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回巢-第一章 复生
更新时间:2016-12-29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凤回巢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凤回巢 
正文如下:
顾莞宁看着铜镜。

铜镜里的十三岁少女也在看着她。

镜中少女,穿着翠绿色的宽袖短衫,领口处绣着缠枝暗纹。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轻柔飘逸的粉白色百褶裙倾泻而下,遮住了精致的绣鞋。

乌润黑亮的青丝,挽成双环髻,右侧簪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白玉芙蓉。

修长的脖子上套着赤金镶红宝石的项圈,皓腕上戴着一对碧绿的翡翠玉镯。

白嫩光滑的皮肤,宛如凝脂般细腻。长而弯的眉毛,好似柳叶纤长秀美。一双黑亮的眼眸,仿佛两颗乌溜溜的宝石,流光溢彩。

丰润优美的红唇微微抿起,白玉般的脸颊上显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窗外的阳光仿佛都倾泻在这张笔墨难描的容颜上。

神采奕奕,明艳动人。

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年轻真好!

这个时候的她,生的真美!

顾莞宁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抚过光滑的铜镜,脑海中浮现出的,却是三十年后自己的模样。

陈年旧伤和常年的操心劳碌,令她早生华发皱纹满额。数年垂帘听政,大权在握,使得她面容冷肃威严天成。

她是端庄严肃精明厉害的顾太后。

宫里所有人都敬她怕她。

没有人敢抬头细细打量她日益衰退的苍老容颜。

身为皇后的儿媳,在她面前毕恭毕敬,从不忤逆她的心意。

几个孙子孙女每日按时来给她请安,年龄最小的也都规规矩矩,无人敢在她面前撒娇卖乖。

就连唯一的儿子见了她也一脸敬重,母子之间,并不亲近。

她心里清楚,其实儿子对她是有些怨气的。

身为太后的她,性情强势,大权独揽数年,在朝臣心中极有威望。哪怕她并不贪念权势,在儿子成年后就还政退朝。可她当政时的精明果决,早已令所有朝臣心悦诚服。

而她的儿子,大秦朝的嘉佑皇帝,生性谦和,宽容大度。守成有余,却少了雷厉风行的魄力。

朝臣们欣喜君主的贤明宽厚,私下里不免又有些遗憾。身为天子,嘉佑帝的性情实在温软了一些。

嘉佑帝不是傻瓜,对朝臣们复杂矛盾的心思心知肚明。遇到难以决断的大事时,总会来她的慈宁宫里商榷一番再做决定。

她不忍见儿子一脸为难犹豫,明知后宫干涉朝政是大忌,依然对他严厉教导。嘉佑帝对她这个手腕高明的母亲既敬又畏,既依赖信任她,又暗暗提防戒备。

她旧疾发作,缠绵病榻两三年,最终病故身亡。

嘉佑帝伤心之余,怕是也暗暗松了口气吧!

她死了之后,再没人牵掣他当朝理政,再没人映衬出他的温软可欺,也不会再有人厉声训斥他遇事踌躇不够果决

罢了!还想这些没用的做什么!

现在是元佑二十二年,不是三十年后的嘉佑朝。

她是定北侯府的二小姐,不是深居后宫的顾太后了。

当朝的天子是元佑皇帝,短命的太子还好端端地活着,体弱多病的前夫,现在还是大秦朝的太孙

她重生了!

重生在最美好的青春韶华之龄。

一切回到原点!

所有纷乱还没开始!

前世所有的遗憾,都来得及弥补。前世所有的痛苦,可以一一避免。

苍天如此厚待她,她实在应该感恩戴德,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

“小姐又在照镜子了。”

二等丫鬟珍珠站在门口探头探脑,圆润的脸孔上浮着俏皮讨喜的笑容。

一旁的璎珞笑嘻嘻地接过话茬:“是啊!自打前几日开始,小姐就格外喜欢照镜子。往梳妆台前一坐就是好半天。”

五天前的夜晚,小姐从噩梦中惊醒。

醒来后,小姐就有了微妙的变化。揽镜自照的时间变多了,话语却少了许多。眼中偶尔流露出复杂得难以形容的情绪,令人难以琢磨。

珍珠听了璎珞的一番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姐相貌生的好,又是少女怀春最是爱俏的年纪,喜欢照镜子也是难免的。”

璎珞低声笑道:“咱们侯府里有五位小姐,还有寄住在侯府的两位表姑娘,谁能及得上我们小姐明艳动人。”

话语中溢满了骄傲。

珍珠连连点头附和:“说的是呢!吴家表姑娘整日穿金戴银描眉画唇,看着也是美人一个。不过,到了我们小姐面前,就如萤火和月光争辉!”

璎珞掩嘴一笑:“哟,小珍珠的嘴皮子越来越麻溜了。要是小姐听到这番话,心里不知多高兴。”

两个丫鬟聊的兴起,声音早已传进了屋子里。

大丫鬟琳琅性情沉稳持重,听着珍珠和璎珞闲扯,心中有些不喜,皱着眉头说道:“这两个丫头,实在太聒噪了。”

说着,站起身来走到门边,不轻不重地咳嗽了一声。

珍珠璎珞见了琳琅,立刻老实了,规规矩矩地站好。

琳琅低声数落了几句:“你们两个在门口叽叽喳喳说个没完。让人瞧见了,岂不会笑话我们依柳院没规矩。”

声音不大,语气却颇为严厉。

珍珠璎珞被训得不敢抬头。

一旁的玲珑几个笑嘻嘻地看热闹。

坐在梳妆镜前的顾莞宁转过身来,看着门口似遥远又无比熟悉的一幕,心里涌起阵阵难以言喻的唏嘘感慨。

她身边有两个管事妈妈,两个贴身大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并八个三等丫鬟。三等丫鬟做些跑腿洒扫的粗活,有资格进闺房伺候她的,只有六个一等二等丫鬟。

四个二等丫鬟各有专长。

珍珠天真可爱,厨艺极佳。

璎珞活泼俏皮,擅长梳妆。

还有精明干练擅长账目的琉璃,沉默少言精通医术的珊瑚。

两个大丫鬟,分别是玲珑和琳琅。玲珑是定北侯府家将首领顾柏的女儿,自幼习武,每日贴身护着她的安危。

琳琅是乳母祝妈妈的女儿,比她大了两岁,自幼陪伴她一起长大,情分最为深厚。

在她遭遇心上人和亲人的背叛伤害时,琳琅陪着她一起伤心落泪。

在她痛苦彷徨犹豫不决时,琳琅一直安慰鼓励她。

她下定决心斩断情丝毅然嫁人,琳琅随着她一起出嫁,成了她的左膀右臂。

之后宫变遭逢乱世,她带着儿子狼狈逃亡,东躲被身手高强的死士一路追杀。在最危急的时刻琳琅挺身而出,替她挡下了要命的毒箭!

她活了下来!

琳琅却在最美好的双十年华陨落。

其余几个丫鬟也因为不同原因陆续身亡。

只余下身手超卓的玲珑,一直陪着她,直至她领兵杀退强敌报仇雪恨夺回一切。可惜,玲珑因为满身旧伤,寿元大大受了损,不到三十岁就香消玉殒。

她入主慈宁宫,成了大秦历史上最年轻的太后,执掌朝政,风光赫赫。

无人知晓她亲眼目睹身边重要亲近的人一一离世时的凄凉悲伤。

重生而回,看着她们一个个如记忆中的鲜活精神,她忽然觉得,身体里沉积了多年的另一个自己也跟着活了过来

“好琳琅,你别板着脸训人了。”顾莞宁的眼角眉梢俱都含着笑意,声音轻快悦耳:“瞧瞧你,才十五岁的年纪,整日沉着脸,看着倒和祝妈妈差不多。”

语气中满是戏谑。

玲珑几人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被训的抬不起头的珍珠和璎珞也情不自禁地弯起了唇角。

琳琅无奈地看了过来,小声嘀咕抱怨:“小姐,你总这么惯着她们。日后奴婢可管不住她们几个了。”

清晨耀目柔和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洒落在琳琅端庄秀丽的脸庞上。薄薄的嗔怪,显得眉眼生动。

顾莞宁心中一阵柔软,轻笑着说道:“谁敢不听你的,只管告诉我。我给你撑腰!”

琳琅被这一句话哄得转嗔为喜,心情瞬间愉悦了起来:“小姐,时候不早了,该去荣德堂了。迟了,夫人怕是又会不高兴。”

提起定北侯夫人,顾莞宁眼里闪烁的温暖笑意瞬间消退。

取而代之的,是讥削和冰冷。

定北侯夫人沈梅君

一切纷扰,都由她而起!

如果不是她做下的荒唐错事,如果不是她的是非不明轻重不分,如果不是她的偏心偏执,自己又怎么会一步步走到绝境?

嫡亲的生母,那般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凉薄心狠得荒唐可笑。说出来,怕是没人会相信

琳琅没等来顾莞宁的回应,略有些诧异地抬起头,试探着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小姐和夫人这对亲生母女,素来不算亲近。不过,小姐在礼数上颇为周全。往日每天都是这个时辰去荣德堂,然后随着夫人一起去正和堂给太夫人请安,从不曾偷懒懈怠过。

顾莞宁抿了抿唇,扯出一个淡薄的笑意:“没什么,刚才想到一些事,一时失了神。不是要去荣德堂么?现在就走吧!”

说着,站起身来,不疾不徐地向外走。

父亲定北侯顾湛在边关战死已有三年。

如今,三年的孝期已经守满了。

算算时间,沈氏也快按捺不住,要有所“举动”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