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83章 威胁
更新时间:2017-01-08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神医这是做什么?”睿王一见李神医拎着小包袱,立刻傻了眼。

只知道李神医妙手回春,没听说这位神医还能未卜先知啊。

李神医却没回答睿王的话,一双不大的眼睛攸地一闪,死死盯着睿王身旁的池灿。

睿王忙介绍道:“神医,这位是小王的表弟。”

“呵,没想到还挺有来头啊——”李神医意味深长道。

池灿瞧着李神医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糟老头子,当时毫不客气就把他捡的白菜抢走了!

睿王趁人不注意,悄悄踢了池灿一下,心道:表弟又抽风了,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池灿想着有求于人,把火气压下去,见礼道:“神医——”

“等等!”李神医喊了一声。

池灿与睿王皆看着他。

李神医提了提手中小包袱:“王爷,你的身体前期调理已经完了,之后只需要按着我的药方照做就是了。老夫在王府住了这么久,也该告辞了。”

李神医说完,得意瞟黑了脸的池灿一眼,转身便走,心想:一看这样子,这炸毛小子就是有求于他。呵呵,好不容易摆脱这烂摊子,他可不会犯傻再跳进去了。

“神医留步,神医留步!”睿王追上去,拦住李神医去路,“小王的身体尚未彻底养好,实是离不开神医啊!”

说什么一年内不近女色就能养好,现在放这位神医走了,等一年后万一没好,他找谁哭去?

“王爷离不开的是药浴,不是老夫。”李神医一脸不高兴。

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要不说皇室中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他看了池灿一眼,心中补充:包括这小子!

“都离不开,都离不开。”睿王为了子嗣,在李神医面前是一点脾气都没了。

池灿看得诧异,暗想睿王究竟得了什么病,对这糟老头子如此低三下四?

“神医,咱们又见面了。”池灿瞧出来李神医不愿意理会他,干脆先发制人。

李神医眉一挑。

这小子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当着睿王的面把南边的事抖出来?

池灿见李神医神情有异,弯了弯唇角,颇有深意道:“说来也是缘分,当初神医从我这里带走——”

“等等!”李神医骤然打断池灿的话,迎上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险些破口大骂。

这小子是混蛋啊,居然用那丫头的名声威胁他!

李神医狠狠吸了一口气。

真是气死他了,明明最开始那丫头是跟着这小混蛋的,现在反而拿来威胁他?

哼,他是会被威胁住的人嘛!

“神医莫非忘了,当时那丫——”

“你找我有什么事?”被彻底威胁住的某神医迅速问道。

池灿嘴角笑意更深。

赌对了!

他就说,以这糟老头子的可恨脾气,能收那丫头当干孙女,足以说明那丫头在这老头子心中的地位是不同的。

听得云里雾里的睿王忍不住问:“神医,表弟,你们真的认识啊?”

“不认识!”二人异口同声道。

睿王:“……”当本王傻啊!

“只是与神医有过一面之缘。神医,咱们不如去外面说吧。”

李神医恨得咬牙,忍怒点点头。

要不是因为觉得黎丫头像乔丫头,他才不操这个心!

这小子简直是无耻、卑鄙、不要脸!

“要走就快点儿!”李神医翻了个白眼,甩甩袖子,先一步迈出去。

“神医留步!”睿王追上去,趁李神医不注意之际,伸手把他手中小包袱夺下来,笑眯眯道,“小包袱怪沉的,小王帮您提着吧。”

池灿暗暗撇了撇嘴。

几天不见,睿王脸皮更厚了。

李神医被池灿气得心中窝火,懒得与睿王计较,摆摆手道:“老夫先与这位公子出去聊聊。”

池灿与李神医走出房门,就见十数名侍卫立在院中,黑压压站了几排,眼巴巴望着他们鸦雀无声。

池灿转身问:“王爷,这是何意?”

李神医冷哼一声。

睿王解释道:“表弟有所不知,神医前些日子出了一次门,遇到好几桩事故。如今出门还是多带些人,小心为妙。”

若不是想见神医的是冠军侯,他是绝对不会让神医出门的。

“原来如此。”池灿一听就不想再多问,任由那些侍卫跟着出了门。

外面雨势渐大,如水晶珠帘挂在天地间,一眼望不到尽头,只听见瓦檐上的滴答声还有雨滴落在地面上的叮咚声。

李神医一脚踩进水洼里,咒骂一声:“这鬼天气!”

“去哪儿说?”他扭头问。

池灿指指停靠在角落里的马车:“西大街的春风楼,神医先上马车吧。”

雨中行走确实恼人,李神医二话不说爬进马车,把湿漉漉的鞋子一甩。

池灿皱皱眉,跟着钻进去。

马车尚算宽敞,不过里面坐着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就觉得格外逼仄起来。

李神医挪挪屁股,心想:当初和黎丫头坐了那么久马车,也不觉得挤啊。

他看池灿一眼,冷笑。

看来还是这小子太讨厌了。

“小子,你也是名门公子,用一位小姑娘的名誉来要挟老夫,不觉得可耻吗?尤其那丫头还和你有几分交情!”

池灿连忙摆手:“神医可别误会,我和那丫头才没交情呢!”

他扫李神医一眼,嘴角噙笑:“就算有情,也是那丫头对我有,我对她绝对没有!”

谁先在意谁就输了,他可不能让这糟老头子抢占上风。

李神医气个倒仰,恶狠狠问:“找老夫到底有什么破事?”

“神医稍安勿躁,等咱们到了春风楼慢慢说。想来您在睿王府也闷得慌,哪有在酒肆里喝酒自在。”

“这么久,老夫唯一听到一句人话!”李神医毫不客气道。

池灿弯了弯唇,不予理会。

对失败者,他一直很宽容的。

雨中行人稀少,街道空荡,只闻马蹄声嗒嗒作响。

春风楼前的青白酒旗被雨打得没了精神,站在门口的伙计也百无聊赖。

这样一辆马车跟着数十位侍卫在门口停下,两位伙计立刻来了精神把客人迎进去。

池灿带着李神医进了一间雅室,把侍卫们留在外面,这才道明来意。(。)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