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春闺-第94章:苏宽俯首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蜜糖蕊蕊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侯门春闺 | 蜜糖蕊蕊 | 蜜糖蕊蕊 | 侯门春闺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将"傲宇阁"加入收藏夹!或分享到:

常大人命人将苏宽拉住,走到许仵作面前,却见许仵作已经咽气了,转身面目‘阴’沉的盯着气喘吁吁的苏宽:“苏二少爷好大的手气啊!”。

苏宽喘着粗气,慌张的道:“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不经打”。

苏紫‘玉’脸‘色’变得难看,站在秦王身边不敢动弹半分,可又怕苏宽一不小心将自己牵扯进去,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苏宽将许仵作暴打而死,就算此事苏琉月脱不了罪,也会让苏宽留下诟病。

“二哥急什么?不会是怕许仵作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吧?”苏琉月依旧带着一张笑脸,笑容底下带着冷芒。

这一句话直接将苏宽摘了出来,提醒着院子里的人,苏宽的用意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

站在人群中的柳氏再也站不住了,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她们盛家不表态的话,定会惹的苏琉月对盛家寒了心,更是让荣亲府的人瞧了个仔细,况且,九皇子还在这里。

“琉月说的对,苏宽,你口口声声说亲眼见她杀了你母亲,可如今杨太医的验尸结果,并不是今日死的,现在许仵作已经被你打死,我看你是‘欲’盖拟彰吧”柳氏站出来,指着苏宽,句句说在点上。

院子里的人,纷纷‘交’头接耳,都心惊苏宽的心狠,就连看苏紫‘玉’的眼神都带着鄙夷。

本来对柳氏就不抱多大希望,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话,苏琉月已经很满意了。

“哼,这个我怎么知道,这还要问苏琉月她,为何我们进去的时候只有你在,而且还……已经死了?”苏宽指着苏琉月道。

面对狗急跳墙的苏宽,苏琉月难得平静如常的看着苏宽,这时候离开的翠竹回来了,撇了一眼苏宽,鄙夷的道:“你口口声声污蔑我们家小姐,夫人的死分明就跟你有关,只不过是见我不得我家小姐好,想要将自己狼心狗肺的事推卸到我家小姐身上罢了”。

“你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质疑我。有谁可以证明,我诬陷了你家小姐?为何别人进去的时候我母亲好好的,就她进去一会便死了?”苏宽不到黄河心不死心,心里却慌‘乱’了,有些口不择言。

苏琉月将翠竹拉到自己身后,目光看向脸‘色’苍白的苏紫‘玉’,樱‘唇’勾起:“之前有谁见过继母?二哥倒是说说”。

“二哥每日都有趣给母亲请安,自然是知道母亲无事,我也几次去了母亲的屋子,不过……并未见到母亲,就连姐姐的婚事都是黄嬷嬷传达的”苏紫‘玉’站了出来,将一切推的干干净净,说话的时候一双杏眼纯净的让人没办法怀疑她分毫。

苏宽张着嘴巴,干干的看着一脸纯真茫然的苏紫‘玉’,最后目光荫翳的盯着苏琉月:“我每次见母亲都好好的,为何你一见就出事?”

这话问的,让院子里的人都觉得这话过了,谁没听到杨太医的话,白氏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为何如今知道?而且还在苏琉月出嫁的日子,这其中恐怕没人比苏宽更加明白的了。

如今说这话,摆明了是因为苏琉月手中没有证据,想要一口咬定了苏琉月。

苏宽的心思实在是让人心惊胆寒,原先对苏琉月有些不满的,如今也为她捏了一把同情泪,就连看一脸茫然的苏紫‘玉’都带着同情。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看……继母就是你杀的吧?而且还想要将这个罪责推到我头上。我苏琉月自问,从未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何如此苦苦相‘逼’?”苏琉月说到动情之处,眼眶蓄满了泪水,红红的眼睛让人忍不住叹息。

从被白氏弃之庄子,甚至连仅剩的嫁妆铺子都被亲妹夺了,就连出嫁的日子,自己的亲哥也要陷她入死地,这侯府看着风光,如今却变得萧条,就连仅存的一点血脉如今也犯了死罪,看来从今往后,再也无忠勇侯府了。

“哈哈,苏琉月你不必‘激’怒我,人是你杀的,与我何干?”苏宽早已经下定决心,只要她没有证据,他便绝不承认就算是荣亲王在这又能如何?

“你要的不过是证据,既然如此,那我便让你心满意足。翠竹,将白新芸带进来,还有……白氏雇佣的绑匪”苏琉月笑着走到他面前,冷冷的道。

仰头大笑的苏宽,笑声愕然而止,目光不相信的盯着远去的翠竹,慌‘乱’的摇头:“不可能,那贱人已经死了,就连……”。

苏紫‘玉’面‘色’难看,紧咬着牙关,手上的帕子已经被‘揉’成一团。坐在她身侧的秦王,发觉她的不对劲,眉头紧紧的拧起。

“就连什么?”苏琉月‘逼’问道。

苏宽赶紧闭上嘴巴,觉得白新芸不可能活着,那两个绑匪更不可能活着,倒退了好几步,险些跌倒。

当远远的看到几个熟悉的影子,朝竹笛居走来的时候,仅存的一点理智也奔溃了,睁大着眼睛,眼眶充血,瞪着出现在他眼前的白新芸:“鬼……你一定是鬼,不可能……哈哈,你已经是死了,对不对?对不对?没事,你死了我也一样可以再让你死一次”。

常大人发现苏宽的反常,上前一把拦住他,不让他靠近白新芸半步。皱着眉头看着几近疯癫的苏宽,苏宽是朝廷命官,此事他必须要上折子。

白新芸冷冷的撇了一眼苏宽,身后两个人正是当初绑架苏琉月,最后被苏宽杀了的人,可惜苏宽下手轻了,捡回了一条贱命。

苏紫‘玉’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流下一行泪水,走到白新芸面前:“表姐,原来你还活着,真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哥哥……”。

白新芸撇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手推开她,直直的朝苏宽走去,扬手便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枉我对你一片真心,你却害死了你自己的孩子,就连我的命你也不肯放过,呵呵!活该,别以为我不知道,姑姑就是你杀的,你每晚做梦都梦见姑姑吧?是不是姑姑说想你了?”Q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