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贵女平妻-第二百五十九章 跳河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八匹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重生之贵女平妻 | 八匹 | 八匹 | 重生之贵女平妻 
正文如下:
第二百五十九章跳河

第二百五十九章跳河

林攸宁听到他们威胁的话,没有害怕,反而笑出声来。

“笑什么?”对方显然是被她给笑得恼羞成怒了。

“我在笑你们不敢杀了我。如果你们真要杀了我,为什么一直绑着我?还不让我看到你们长什么样子?显然你们是不想杀人灭口。”林攸宁这样做,当然是在激他们。

林攸宁想让他们可以把自己松绑,甚至把眼睛上的东西都拿下去,这样也有一丝的逃离的机会。

“你是想让我们给你松绑,然后逃跑吧,我劝你还是歇了这个心思吧,此时咱们在船上,四下里都是水,你就是跳也跳不到岸上去。”男子显然不屑于林攸宁说的话,“不过是一个小小世家的夫人,真当以为自己的命有多贵重吗?”

“我看你们不像杀手,我不过是一个妇人,即便是松绑,也不可能是你们的对手,更何况你们也说了,四下里都是水,我又怎么能逃跑呢?”林攸宁也不急,“你们现在既然把我绑到这里了,既然是打算灭口的,如此这样绑着我,是不是更胜之不武?”

男子没有再说话,林攸宁却感觉到身边有风带过,随后绑在身上的绳子似乎被什么一瞬间给切断了。

得到自由之后,林攸宁抬手的把脸上的扯掉,是在一条小船里,对面是一个黑衣男子,脸上遮着黑布,只能看见一双眼睛带着狠劲儿看着她。

“现在可以说了吧?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如果你现在说,还是能保住你自己的一条命。”黑衣人还在威逼利诱。

林攸宁试着慢慢站起身来,目光才与黑衣人对上,“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抓我,不过我知道,今天听了你问这样的话,想来你们也不会留下我,这个活口。”

早在摘下眼上黑布的时候,林攸宁就打量着船的四周,靠她最近的是一个窗户,在侯府里的时候,她在自己的那条月牙河里是玩过水的,不过那个时候只是玩水,她倒是听过常嬷嬷说起过一些落水时候要怎么做。

眼下她最能做的,也只是最后这一线生机了。

“你倒是有几分脑子。”黑人见也问不出来什么,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林攸宁就往窗口那边靠,“我虽然不知道什么,可是听到你刚刚问的话却听得出来,你应该是大皇子那边的人吧?想不到大皇子堂堂一个皇子,竟然对我这妇人下此毒手。”

黑衣人看向林攸宁的目光越发的狠毒起来。

林攸宁却在到窗口的那一刻,看也不看他,纵身就往窗外撞去。

身子撞到窗框是被划破的刺痛,整个身子掉入水里扑面而来的窒息感,脑子一片空白,林攸宁觉得自己就这样死了,那这辈子算是也没有白活。

认了骨血的亲人,甚至还出来了外祖父与外祖母这样的亲人。

唯一的遗憾,或许……

林攸宁压抑着自己的想法,脑子在膨胀,心口也在膨胀,身子慢慢的往下,或许就这样,不用再去想那些让她难以启齿,甚至不敢去想的想法。

林攸宁做了一个梦,梦见大哥哥就在她的面前,轻轻地把她抱怀里,就像珍视着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她笑了,甚至轻轻地抬手,能触摸到那冷硬的脸颊,和平日里看到的冷硬一样,皮肤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那他的心是不是冷的?

林攸宁陷入了黑暗,随后的感觉就是浑身很冷,颤抖的她控制不住,直到被轻轻一带,她被热源包裹住,整个身子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顾宜风用力的把怀里的小身子抱紧,他没有想到他赶来的时候,就看到宁姐决绝地跳入了河中,没有一点的留恋,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刺了一刀。

似乎已经不能呼吸,甚至整个世界突然之间就变成漆黑一片。

一刀解决了船上的人,顾宜风就纵身跳入了河里,他不知道他在慌乱着什么,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宁姐会这样离去,他也不知道如果宁姐就这样去了,他又会怎么办。

顾宜风像疯了一样的在水里找着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满腔的愤怒让他恨不能大吼出声,直到那么娇小的身影,终于被他抱在怀里。

顾宜风觉得自己又重新回来了,已经进了10月底,河里的水已经凉了,特别是现在又是晚上,游到岸上之后,被风一吹,只觉得刺骨。

感觉到怀里的小身子在一直的颤抖,顾宜风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把人紧紧的护在怀里。

在发现要失去宁姐的那一刻,顾宜风才惊觉,原来宁姐在他的心里如此重要。

甚至已经超过了他的生命,那个从小他看着长大的小丫头,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融入了他的骨子,变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顾宜风也在这一刻才发现,他对宁姐的感情,并不是兄妹之情,这样的发现让他震惊,甚至让他不敢相信他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不敢再深想下去,抱着怀里颤抖的小身子,往树林里走,这个时候只有点一堆火,让两个人都能起来,才是重要的。

虽然是已经是10月底,但是山上的干树枝并不好找,顾宜风先走一步到这边的时候,早就把身边的暗卫给甩掉了,而且他们中间还隔着一条大河,想上对岸过那边去根本就不可能。

看来这一晚,要注定在这边的山上度过了,顾宜风低头看着怀里颤抖着身子的,顾宜风脸上闪过一阵的心疼。

冰冷而向来没有神情的脸上,又带着一抹狠意,若不是他在宁姐的身边留下了暗卫,宁姐是不是就这样被他们害死了?

想到差一点就是失去宁姐,顾宜风满腔的怒火,恨不得现在就冲回京城去,把那些人都撕碎。

顾宜风一边紧紧的把怀里的小人抱紧,他怎么还能放心把她交给旁人?

最让顾宜风震惊的是,怀里昏迷的小人,竟然有一刻清醒了,还伸出手触摸他的脸,似乎她也在等着他。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