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华-第一百九十一章 掩盖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云霓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华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华 
正文如下:
第一百九十一章掩盖

第一百九十一章掩盖

陆瑛在灵堂里跪了一晚,才回到屋子里梳洗。

很快宾客就要上门吊唁,老太爷和老太太已经不能理事,王氏又被关起来,现在整个陆家都要靠他一个人支撑。

这样也好。

陆瑛快速地吩咐着,将里里外外都向下人交代的清清楚楚。

等到管事带人都退了下去,程颐端来一杯水放在陆瑛跟前,等到陆瑛润了润嗓子,程颐才开口去问,“三爷,二老爷跟您都说了什么?”他出去找人的功夫,回来看到三爷的手放在二老爷的口鼻上,三爷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他从来没见过三爷这样慌张。

陆瑛拿着茶杯的手一滞,脸上又浮现出异样的神情,但是很快他沉下眼睛,重新让自己冷静下来,“没什么,父亲已经说不出话了。”

程颐眼看着陆瑛恢复了镇定沉稳的模样,淡淡地吩咐,“去府衙一趟,将丧帖送上去,父亲总是有功名的人,衙门里要来人主持丧仪。”

程颐应了一声走出了门,陆瑛放下手里的笔翻开了手掌,陆文顕那最后挣扎的力道仿佛还留在他的手心。

他亲手掩住了那个秘密。

陆瑛眼前浮现出顾琅华的脸,也许她永远都不会知道,那样最好。

陆文顕断断续续的声音到了陆瑛耳边,“许氏……那个婊子……害我……我要……去顾家……让……知道……那孩子……是我……的……”

陆文顕仿佛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是他仍旧模糊不清地说着,那声音似是从嗓子最深处发出来,沙哑难辨,却也能让人窥之一二。

陆瑛听到外面传来陆老太太的声音,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就压在了陆文顕的口鼻上,直到陆文顕那双眼睛变成了死灰色。

陆文顕说的话是真的?

如果他没有想错,陆文顕早就与许氏有了首尾,那么顾琅华就是他们所生?这件事传开会怎么样?顾琅华要怎么留在顾家,陆老太太也不可能要这样一个孙女。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陆文顕临死之前却还想着要害人。

陆瑛不禁晒然一笑,他轻轻地推开了窗子,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

一个人死的太快,也是福气。

他这样亲手捂死生父的人,又能得到什么好下场?他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陆文顕在盯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顾琅华那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她眼睛里流露的关怀,真真切切,没有掺杂任何的东西,他从来没想过,还会有一个人就这样纯粹的望着他。

如此的温暖,将他心头沉积的冰雪一片片融化了。

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爱意,但是他知道他等待的就是这份关怀和陪伴。

如果他们就是没有缘分在一起呢?

或许没有了这份温暖,最终他也会变成陆文顕那样的人。

陆瑛撇开脸,桌边的瓷盘映照着他儒雅的面孔,陆瑛整理气息,让自己变得谨慎而庄重,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京城,皇宫。

内侍快速地在大殿里穿梭着,吩咐宫人,“快,将帘子放下来。”

四面的帘子落地,大殿里立即昏暗下来。

一只中间被挖了空洞的屏风快速地被挪到了中央。

终于一切准备停当,宫人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

皇帝穿着一身常服,走到了墙面前,然后挥了挥手。

内侍应了一声,立即吩咐,“上去吧。”

手执烛台的女官步步上前,站在了那屏风的后面,然后将烛台捧起来,烛光顺着屏风的小孔,投射到墙面上。

倒立的烛火影子立即出现在皇帝眼前。

皇帝顿时笑起来,挥挥手,“你的脸挪一挪,我怎么看不到你的脸。”

女官不知怎么做才好,不停地挪动着烛台。

皇帝皱起眉头,“我让你往前挪。”

女官不敢怠慢,却手忙脚乱中,让一串蜡油淌下来,随即她吓得松手,烛台也掉落在地,女官跪下来告饶。

烛火没有了,皇帝也是去了兴致,挥了挥手,立即就有内侍上前将女官拉了下去。

帘子重新被拉开,大殿里的光照的皇帝眯起了眼睛,脸上也出现几分烦躁的神情,他将手里的《墨经》放下来。

皇帝开始在大殿里踱步,“你说他们是怎么发现的?”

司天监的董礼忙上前,“墨子及其弟子都熟知天文、算学又多次经过了例证才有此书……”

眼见着董礼又要经过一番老生常谈,皇帝挥了挥手,“听说西夏有一块琉璃,比大齐工匠烧制出来的要清透,放在屋子里却能透过它看到屋外的景象,是不是真的?”

董礼捋了捋下颌的胡须,“琉璃出大食诸国,应该是西夏从大食国贸易来的。”

皇帝兴冲冲,“如果我们与西夏和谈成了,重新开设榷场,那些东西也就能源源不断地到齐地,”说着挥了挥手,“就像太祖说的那样,那些蛮夷,虽然自称为帝,都是些不起眼的小国,今天还有说不定明天就没了,但是这些人整日里像蚂蚁一样扰乱边疆,弄得朕不胜其烦,如果能和谈,大齐也省了国力去应对。”

皇帝袖子一甩,坐在龙椅上,“沈昌吉却将差事给朕办砸了,让那个西夏人逃出大牢,如今西夏那边送了国书派了使臣来大齐,”

董礼立即弯下腰,不敢再说话。

沈昌吉是皇上身边的人,就算犯了错也要皇上来处理。

董礼低声道:“皇上,微臣以为此事也并非没有挽救的余地。”

龙椅上的皇帝目光深沉,“爱卿有什么良策?”

董礼不敢怠慢,“微臣以为,两国和谈乃是大事,既然西夏已经派出使者,也许……并不会真的在意枢铭之事……”

皇帝冷笑一声,眼睛中迸射出冰冷的光。

大殿里死一般的沉静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皇帝道:“他们当然不在意,他们趁机救走了枢铭,已经得了便宜,在和谈上已经占了先机,如今少了一个交换条件,不知道还会提出什么新要求逼大齐答应。”

皇帝眯起眼睛,“如果再谈下去,恐有失大齐的威仪。”

董礼低声道:“那如果是太后一定要和谈呢?无论谈出什么结果,皇上都可以掌控,文武百官就算有什么微词,也要怪在太后身上。”

皇帝目光一闪。

董礼道:“无论怎么做,主动权都在皇上手里。”

今天第二更,晚一点来三更。

请大家继续投票吧

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票,求留言。(未完待续。)mz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