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92章 父亲大人的同僚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第92章父亲大人的同僚

第92章父亲大人的同僚

热门、、

“是呀,祖母也觉得,日子还是安稳些好。”

有些话双方心知肚明即可,没有必要说出来,邓老夫人心里对乔昭却有了新的定位。

一个在大事上不糊涂的女子,内宅管不好顶多是糟心一点,但不会要命啊!

邓老夫人目光温和看着小孙女,心底长叹:她的孙女明明是一块璞玉,可惜世人眼拙,不知道娶了这样的媳妇才是真的福气。

罢了,三丫头名节有损,若是真的老在家里,说不定还是黎家子孙辈的福气。

邓老夫人有了这个念头,对乔昭自是不再当寻常孙女看待,拍了拍她的手道:“若是如此,昭昭如何对乡君交代呢?”

乔昭眨眨眼:“等明日我就派人去睿王府求见神医。”

邓老夫人愣了愣。

“祖母瞧着神医对你挺上心的,你若派人去请,多半会答应吧?”

乔昭笑起来:“先去睿王府请人再说呗。”

等明天再去睿王府,恐怕就请不到神医了。

李爷爷说睿王府门槛高不好进,让她有事联系邵明渊,是在试探她是否认出了邵明渊,可在她看来,还透露出另一层意思:以后李爷爷不会在睿王府了。

与李爷爷认识十几年,她很了解他的性格。

睿王府那样的地方,是李爷爷特别厌恶之地,如今好不容易被邵明渊求到头上来,不赶紧借着邵明渊的助力脱身才怪。

不管睿王患了什么病,都不乐见李爷爷离去,明天她派人去请,触了睿王霉头,能有好结果才怪。

而她在这件事上已经尽了力,东府那位乡君就算再用长辈身份压她也没有任何法子,毕竟李神医不在睿王府是非人力可控的事,总不能逼死她这个侄孙女吧。

那样不慈的名声,那位乡君可不愿背。

只不过——

乔昭又想到邵明渊身上来。

邵明渊把李爷爷从睿王府带走,那要欠睿王不小的人情。

他这样举足轻重的将军欠一位皇子人情,可不是什么好事。

乔昭想到邵明渊的寒毒,理解他的做法。

欠人情只会惹麻烦,寒毒不除那可是要命的,就算他不明白寒毒的凶险,平时所受的寒毒之苦也非常人能忍受。

“昭昭,想什么呢?”邓老夫人揉了揉乔昭的头。

三丫头刚刚还跟人精似的呢,现在又呆呆的,让她这当祖母的都忍不住逗弄。

邓老夫人这样想着,手上加大了力气,顿时把乔昭头顶的两个小包包揉散了。

发散落下来,遮住少女光洁的额头,少女抬手扶额,吃惊又无奈:“祖母,您把我头发弄乱了。”

邓老夫人大笑起来。

这样大的反差,可真真是耐人啊!

“容妈妈,来给三姑娘梳头。”

在外间候着的容妈妈闻声进来,看到头发散乱的乔昭没有流露出丝毫异样,笑着赞道:“三姑娘养了一把好头发。”

容妈妈这话并不是奉承。

小姑娘黎昭的头发本就浓密,乔昭自从回了黎府虽无心妆扮自己,平日里的生活起居却是按着以往的习惯来的。

她用不惯脂粉铺子里卖的发油,随手写了个方子交给阿珠,让她照方子买来草药鲜花制成发露用着,一头长发不知不觉便养得水润光滑,如缎子一般。

容妈妈散开乔昭的发,用犀角梳子一梳便滑到了底,惊奇道:“老夫人,您瞧瞧,老奴说的不错吧?三姑娘放心,老奴定给您梳个特别好看的发型出来。”

邓老夫人在一旁笑道:“我看你是早厌了给我这老太婆梳这把白花花的稻草吧。”

屋子里没了先前的严肃,顿时和乐融融起来。

邓老夫人想:这样的日子才是她想要的,但愿能一直这样下去。

她没再问乔昭有什么法子躲过姜老夫人的请求。

意识到乔昭与其他孙女的不同之处,邓老夫人已隐隐有种感觉,三丫头既然不愿给乡君治好眼疾,那就一定能办到的。

邓老夫人目光微移。

雕花梳妆镜中映出少女姣好的容颜和丰润的秀发,而更吸引人移不开眼睛的,是少女能令周遭一切都沉静下来的气质。

何氏是养不出这样的女儿来的。邓老夫人心中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老太太琢磨许久,直到容妈妈替乔昭梳好头才下了结论:大概是随她……

乔昭重新打扮妥帖,辞别了邓老夫人往回走,路上遇到了衣裳湿了大半的黎光文。

“父亲这么早就下衙了?”

黎光文忿忿道:“和一位同僚吵了起来,呆在那里不痛快!”

乔昭:“……”每到这种时候,她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安慰翘班的父亲大人多少有些违心。

黎光文等了半天也不见女儿出言安慰,话里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委屈:“昭昭,你不知道那个同僚多么可气。我和他下棋,赢了他几子,他居然还不服气。”

“然后呢?”

“然后我就说了,这有什么不服气的,要是换我女儿来,半个时辰前就赢你了。”黎光文越说越生气,“你说那人多没风度,他黑着脸说了一句半个时辰前才刚下,居然把棋盘给掀了!”

乔昭彻底沉默了。

所以说父亲大人是因为在衙门里和人下棋打起来了,愤而翘班?

“那父亲赶紧去把湿衣裳换了去吧,我先回屋了。”乔昭冲黎光文屈膝道别。

黎光文站着没动,嘿嘿笑了:“昭昭啊,为父还有事没说呢。”

“父亲还有何事?”乔昭心生不妙的预感。

斜斜打进来的雨迷了黎光文的眼,他往长廊里挪了挪,揉揉眼道:“他不是掀桌子不信嘛,为父就说了,我可没有打诳语,不信等哪天和我次女对弈一番就是了。”

他小心翼翼看乔昭一眼,笑道:“然后我们就击掌,定在明天了。昭昭啊,你会帮为父吧?”

乔昭:“呵呵。”

见女儿无动于衷,黎光文叹口气道:“他说了,要是不能证明为父没有说大话,就让我滚出翰林院。”

“他不是您的同僚吗?”同僚应该没有这个权利吧?

“哦,虽然都是翰林院的同僚,不过他说话有分量。”

“他与父亲上峰走得近?”

“那倒不是,他是掌院学士。”

乔昭:“……”明白了,父亲大人所谓的同僚,原来是兼任翰林掌院的礼部尚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