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81章 同病相怜(月票一千八加更)
更新时间:2017-01-07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邵明渊目光在池灿右眼角处微凝。

池灿颇觉丢人,抬手按了按,解释道:“不小心磕了一下。”

邵明渊剑眉轻扬:“不是被杨二打的?我记得他打人时喜欢用左手。”

被人打还是磕碰的区别,很明显啊。

池灿恼得额角青筋直跳。

他忘了,眼前这家伙才是打仗的行家!

池灿大步走过去,伸了邵明渊一拳:“多久没滚回京城了,记性这么好干嘛?”

邵明渊眉拧起来。

看他面上痛苦一闪而逝,池灿一惊,随后目光落在刚才拳落之处,琢磨了一下问道:“有伤?”

邵明渊按着肩头苦笑:“本来已经结痂了的。”

池灿跨步在邵明渊对面坐了下来,不好意思笑笑,疑惑挑了挑眉:“谁伤的?”

未等邵明渊回答,他伸出食指在面前摆了摆:“别说是战场上落下的,从北地一路到京城这都多久了,外伤早该好利落了。”

邵明渊眸微垂,想了想直言道:“被舅兄刺了一剑。”

“舅兄?”池灿伸手拿起白瓷酒壶,替二人各倒了一杯酒。

酒夜是浅碧色,醇香袭人,正是春风楼的招牌醉春风。

池灿把酒壶放下,反应过来:“前不久京中盛传被大火毁容的那位乔公子?”

邵明渊失笑,反问道:“不然我还有哪位舅兄?”

“乔墨真的毁容了?”

邵明渊点点头。

“该不是因此,他也想在你脸上划两刀吧?结果手一滑砍肩膀上了。”

邵明渊肃容:“别开玩笑。”

他扫过好友的脸,淡淡道:“如果是那样,也该砍你才是。”

池灿被噎得哑口无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才道:“约在这见面有什么事啊?在我家等着不就行了。”

早上他们三个去靖安侯府祭拜,四人短短说了几句,当时好友并没有多说什么。

邵明渊修长手指捏着酒杯,平静道:“家有丧事,还是不去府上叨扰了。”

池灿想了想,举杯一饮而尽,轻笑道:“说的也是,还是在外面自在些。”

对池灿与长容长公主这些年僵持的关系,邵明渊是清楚的,他心头隐隐生出同病相怜的自嘲,开口道:“我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先说说是什么事。”池灿来了兴趣。

他还以为这位好友除了打仗无欲无求呢。

邵明渊目光盯着手中酒杯。

杯中碧波微晃,好似盛满了春日的湖水。

“我听闻有位神医目前住在睿王府中。”

“对,就是那位李神医,当年曾经救治过太后的。前不久睿王把这位神医请进京城,不知怎么就闹得人尽皆知了。”池灿心知是因为什么缘故李神医进京的事才没瞒住,可那段同舟北上的过往到底不便多提。

“拾曦,你知道以我如今的身份,去睿王府登门拜访并不合适。我想托你去一趟睿王府,帮我把李神医请出来,让我能与他私下一叙。”邵明渊点名了所托之事。

“你想见李神医啊?”池灿想了想,点头,“那我试试吧。”

他自是理解邵明渊的顾虑。

历朝历代,皇子与重臣有所接触都是天子的大忌,更别提邵明渊这般手握重兵声望无双的武将,他去睿王府的消息一旦传出去,睿王就要先哭晕了。

那是绝对会被皇帝老子变着花样修理的节奏!

“多谢了。”邵明渊举杯,沾了沾唇。

池灿似是又想到什么,补充道:“不过提前说明白啊,我去睿王府没问题,能不能把那位李神医请出来就难说了。”

“嗯?”

“那老家伙脾气古怪得很。”

邵明渊笑笑:“我听说李神医从南边而来,途中还从人拐子手里救下了一位官家姑娘并认作了干孙女,这样看来,倒是一位仁心慈爱的老者。”

“呵呵,你们要是真的有机会见面,你就能领教了。”

“无论如何,先见上一面就好。”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

池灿点点头:“那行,明早我就去睿王府走一趟。”

作为长公主之子,池灿与睿王是姑表兄弟,平时见个面是很寻常的事,就连无孔不入的锦鳞卫都懒得上心。

谈完了正事,二人之间的气氛更加放松。

邵明渊便问:“拾曦,你和杨二怎么打了起来?”

他们四人自小是玩惯了的,后来他虽鲜少在京中,几人情谊并没淡下来,池灿他们三人就更要好了,吵吵闹闹虽常见,下手这么重却罕有。

“何止是杨二啊,还有子哲。真没想到,他平时挺规矩死板一个人,揍起人来还挺有劲!”池灿觉得被朱彦踹的那一脚开始隐隐作痛了。

“究竟为了何事?”邵明渊越发疑惑。

一想到缘由,池灿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生得好,性子却不大好,鲜少有这样温柔含笑的样子,竟让旁观的人瞧出几分缱绻多情的味道来。

邵明渊便心生感慨。

看样子,好友说不定已经有了心上人。

池灿一见邵明渊那表情便气不打一处来,翻了个白眼道:“胡想什么呢?就是把他们两个小时候的糗事抖落出来,他们恼羞成怒而已。”

“向何人抖落?”邵明渊一针见血问道。

三个好友整天厮混在一处,要是抖落早就抖落了,也不会等到今天,那么必然是有一个特别的人在场。

或许,那便是拾曦的心上人。

邵明渊的敏锐让池灿如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毛都炸了起来:“庭泉,我说你一个武夫,心眼这么多作甚?”

邵明渊举杯,把杯中酒饮尽。酒入口醇厚,落入腹中却辛辣起来,仿佛有一团火在腹中烧。

他淡笑着说:“只当武夫,是打不赢仗的。”

“是碰巧遇到个不开眼的。行了,别说这些无聊的了,今天从你们府上离开后子哲还说,瞧着你们府上丧事办的有些忙乱,要不要我们从家里找几个管事的人过去帮忙?”

池灿嘴上说得委婉,心中却在叹气。

说起来,他的母亲因为对父亲有心结变得偏激,对他的态度时好时坏,可邵明渊的母亲就更奇怪了,亲生的儿子跟上街买胭脂水粉时送的添头似的,他家丧事办得忙乱,分明是那位侯夫人不尽心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