾仪态地嘶喊出声,到底是怎么了?

夫人的“病情”是怎么回事,大家伙儿都明白。每天装模作样地喝些补药罢了!怎么忽然又要请大夫了?

碧玉扬声应了,一边抬脚进了内室。

待看清屋子里的情形,碧玉又是一惊。

只见沈氏直挺挺地倒在地上,面色惨白。不对,用面色惨白形容已经不太恰当了,是面无人色。

地上那摊血迹,更令人触目惊心。

“郑妈妈,夫人这是怎么了?”碧玉急急问道:“怎么忽然就昏倒了,还吐了血?”

郑妈妈哪里还有心情细说,一边指挥碧彤碧容等人将沈氏抬到床榻上,一边急匆匆地说道:“你先别问这些了,快些去请大夫。记得打发人给二小姐和四少爷送个口信,还有正和堂那边,也要送个信过去。”

碧玉不及多问,便匆匆领命退了下去。

荣德堂里几个二等丫鬟俱都被打发出去跑腿送信。

不多时,沈氏气急攻心口吐鲜血的事便传到了各院的主子耳中。

“什么?”

吴氏陡然拔高了音量,声音里听不出多少焦虑震惊,倒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真的气得吐血了?”

来报信的丫鬟心里撇撇嘴,面上却不敢流露出来,恭敬地说道:“是。碧玉已经出府请大夫去了。如今这府里是大夫人和三夫人管家,这等大事,奴婢自是要来禀报。”

吴氏按捺住心里的窃喜,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待会儿就去荣德堂。”

待丫鬟退下之后,吴氏才偷偷笑了两声。

这个沈氏,平日趾高气昂,自命清高,从不将她放在眼底。现在算是遭报应了!

之前养病是假,挨罚是真。吐了这口心头血,肯定大伤元气,少不得要多静养些日子了……

她巴不得沈氏就此一病不起,养上个三年五载才好。

当家的滋味着实不赖,她可不想早早还回去。

吴氏浮想联翩了片刻,整一整仪容,将弯起的唇角压下去,这才去寻了方氏。

“三弟妹,二弟妹吐了血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吴氏故作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我一听说此事,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多年妯娌,方氏岂能不清楚吴氏的性子?

听到沈氏吐血昏厥,吴氏心里不知有多高兴。难为她现在还能装出这副担忧的样子来。

“是啊,我也没想到二嫂的病情竟愈发重了。”

吴氏会做戏,方氏也会装傻充愣,叹口气道:“孩子们都在上课,怕是一时赶不过去。我们两个还是先去荣德堂看看才好。”

这样的热闹,可万万不能错过!

吴氏立刻点点头:“说的正是,我们两个想到一块儿去了。婆婆心里必然也是担心的。不如我们去正和堂,扶着婆婆到荣德堂去。”

方氏点点头应了。

女学里,众少女正在夫子的指点下静心练字,无人说话,一片安静。

琳琅悄步走到顾莞宁身边,耳语数句。

顾莞宁嗯了一声,先将手里的字练完了,才放下笔。

顾莞华眼角余光瞄到顾莞宁的举动,低声问道:“二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情,在主子们上课的时候,丫鬟们鲜少会进来打扰。

“荣德堂里的丫鬟来报信,说母亲吐血昏倒了。”顾莞宁神色淡淡,不见半点忧急。

顾莞华却是一惊。

吐血可非同小事!

“好端端地,二婶怎么忽然就吐血了?”顾莞华蹙眉问道。

顾莞宁目光微闪,淡然说道:“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顾莞华倒比她还着急:“你还不快些向夫子告假,去荣德堂看看。”

又低声劝道:“我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不过,之前你和二婶纵有再多不愉快,也是嫡亲的母女。这种时候,也不该再计较了。若是不去探望,怕是会落人话柄呢!”

顾莞宁这次倒是没固执己见,点点头道:“我正打算过去。”

这才对嘛!

顾莞华欣慰地笑了一笑。

顾莞宁也抿了抿唇角。

这流言的效果,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好啊!竟将沈氏气得吐了血。她当然得亲眼去瞧瞧才更愉快。

荣德堂。

沈氏躺在床榻上,脸上毫无血色。

地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得干干净净,空气中却还有股淡淡的血腥气。

太夫人沉着脸坐在床榻边的椅子上,吴氏方氏各站在太夫人左右两侧。

沈青岚左脚受了伤,行走站立不便,由丫鬟搀扶着站在床榻边。

她默默垂泪,满心委屈。

之前的流言已经够伤人了,今日传出来的流言,更恶毒难听。她已经十四岁了,纵然再喜欢侯府的荣华富贵,也不可能对七岁的表弟生出觊觎之心。

这种话若是传出去,她哪里还有闺誉可言?以后还有什么脸见言表弟?就连日后的亲事也会大受影响。

那些官宦勋贵府邸,不仅重家世,也重女子清名。前者她已经没了,如果再没了好名声,还有哪一家肯娶她做儿媳?

想到这些,沈青岚的眼泪落得更急更凶了。

不过,当着太夫人的面,她到底不敢哭出声来。一串串泪水从眼角滑落。

郑妈妈抹着眼泪说道:“……那些个无事生非的小人,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我们夫人待青岚小姐就像自己的女儿一般,何曾动过别的心思。”

“再者说了,青岚小姐和四少爷相差着七岁,这年龄也不般配。真不知道是谁,想出了这等恶毒的谣言来中伤青岚小姐。”

“夫人听了这些话,气得当时就吐了血。请太夫人一定要为我们夫人做主,也为青岚小姐做主,找出那几个乱嚼舌头无事生非的东西,狠狠责罚。”

“老奴代夫人和青岚小姐,给太夫人磕头,求太夫人做主。”

说着,跪下用力磕了三个响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