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弃女当自强-第二百二十九章 幽会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湘诺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重生弃女当自强 | 湘诺 | 湘诺 | 重生弃女当自强 
正文如下:
第二百二十九章幽会

第二百二十九章幽会

夜深人静,大宅院里某个房门悄然启开,轻微脚步声中,一道窈窕身影顺着走廊移动,很快没入暗影,未几,听见吱扭门响,影子不见了,走廊上空空如也。

房间里,杨柳儿投入白俊帆的怀抱,二人紧紧相拥,杨柳儿忍不住抽泣呜咽,白俊帆安抚着她:“好了别哭了,从医院回来你房间已经熄灯,知道你会来,这不是等着你么?”

“人家好想你!”

“柳儿,我也想你,在京城习惯了吗?一切都好吧?”

“不好!她们看不起我,当我是保姆支使着干这干那,不干就挑我的刺儿,欺负我!”

白俊帆轻笑:“姑姑说你嘴巴厉害着呢,还会动手打人,她们才是怕了你,不敢招惹你。”

杨柳儿在他怀里扭麻花似地扭动身子:“是她们先招我的,我得反抗!我要是一来就服软,让她们压着,以后就更抬不起头来!”

这可是用了一辈子得来的惨痛血泪教训!

“好好,反抗有理。”白俊帆拍拍她后背:“不过,你在农村做惯农活力气大,她们可比不得你,下手轻些,别真把人打伤了。”

“我在农村干过粗活,她们在农场,不比我轻闲少活动,也有的是力气,你就没见到她们合起伙来欺负我的时候,可吃亏了!还有啊,你姑姑死活不让我上学。俊帆哥,我觉得你姑姑讨厌我,不想让我住这儿,要不然,你给我点钱,我还回盘口村去吧?”

“不行!回盘口村你怎么活?爹妈都不在了,那眼窑洞很久没修整破破烂烂,再住着会出事的,柳儿听话,这里是哥哥的家,也是你的家!”

“可是白姑姑……”

“姑姑只是担心你初来乍到不习惯,再者你以前才上了两年小学,怕跟不上别人。我刚才和姑姑说过了,她答应先安排你去上夜校,这样也好,你努力点多识字,明年咱们找个大学进去,毕业出来给你分配个轻闲的工作,多好?”

“……我听俊帆哥的。”杨柳儿抬起头,借着窗外投进来的路灯微光,细细端详着白俊帆俊朗的面容,这是她的男人,让她痴迷沉沦几十年,上辈子,刚开始在白家住下来,他也是这么护着她的吧?是她自己不争气,听由白晴月役使,做了白家的保姆,他在外头奔波,并不知道她的辛酸艰难。

其实白家哪里会缺自己这一个保姆?是白晴月故意的,她就是要轻贱自己,让所有人看到,自己只是个下等人,配不上白俊帆!

杨柳儿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白俊帆的脸,轻轻叹息一声。

“怎么了?柳儿为什么叹气?”白俊帆问道。

“俊帆哥,我读了大学,将来肯定就能有一个好工作,我们结婚吧?”

怀中软玉温香,白俊帆早已是心猿意马,正想俯首亲吻那张嫣红的嘴唇,闻言内心微顿,收紧的手臂随即一松。

“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回来了,趁着家里这么多人,我们去扯证,结婚!”

“柳儿,别胡说!”

“我哪里胡说?爹妈早就给咱们定亲了,妈在去世之前,还特地把你从部队叫回来,请了舅家和村里老人摆过一桌酒席,给咱们圆了房……就差扯证了!”

白俊帆伸手轻轻捂住杨柳儿的嘴:“柳儿,结婚是人生大事,哪能这么仓促?何况,现在爷爷病重,我也正是往前冲的关键时期,至少四年五年内,不谈婚事!你这些话,以后提都不要提,知道吗?”

杨柳儿其实只是在试探,可当听到白俊帆这样的回答,仍是禁不住心底发冷。

前世,白俊帆回京参加庆功大会,她和他也是半夜幽会,却只顾尽情欢爱,并没有谈及婚事,过两天白俊帆离开家,她就被白晴月安排跟着顺妈学干活儿,之后白俊帆再回来,她已是保姆的身份,白俊帆做为白家长孙,明面上不可能跟一个小保姆正儿八经说话,即便他愿意,也有人看不过要上来阻止。

他们的接触只能够在暗夜无人时,明明白家上下都知道他们这层关系,却全都假装看不见,不当一回事。

两人就那样不明不白地,不仅白俊帆绝不提及结婚,连杨柳儿都不敢想了。

现在,她有意识地提出来,却遭到拒绝。

杨柳儿伏在白俊帆怀里,泪流满脸,忍不住激愤说道:“我知道了,我只是个乡下姑娘,配不上你,你不会和我结婚的!你要另娶高门大户的小姐,那个……那个唐家的姑娘!”

白俊帆吃了一惊,将杨柳儿的脸托起:“柳儿,谁告诉你这些?”

与唐家联姻,姑姑才跟自己提及,怎么柳儿就知道了?白家是出了个千里眼顺风耳吗?

“没有谁告诉我,我做梦梦到的!在梦里,你娶了唐家的唐雅萱,那是个狠毒的女人,她杀了我和我们俩的儿子!”

“你……又胡说!”

“我没胡说!俊帆哥,我就是做了一个很长很奇怪的梦……跟真的一样!”

杨柳儿一着急,编了个谎言,说在她的梦中,唐家姑娘唐雅萱老是纠缠白俊帆,白姑姑觉得两人门当户对,就为白俊帆向唐家提亲,结果唐家答应了婚事,唐雅萱真的嫁给了白俊帆,可是后来,唐雅萱容不下杨柳儿,把她和她为俊帆哥生的儿子杀死了!

杨柳儿没敢说出全部梦境,事实上是顾少钧重伤瘫痪,与唐家退婚,白俊帆先去追求唐雅萱,两人确定关系了再由白晴月去提亲。可是现在的杨柳儿哪会认识什么顾家人?怎么懂得顾、唐家有婚约?所以不能提及别的人,毕竟重活一世这种事情太过稀奇古怪,怕白俊帆接受不了,把她当妖怪。

而唐雅萱这个名字,白晴月近段时间打电话或是跟白立华说话时有提及,她听到了。

白俊帆见杨柳儿满脸泪痕,免不了心疼,搂紧她亲吻,安慰道:“只是做梦,你听到的那个唐雅萱,跟顾家有婚约,要纠缠也是纠缠顾家小子,不会找我的你放心!”

杨柳儿被他亲得意乱情迷,说话就不经脑子了:“顾少钧,不是在战场上受重伤了吗?他都瘫痪了,不能结婚,顾家和唐家退亲,唐雅萱就找上你了!”

白俊帆一楞:“柳儿,这也是你梦里的?”

杨柳儿点头,微微喘着气,笑着解开了白俊帆的衣服扣子。

白俊帆温柔地亲吻爱抚着杨柳儿,其实他很疼爱喜欢这个娇憨俏丽、乖顺听话的姑娘,更难得她和自己是一条心,连做梦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如果不是身为白家长孙,为家族计必须得听从长辈的,与门当户对人家联姻,娶了杨柳儿也会很幸福。

“柳儿,你知道顾少钧?还知道顾唐两家的婚事?”

“我当然……梦里有这个人,我听见白姑姑说过的!”

“柳儿,那你梦里还有什么?”

“有……很多!我们俩恩恩爱爱的,生了一个儿子,他长得像你。可是白姑姑要你娶唐雅萱,因为唐家大伯掌权势,唐家没什么子孙,娶了唐雅萱,白家就等于……唔唔!”

“柳儿,为什么是唐雅萱?唐家明明还有别的姑娘!”白俊帆觉得柳儿的梦有点好笑,非要自己去抢顾少钧的女人。

“我不知道!我梦里只有唐雅萱,哦,贾医生那天说过,唐家大伯认了个干女儿……俊帆哥,梦里还有一件事,好像是明天,你爷爷就死了!”

“什么?”白俊帆大吃一惊,立刻要从杨柳儿身上下来,却被她紧紧抱住,想想只是杨柳儿的梦,又暗松口气:这个时候爷爷真不能出事,白家刚刚起复,自己在关键时期,爷爷能多保住一天,都是意义非凡!

屋里被翻红浪激情似火,没提防屋外有个贴耳听门缝的,听到那**猫似的一声紧似一声,便蹑手蹑脚地走了。

穿过庭院,路灯照见是个五十来岁的妇人,她叫花妈,和顺妈一样从年轻起就在白家做保姆,白家出事她只得离开,如今白家好起来,就又回来了。

次日早上,白晴月对镜梳头,一边听花妈禀报昨夜听门缝的事儿,冷笑了一声:“阿顺的族侄女,能是什么好东西?”

花妈撇了撇嘴:“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专门爬主子床的*!”

白晴月道:“阿顺也罢了,听说当初是因为我妈身体不好,不得已才让她服侍老爷子……既然这个柳儿也要学样,就由着她吧!”

花妈一楞:“白姑娘不处置那丫头,反而容得她,那不是……要教坏哥儿了?”

“俊帆可是个大人了,血气方刚的,得过几年才能结婚,我还正发愁呢,怕他在外头乱来,有这个柳儿当个暖床的倒也好,咱们家也不算白养她一场!”

吃早饭的时候,杨柳儿没有听从顺妈指挥,去端饭摆桌子,而是直接坐到了白俊帆身边,白亦芳白亦芬姐妹鄙夷地看着她,白晴月笑容温柔,给身边两个小侄女各递了个馒头,招呼大家好好吃饭别调皮,等会大哥哥还得出门办事儿。

谁知没吃几口呢,医院里打来电话,说是老爷子危急,这次怕顶不过去了!

白晴月手中筷子滑落,白俊帆下意识地向看杨柳儿,杨柳儿垂下眼帘,声音轻得只有两人听见:“我那个梦……跟真的一样!好像是,下午三点多,就没了!”(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湘诺其他作品<<伪村姑的锦绣田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