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第78章 不同(反求诸己的灵兽蛋)
更新时间:2017-01-06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乔昭并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

这位公主虽有些架子,实则并没对她做出什么恶事,至于小姑娘家的斗嘴,不值得计较。

更何况,有九公主一起去喝茶,还方便些。

“我才——”真真公主话才出口,急急咬了一下舌尖,矜持道,“既然你诚心邀请,本宫就给你一个面子。”

被甩下实在太丢人了,况且她实在很想知道普通人从油锅中取钱是如何做到安然无恙的。

弄不明白她今晚会睡不着的!

池灿面罩寒霜横了乔昭一眼,冲真真公主冷笑道:“她邀请的不算!”

他俊眉修长,眼波潋滟,明明是恼怒的样子,却美得无法无天。

乔昭再看真真公主一眼,叹口气。

两个明明都是玉一般的人儿,怎么就不能好好相处呢?

真真公主毕竟有着公主的自尊,听池灿说得这般无情,再也受不住,抬着下巴道:“本宫原就不想去的,告辞!”

真真公主说完,深深看乔昭一眼,紧绷唇角拂袖而去。

“还不快走?”池灿睇了乔昭一眼,转身便走。

朱彦笑意温和:“黎姑娘,请吧。”

“咦,你怎么知道我家姑娘姓黎?”冰绿提出疑问,忽地兴奋起来,扯扯乔昭衣袖道,“姑娘,肯定是那天你出名了!”

“嗯?”乔姑娘一脸莫名其妙,终于确认她这个丫鬟一见到美人儿就脑子发晕,腿发软。

冰绿以为乔昭忘了,眉飞色舞提醒道:“就是冠军侯进城那天啊,您不是差点撞他身上去嘛!”

真是没想到啊,她家姑娘不仅和俊美威风的冠军侯有缘,还和这位好看极了的公子有缘,啊啊啊,她该挑哪个好呢?不,是她家姑娘该挑哪个好呢?

看着冰绿双眼放光的样子,乔姑娘罕见地脸一热。

有这么一个花痴的丫鬟,是她管教不严!

池灿攸地停下来,杨厚承措手不及,撞到了他后背。

“怎么了?”

池灿没理会杨厚承的疑问,大步走到乔昭面前,拧眉问:“你差点撞到冠军侯身上?为什么?”

难不成这丫头也想攀上邵明渊那根高枝?

“怎么,几日不见,学会这一招了?”想到眼前的丫头对着发小投怀送抱,池公子就格外恼怒起来,一张口便把毒舌的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初乘船北上,他捡的这棵白菜分明被糟老头子一拱就跟着走了,难不成他的魅力既及不上一个糟老头,又及不上邵明渊那个只会打仗的家伙?

冰绿眨眨眼,识趣地捂住了嘴。

她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

等等!

这位好看极了的郎君刚刚说“几日不见”,那他和姑娘岂不是早就认识?

啊啊啊,原来是她家姑娘的爱慕者!

小丫鬟果断下了结论。

“拾曦——”朱彦听不过去,喊了一声。

黎姑娘虽说和寻常女子有些不同,可到底是位姑娘家,哪能如此说话。

乔昭确实有些恼了。

虽说救命之恩她愿尽己所能偿还,却不包括尊严。

乔姑娘牵唇笑了笑,声音软糯甜美,说的话却足以让听者惊掉下巴:“池大哥放心,我保证什么招都不会对你使。”

池灿一张俊脸更黑了。

所以说明明是他捡了白菜,这棵白菜却看哪个都比他重要?

朱彦与杨厚承对视一眼,同时笑出声来。

果然无论哪一次打交道,拾曦都被这丫头克得死死的。

乔昭屈膝一礼:“池大哥若是不想听什么偏门技巧了,我便告辞了。”

见乔昭起身后真的转身便走,池灿险些气死,扬声喊道:“你给我站住!”

他大步绕到乔昭面前,挑眉道:“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再不快走,你想拖到本公子管晚饭的时候啊?”

“走啦,走啦。”杨厚承忙打圆场。

把少女冷凝无波的神色收入眼底,朱彦暗暗叹口气。

拾曦若是想用对待寻常姑娘的态度对待黎姑娘,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想起三人相聚时无意中提及黎三姑娘的字入了疏影庵无梅师太的眼,师太请她不时前来疏影庵陪伴礼佛的事,拾曦自从十岁过后明明从不来庙会这些地方的,今天前往靖安侯府乔氏灵前拜过,陪着庭泉呆了一会儿出来后,竟罕见地提议来大福寺逛逛。

好友或许还不自知,他却看出些苗头来。

拾曦对黎姑娘是不同的。

或许还谈不上倾慕,但至少,黎姑娘在拾曦心里很特别。

朱彦深深看了乔昭一眼,心想:黎姑娘还这般小,拾曦这别扭的性子恐怕会越弄越糟。

一行人总算进了茶楼,选了个清净雅室坐下来,杨厚承笑呵呵道:“黎姑娘,没想到今天在这见到你,真是巧了。”

“啊!”冰绿忍不住喊出声,忙捂住了嘴。

证实了,果然是认识的!

杨厚承这才仔细看了冰绿一眼,表情一呆:“这不是那个丫鬟啊?”

大意了,只怪他忘了看脸,一心以为跟着小丫头的丫鬟是朱彦买来的那个,难怪觉得异常聒噪。

乔昭抽了抽嘴角道:“无妨,她是我的心腹丫鬟冰绿。”

冰绿一听姑娘这样介绍她,顿时心情飞扬。

她就说,她才是姑娘的第一丫鬟嘛。

小丫鬟全然忘了她家姑娘统共两个贴身丫鬟而已。

杨厚承放下心来,问道:“黎姑娘,你这些日子——”

池灿突然咳嗽几声,打断了杨厚承的话:“以前的事不必多提。黎姑娘,还是请你说说油锅取钱的事吧。”

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有些话还是不提为好。

杨厚承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对,对,还是说这个吧。”

“其实很简单,那锅中看起来是滚烫的油,其实只有上面一层是油,下面是醋。”

“那又如何?”杨厚承想不明白,追问。

乔昭淡淡一笑:“三位大哥没进过厨房,想来是没留意过的。醋沸腾时并不热,仅相当于温水罢了,人的手伸进去自然毫发无伤。”

“原来如此!”杨厚承大为叹服,“黎姑娘,你懂得真多!”

池灿扬了杨眉:“不知从什么杂书上看来的旁门左道,说得好像你进过厨房似的。”

“我进过的。”乔昭淡淡道。

“我家姑娘进过的。”冰绿反驳道。

只不过差点把厨房烧了而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