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华-第二百零二章 感情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云霓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华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华 
正文如下:
第二百零二章感情

第二百零二章感情

琅华将宫里的事跟顾老太太说了。

顾老太太想着就心惊胆寒,“万一太后不相信你,你这一趟岂不是就将自己搭了进去。”

“不会的,”琅华笑着道,“太后那么关注和谈之事,肯定知道西夏使臣明明都要到了京城,却为什么突然又从西夏调来了人,不但接手了之前使臣的那些事,还提出了要与大齐一起联手抵抗金国。”

顾家总不会凭空编出故事来。

只要今天太后娘娘相信了,从此之后顾家就是太后在西夏的耳目,太后也会维护顾家的平安,所以不论怎么算,这点冒险都会值得。

不过她到底出了什么纰漏?

她怎么也想不出来。

一定是裴杞堂在乱说,故意引着她过去见面。

她和裴杞堂真是前世的冤家,否则怎么一看到他,她就会气不打一处来。有时候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恨不得将手里的东西直接扔在他脸上。

让他猖狂,让他得意。

让他老谋深算的认为她必然会屈服不可。

她就不受那个委屈。

琅华想到这里忽然有些惊讶,为什么她会这么想,她什么时候受过委屈。

“怎么了?”顾老太太看出琅华的异样,伸出手来,“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进宫一天人都绷着,肯定是累了。”

“不累,”琅华笑着歪进顾老太太怀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点都没觉得累,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忍过去了,太后娘娘毕竟比皇上要好说话。”

顾老太太惊讶,“为什么你会觉得太后比皇上好说话。”

琅华道,“那是因为庄王侧妃。”

顾老太太还是没能明白,“庄王侧妃怎么了?”

琅华想了想才道:“都说她是庄王三番两次向太后求来的,其实……两个人之间肯定早就有好感,否则庄王怎么敢将太后娘娘身边最得力的女官要走,如果换做一个不通情理的,可能会重重地罚庄王侧妃,作为太后娘娘的心腹,怎么能背着主子喜欢上外人。庄王府和慈宁宫就算走的再近,也不是一家人,所以我说太后比皇上好说话。”

而且更有手段处理身边的事。

跟一个明白人说话,只要说的是对的,被采纳的机会就很高。

“多大的孩子就知道什么是情真意切……”

顾老太太的话忽然让琅华脸涨得通红,她是太放松了才在祖母面前什么都敢说,琅华刚想要向顾老太太撒个娇遮掩过去。

顾老太太已经道:“琅华,你对陆瑛到底有什么想法。”

祖母突然这样一说,就像是突然弹动了琅华的心弦。

“我也不知道。”琅华半晌才道。

明明知道陆瑛是没有错的,现在又很努力地在为她着想。可是她对陆瑛的感觉,很难跟陆家所作所为完全的分开,只要想到陆家,那种现世安稳的舒适就荡然无存。

“祖母,”琅华低声道,“为什么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复杂,有高兴,有快乐,有难受,有悲伤,对一个人还有喜欢和踌躇,讨厌和牵挂。”

她活了两辈子,好像都没有将这些弄清楚,“为什么这些东西,就不能分成对和错呢?”

顾老太太忍不住“噗嗤”笑出声,“这才是个十岁孩子的傻话。”

“我也想过等到及笄就嫁给陆瑛,”琅华道,“现在陆家是陆瑛主事,我嫁过去他应该也不会让我太难做,再说以我的心思,就算陆老太爷、陆老太太想要压制我,最终吃亏的也会是他们,我会陪着陆瑛熬仕途……可是我现在做不到。”

顾老太太伸出手慢慢地捋着琅华的头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知道,即便这么做是错的,你也会去做,你可以为他辜负这世上所有的人,即便是祖母不答应你们在一起,你也会想法设法嫁给他。”

琅华惊讶地起身看着顾老太太,没想到祖母会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应该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应该权衡家族名声和利益……”

“我们家没有到卖女求荣的地步,”顾老太太沉着眼睛,“我是看不惯那些官宦人家的作风,出嫁之前先训女,将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即便是女儿在夫家受了委屈,也要让女儿宽容大度地忍下来。当年我会与陆家定下口头婚约,那也是因为觉得陆家和我们家毕竟有亲,陆老太婆是我的亲妹妹,我以为她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亏待我的孙女,谁知道他们那么狼心,如果你不喜欢陆瑛,这门亲事我们顾家是退定了。”

琅华笑起来,“我也不是不喜欢陆瑛,非要退婚,我就是还没想明白。”

在感情这种事上,她好像就一直都很迟钝。

“那就别去想,陆瑛年纪还小,他到底怎么样,还要好好看看。”

长辈这样教育孩子,她们顾家是头一份了吧。

只要她问到祖母都不会遮遮掩掩,即便认为她年纪尚小,还是将心里所想说了出来。

琅华叹了口气,“所以,有您这样的祖母,才有了我这样一个不规矩的孙女。如果我生在别人家,还不知道被打压成什么模样,或许也会像徐谨莜一样,穿着老气的衣服,装作礼数周全的模样,连笑也不敢痛快笑,心里话也不敢说出去,有什么意思。”

祖孙两个一起笑起来。

琅华从顾老太太房里出来,天已经黑了。

京城的天气不冷不热刚刚好,琅华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就回到房里,刚要躺下,外面就传来唱歌的声音。

“太阳出来红又红,月亮出来白又白,桃子花开红又红,李子开花白又白,观音的脸颊红又红,手里的玉瓶白又白……”

不一会儿功夫阿莫进来道:“小姐,胡先生喝多了,谁也拉不住又唱又跳,听说还……”

阿莫不说话了。

廊下的吴桐接口道:“还在院子里脱衣服……谁都拦不住。”

她记得前世胡仲骨是滴酒不沾的,什么时候添了这样的毛病,“胡先生跟谁喝了酒?”

吴桐一时没了音。

裴杞堂,只要顾家有了麻烦就肯定与他有关。

琅华皱起眉头,“他还没走?”

吴桐急忙道:“这也不怪公子啊,是……”

琅华打断了吴桐,“他人在哪里?”

吴桐低声道:“还在小院子里呢。”

这个裴杞堂,这次她一定跟他好好算算这笔账。

顾家门口,一顶轿子停在那里,徐松元下了轿子又弯腰走了回去,他应该去拜访顾老太太,将胡仲骨的事问一问。

顾琅华怎么就成了佛子。

两家的关系摆在那里,他也不能像徐老夫人说的那样,就与顾家从此不相往来。

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徐松元拿定了主意走出来,却听到顾家院子里一阵嘈杂的声响,紧接着一个徐家的下人就扛了个半身赤裸的人出门。

徐松元皱起眉头。

今天第二章奉上,写点轻松的,松弛有度,免得大家看着累。

我去睡了,这两天真的太累了。明天一早继续。

请大家为教主投票,教主感激不尽。

感谢青丝宇公子的和氏璧。

另外说个好事,教主的《庶难从命》影视推进了,由华录百纳出品,已经下了剧本,这部剧拍好之后会在网络和传统电视台同时播出,喜欢《庶难从命》的同学来庆贺吧!(未完待续。)

相关、、、、、、、、、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言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