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春闺-第97章:再入狼窝
更新时间:2017-01-06  作者: 蜜糖蕊蕊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侯门春闺 | 蜜糖蕊蕊 | 蜜糖蕊蕊 | 侯门春闺 
正文如下:
第97章

忽觉得好笑,现在说来,还怪她不答应她了?

今天她总算见识到,有些人根本无需跟她废话,留一份薄面是为了日后好相见,可白新芸这种人,你越是留脸给她,她以为自己是根葱。。しwxs520。

“翠竹送客!”苏琉月站起身,转身走进屋,关上房门。

白新芸气的咬牙切齿,这苏琉月太不识好歹了,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她,她能这这么快脱身吗?

在门外的翠竹看着咬牙切齿的她,讥讽道:“白姑娘,我们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神,请吧!”

白新芸扬起手就要朝她脸上打过去,谁知到了半空被木槿握住手腕,木槿从小跟着老王妃,身上的气势也算了一分像:“白姑娘想要动手,可得掂量掂量,翠竹可是从小跟着小姐长大的,打了她就等于打了我们家小姐,我们家小姐心地善良不跟你计较,可我们小王爷可不一样”。

这一连串的话,说的白新芸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紧紧的咬着牙,眼中的怒火就要喷发出来了。

可恶,一个小小的丫鬟,居然都敢顶撞她:“苏琉月我会让你后悔的”。

吱呀,一声,苏琉月推开了门,脸上带着冷意,目光如同寒潭一样幽深,紧紧的盯着她:“你打算怎么让我后悔?去大理寺?还是去苏紫玉那?”

“你……”一句话将她死死的堵住了,去大理寺,怎么可能?苏紫玉那里更不可能,她比苏琉月更加冷血无情。

“既然如此,那就滚吧”碰的一声,房门再一次关上。

白新芸脸色发白,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闭上眼睛,咬咬牙才不甘心的离开存菊院。

翠竹和木槿见她走了,才进了屋,见苏琉月靠在椅子上看书,便又退了出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白新芸气呼呼的离开存菊院,才走没几步,就被苏紫玉给拦住了。抬头害怕的看着,全身上下散发着阴寒气息的苏紫玉。

“怎么?被赶了出来?”苏紫玉嘴角勾起一抹讥笑,语气轻柔的不像生气,倒像是地狱传来的。

身体僵硬的定在原地,白新芸不同方才,这下她是真的害怕,浑身冒着虚汗,如同被毒蛇盯上一般。

脸上带着冷笑,围着她走了一圈,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她身上,时不时嘴里发出感叹的声音:“啧啧,枉费苏琉月花费这么的心思保住你一条命,你非但不感恩,还起了歪心思,就你这副摸样,你觉得赵乾能看上你吗?”

“我……我,怎么不行,好歹我也是……”白新芸心中不服气,觉得自己的姿色哪点不如苏琉月。

“你不过是一个残花败柳”收起脸上的笑容,目光带着杀意:“你以为,你能躲过一劫吗?苏琉月倒是聪明,将你利用完了,就丢掉,要是我也会。”

“你想干什么?”下意识的往后退,全身汗毛倒立,防备的看着苏紫玉。

苏紫玉讥笑一声,拍了拍手,一群丫鬟婆子一拥而上,将她绑住:“你是我哥的人,我哥死了,本是要留下你守活寡的,不过怜惜你,今儿就送你去金家,反正……你不是挺喜欢做妾的吗?”

“我……我不要”白新芸摇着头,一边挣扎。

金老板是谁?京城首富,自然是知道的,可却有个恶习,和另外一个苏宽有什么不同?

“还不赶紧带下去?”目光一冷,朝押着她的婆子恶狠狠的道。

婆子不敢马虎,硬是拉着挣扎的白新芸离开。白新芸绝望的呐喊,可惜侯府中的人,连看她一眼都懒得看,纷纷低下头,堵住耳朵,生怕惹祸上身。

苏紫玉并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直接走到了存菊院。

存菊院里,几个扫洒的丫鬟见到她来了,纷纷停下手上的活,朝她行礼。从厨房做好膳食的翠竹见到她,停下脚步,大声的唤了声:“二小姐安”。

目光停留在翠竹身上,从头到脚看了她一眼:“翠竹,你跟着姐姐几年了?”

“奴婢跟着小姐十三年了”翠竹朗声回答,被她看的有些不舒服,总觉得苏紫玉不怀好意。

她自小入侯府,稍微老一点的人都知道,她只比苏琉月小三岁,而苏紫玉不可能不知道。

“十三年了!”轻轻的感叹,目光望着远处,似乎在想着什么。

翠竹心有余悸的后退了一步,总觉得她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起。

吱呀一声,苏琉月推开门,正好看到苏紫玉惆怅的一张脸。

苏紫玉抿嘴,露出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果然……苏琉月对自己身边的人一如既往的护着。

她不过是随意的试探一下,她便紧张的走了出来。

苏琉月清冷的脸上有了一丝杀意,一向清冷的她,目光中带着凌厉。

翠竹感动的眼眶泛泪,走到苏琉月身边,轻声的换了一声:“小姐,奴婢刚刚在厨房给你做了碗豆腐脑”。

“放到屋里去”眼中带着温色,轻轻的道。

翠竹点点头,赶忙走进屋里去。

“姐姐,为何如此紧张,你是怕我对翠竹怎么样吗?如此防备我”苏紫玉浅笑嫣然的道。

“既已知道,何必问?”不留面的反问道。

苏紫玉却不将她的冷漠放在心上,而是拿出帕子,玩弄着:“这婚结不成了,你心里定是很不开心吧?”

“你若是想激怒我的话,门在那边”依旧冰冷的语气,毫不客气的逐客。

“姐姐何必如此冷漠,好歹我们也算姐妹一场,之前的事是妹妹不对,今天来是有一事相商。你就不想听听?”话说一半,留了一半,目光微亮。

“我还真不想听”不管苏紫玉怎么说,苏琉月依旧一副爱说不说的样子。

苏琉月越是这样,她便越是气恨,最后,怎么也掩藏不住自己的怒火,就连演戏都懒得演:“苏琉月我现在好心跟你和谈,你将来是要嫁给赵乾的,而我要入秦王府,秦王和赵乾的感情如何,你比我清楚,况且,我们也不必藏着掖着,你我都知晓未来的事,若不想赵乾步上前尘,你必须跟我和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