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89章 围观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第89章围观

第89章围观

热门、、

“老夫人是这么说的?”冒雨赶来的姜老夫人一听青筠的回禀,脸色一沉。

青筠能当上邓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自是眉眼灵活,闻言忙笑着道:“那位神医脾气有些大,老夫人是怕您受了怠慢。”

“怎么瞧出那位神医脾气大来了?”听了青筠的话,姜老夫人气顺了些,冲陪她前来的婆子使个眼色。

听话听音,那位神医定然是闹出什么事来,才有这么一个评语。

那婆子上前一步,把一个荷包塞给青筠。

青筠推辞不收,笑着道:“乡君有所不知,当时大姑娘在场,不过随着三姑娘喊了一声爷爷,就被神医直接给堵了回去,弄得大姑娘很下不来台。也是我们大姑娘性子好没有失了风度,不然换成气量小的,当时就要受不住了。”

所以我们老夫人不让您过去,完全是替您着想呢。

青筠话里话外表现出这个意思,姜老夫人脸色果然缓和许多,慢慢喝着茶道:“有本事的人难免有些脾气的。”

说到这个她想起女学的书法先生来了。

又不是什么有名的书法大家,听了三丫头几句挑拨,认定娇娇品性有瑕,居然请辞了,真是莫名其妙!

姜老夫人想起书法先生请辞时口沫直飞说的那番义正言辞的话就要气炸了肺,偏偏唯恐那迂腐老头出去乱说败坏黎娇名誉,还只能陪尽笑脸并奉上一份厚厚的盘缠,这心中的憋屈就别提了。

她坐在花厅里等了又等,派婆子出去打探。

婆子得了信来回禀:“西府老夫人正陪着神医用饭呢。”

姜老夫人当下气个倒仰,把杯中茶一饮而尽,阴沉着脸一动不动。

邓老夫人这边席面摆上桌,把李神医奉到上座,由乔昭陪着一起用饭。

邓老夫人看立在李神医身后的邵明渊一眼,吩咐道:“青筠,领这位小哥去前面用饭。”

按说客人上门,客人带来的下人是不进待客堂屋的,府中另有安排下人的地方。只是李神医身份不同,又是住在睿王府那样敏感的地方,邓老夫人不愿多事,这才没有擅自安排。只是此时众人都在用饭,让客人带来的侍卫就这么站着便是招待不周了。

“不用,他不饿。”李神医夹一筷子鹿脯,眼皮都没抬。

邓老夫人暗暗给乔昭使了个眼色。

乔昭垂眸,佯作未见。

那一箭,她不恨邵明渊,甚至连怨都没有,在落入鞑子手中的那一刻她便知道自己的结局了。

当时,鞑子把她推到城墙上,她连自尽的机会都没有,若没有邵明渊那一箭,她的下场只会更惨。

但无论如何,近在咫尺的这个男人曾亲手把一支利箭射入她的心口,她才没有这么大度要请他吃饭呢!

邓老夫人暗暗皱眉,心道:这丫头近来不是挺机灵的嘛,今天是怎么了?

“祖母,不若就在花厅另设一张桌子,安排侍卫大哥用饭吧。神医安全不容有失,侍卫大哥确实不便离开。”这时黎皎开了口,格外善解人意。

邓老夫人看向李神医。

李神医睃垂目而立的邵明渊一眼,心想:这小子饿一顿死不了吧?看他这气色可不怎么样啊。

邵明渊半低着头,表现得和寻常侍卫无异,恭敬道:“老夫人不必麻烦了,卑职确实不饿。”

“行,给他安排一桌吧。”李神医开了口,斜睨邵明渊一眼。

你说不要,他就偏偏给。

很快有丫鬟进来,由青筠指挥着在花厅一角设了桌几,摆上饭菜。

邵明渊见李神医如此,从善如流走过去坐下,净手后扫了桌上摆放的饭菜一眼,心中诧异。

黎府款待下人的伙食,竟不比招待贵客的差。

常年领军打仗鲜有败绩的人绝不是寻常人所想的武夫,对细微的异常之处格外敏锐,邵明渊诧异过后,就觉得不大对劲。

是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

他不着痕迹扫了乔昭一眼,旋即收回目光。

尽管刚才这位黎姑娘一直表现得不动声色,但她应该早已认出他的身份了。

邵明渊举筷吃了一口清爽滑口的山药,心道:没想到拿仙人掌砸他的小姑娘其实还挺友好。

黎皎坐在邓老夫人下首,一颗心却没在眼前的饭菜上。

她趁着无人注意,往花厅角落里瞥了好几眼,却一直没等到扮作侍卫的冠军侯往这边看。

黎皎难掩心头失望,又颇无奈。

她总不能亲口去告诉冠军侯,他所用饭菜是她授意厨房安排的吧。

饭后,李神医喝着清茶交代乔昭:“昭丫头,等下爷爷还有事,就先回去了。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京城,你要是有事情找我,就让这小子传话给我。”

李神医说着,伸手一指邵明渊。

邵明渊与乔昭同时一愣。

“你给昭丫头留个联络住址吧。王府门槛高,不好进。”

邵明渊心中苦笑。

王府门槛高不好进,他的住址也不方便留啊,不然等将来身份拆穿,让人家姑娘的长辈怎么看?

他心知这位神医行事颇有些肆无忌惮,刚要委婉拒绝,乔昭就开了口:“不用了。李爷爷要是想我了,就来看看我呀。”

见她拒绝,李神医心中一动,笑眯眯道:“也好,总之以后昭丫头要是有事找我,先找这小子就是了。”

“好。”乔昭点头。

李神医呵呵笑了。

果然被他试探出来了,小丫头早就认出了这混小子。

他就说,那天昭丫头还拿仙人掌砸过这小子呢,怎么会认不出来?

待把李神医二人送走,邓老夫人打发了黎皎,拉着乔昭的手道:“三丫头,我是看出来了,李神医带来的那个侍卫并不简单。你和祖母说说,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出乎邓老夫人意料,乔昭听了她的话丝毫没有推托遮掩,大大方方道:“他是冠军侯呀。”

“谁?”邓老夫人怀疑自己听错了。

“冠军侯,就是从北地归来的那位将军。”

邓老夫人张了张嘴。

也就是说,她刚刚带着两个孙女陪神医用饭,大名鼎鼎的冠军侯就在犄角旮旯里围观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