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末-230 小马屁精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咸干花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回七零末 | 咸干花生 | 咸干花生 | 重回七零末 
正文如下:
正文230小马屁精

刘君酌发了好一会儿傻,回去又傻坐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回过神来,拍着说这次他请客,还请吃冰淇淋。

李真真拍着胸口,“总算正常了,我还在想,都没打上,怎么好像就傻了?”

何亭亭低头坐着喝冰水,听着这话有些心虚,所以一句话也不敢说,她觉得自己不对劲极了。

幸好来时盯着大太阳骑车,她的脸就热得晕红的,此时晕红了,并没有引起什么怀疑。

王雅梅笑着说道,“不管如何,这次刘君酌请了,我们请的,可以放到明天。要不这样好了,我们轮流着请,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大夏天天天下来喝冰水了。”

“就这么说定了。”沈云飞马上说道,他觉得这次被刘君酌抢了风头,十分不高兴。

不过何玄连都说了要刘君酌请,他再勉强就不好了,所以打定主意自己也要请一次。

说完了,他看向何亭亭,见她红着脸低头喝冰水,一句话都不说,不免心中忐忑,怕她觉得自己是个爱打架的,心里不喜。

何亭亭过了许久,才觉得烧着的脸退烧了,便重新活跃起来,和大家说着话。

之后几日,大家果然轮流请客,顶着烈日到镇上喝冰水吃冰淇淋,端的意气风发。

有时刘君酌还会带上相机,大家拍几张合照,在炎热的南方里笑得异常的明媚。

何亭亭和李真真担心王雅梅开学了不能去读高中而难过,暗中就不时注意着她,这一注意,就发现大家笑着的时候,王雅梅总会有些黯然和难过。

两人见了都不好受,可是这样的事,她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所以只能拉着王雅梅说话,说些好笑的和她一起笑。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就到了回校注册交费的日子。

何亭亭、刘君酌和李真真还有谢青青成绩都好,考的是鹏城中学,村里另外几个男孩女孩有的不再读书,有的去了技校。

王雅梅也考上了鹏城中学,可是她没有钱去读,她自己打工赚到的钱不足以支持她去读书。因为脚的原因,她欠了银行一大笔钱,所以没有打算再借钱去读书。

这天是回校交费注册的日子,

何亭亭一大早起来,得知何学和林玲玲打算让自己像三个哥哥一样住宿,便直扭和奶奶的衣角,

“我舍不得奶奶,舍不得爸爸妈妈,学校离我们家又不是很远,而且我也要调试香水,奶奶,你跟爸爸妈妈说让我走读嘛……”

“走读要风吹日晒,累得很。而且走读浪费了学习时间,这不好。”林玲玲摇摇头拒绝了何亭亭的请求。

何亭亭知道林玲玲的意见必定就是何学的意见,便打算专攻何奶奶,因此听了林玲玲的话之后,就抱着何奶奶不放手,

“奶奶,如果我上学了,你就一个月才能见我一次了。而且我肯定吃不惯学校的饭菜,会人比黄花瘦的。奶奶,你跟爸爸妈妈说说嘛。这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事,你帮我劝劝爸爸妈妈嘛。”

她会这么说,是因为何家有规矩,何学决定了的事,何奶奶和林玲玲不能反对,免得损害了何学的威严,以后不好教孩子。

何奶奶一向疼爱何亭亭,此时被何亭亭这样抱着扭,又不住地撒娇,早心软得撑不住了,当下看向林玲玲,“我们亭亭说得对,她吃不惯学校的饭菜,让她住校那太委屈她了。我看啊,也不叫她骑车上学,你每天送送她就得了。”

“妈,学校的饭菜也不难吃,老大、老二和老三都吃得,亭亭怎么就吃不惯了?再说了,这是去上学,不是去享受。每天开车送,这多不像话呀。”林玲玲怕老太太同意了何亭亭的话,忙不迭地反对。

何奶奶听到这里,沉下脸来,“什么叫不像话?我小时上学,就是家里接送的,这哪里不像话了?至于吃食,男孩子和女孩子那能一样吗?我们亭亭自小就娇养着,和普通的小姑娘都不能比,更不要说和男孩子比了。”

林玲玲只是例行反驳,不想完全触怒了老太太,顿时头痛得很。

可是让何亭亭走读,又真的不合适,她只得道,“妈,我没那个意思。这让亭亭住校,是阿学的意思。阿学觉得,住学校好,能多和同学们接触,能更快融入集体。”

“我们亭亭长得好,性格也好,哪里不能融入集体了?她要和人交朋友,随时都交得上,你担心这个干什么?而且啊,我听说长得太好的寄宿,会被同学欺负呢。”何奶奶越说越觉得不能让何亭亭住宿,就对着儿媳妇蛮横起来,

“总之亭亭不能住宿,得走读。这事我说了算,今晚阿学回来,我跟他说去。一个大男人挣钱就是为了让妻儿过得好的,多拿点钱买车送亭亭上学本来就是应该的。”

林玲玲听完何奶奶的逻辑,彻底无语了,你不是说亭亭长得好性格好容易交朋友吗?怎么又说会被人欺负?至于给何亭亭钱花,她完全没有异议啊,可是为什么非得花在走读上面啊?

她心里有许多许多话要说,可是面对婆婆,就止不住地气短,不敢吵。

“妈,如果爸爸明年就离开粤省,我和你们相处的时间就更少了,你就让我走读嘛。”何亭亭见林玲玲气得额头上青筋直跳,怕真气得老娘怒了,忙软语哀求,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容。

她提起这个,林玲玲还没反应过来,何奶奶已经凭借刚才爆发的联想能力感伤起来了,

“唉,如果亭亭住宿了,阿学又上班,玲玲你自己又时常外出,这个家,可就只剩下我一个老婆子啦。老头子啊,你腿一蹬去了可就一了百了了,只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

林玲玲彻底没了气,上前安慰,“妈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和阿学肯定有一个人回家陪着你的啊。再说了,还有二婶呢,她不是经常上来陪你嘛。”

“大人陪着有什么意思?都是老黄瓜老脸,看着也不会让人心情好。像我家亭亭,水嫩嫩的,跟朵花儿一样,看着就有活力,比你们加起来都好。”何奶奶说道。

看着婆婆这明显的耍赖行为,林玲玲彻底投降,“行,让亭亭走读,不过不是我和阿学接送,让她自己骑车……”

这时一大早拖着刘君酌去跑山的何玄连一身汗水地从外面走进来,一听这话忙大声道,“妈,亭亭走读的话,我也要走读。不然在路上有人欺负她,谁来帮她?”

和他一起进来的刘君酌想也没想就大声道,“我会护着亭亭,不让人欺负她的,我也打算走读。”

他早就想好了,何亭亭走读他也走读,何亭亭住宿他也住宿,总之跟何亭亭一样就对了。此时听到何亭亭走读的消息,他二话不说就表明心意,甚至没发现自己这是得罪何玄连的行为。

等说完了,收到何玄连愤怒的白眼数枚,深觉得不能得罪未来大舅哥的刘君酌马上反应过来,开口补救,“虽然我很厉害,但是我觉得为了万无一失,让三哥也走读,和我一起保护亭亭就很好。”

“对,对,让老三也走读。他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在家里吃饭喝汤都比在学校好。”何奶奶忙也跟着点头,又叮嘱何玄连,“妹妹长得好看,肯定有很多坏小子围着她转,你得护着妹妹啊。”

她虽然希望林玲玲开车接送何亭亭,但是转念一想,如果学校里其他家长都不接送,单只有林玲玲接送何亭亭,只怕会让何亭亭被排挤,便不再执着于让林玲玲接送的事了。

“奶奶你放心好了。”何玄连听到何奶奶也帮他争取走读,忙高兴地答应了,又眼巴巴地看向林玲玲。

林玲玲觉得破了何亭亭的例,在何玄连这里就只能同意了,当下揉着眉心点头,“行,都走读。”

“耶——”何亭亭高兴得跳起来,和何玄连相视而笑。

林玲玲脸上带笑,口中却说,“你们是高兴了,今晚我得被你们爸爸念一晚上。”

“妈,你别怕,有奶奶呢。”何亭亭说着,抱着何奶奶,狠狠地在何奶奶脸上亲了一口,“奶奶你真好!”

“小马屁精……”林玲玲在旁直翻白眼。

何亭亭见了,忙笑嘻嘻地上前,抱着林玲玲亲了一大口,“妈妈也很好!”

被香喷喷白嫩嫩的女儿亲了一大口,林玲玲忍不住笑起来,“行啦,这么大了还亲人,多不好意思啊。”

刘君酌在旁眼巴巴的看着,心里羡慕极了,恨不得让何亭亭也亲自己一下。

不过他光是这么想脸上就烧起来了,哪里敢说半句话或者做半点动作?

何亭亭得到了走读的好消息,吃完早餐便飞快地跑去告诉李真真。

“我也打算走读,走读能够省下伙食费和住宿费,是好大一笔钱呢!”李真真也做好决定了,得知何亭亭也走读,高兴得拉着何亭亭的手直跳,“以后我们还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

“嗯嗯。”何亭亭高兴地点头,“我三哥也走读了,以后我们都有伴啦。”

何亭亭听了点点头,想了想又问,“你说谢青青会走读吗?”

“应该不会的。”何亭亭肯定地说道。

林蓉早就说过,会让谢青青住宿的,她应该不会反悔的。

到了十点钟,林玲玲和林蓉开着车,送何亭亭几人去学校交费注册。

何玄连暂时还不用上学的,但是作为高年级生,他自觉那是自己的地盘,所以专门走一趟,说是引路。

交费的时候,何亭亭才发现,她和李真真、刘君酌、谢青青几人都不同班。

她读初中是和刘君酌同班的,此时骤然得知自己在班上没有熟人了,心情就异常的低落。

刘君酌也是瞬间发现这问题了,当下就道,“不行,我要求调班,我要和亭亭一班。”他说完,努力做出平常的样子看向林玲玲,“何婶,何奶奶担心亭亭,只怕不会放心亭亭自己一个班。”

“这应该没什么吧。”林玲玲沉吟着说道。

“要不让亭亭转来我班上,让亭亭和我一班?”李真真提议道。

如果没人,刘君酌就要飞白眼了,可是有人,他只得控制住脾气,“如果有男生欺负亭亭,你能帮亭亭打人吗?”

李真真摇摇头,她虽然会帮忙,但是估计打不过男生。

何玄连瞥了刘君酌一眼,“放心好了,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亭亭。”

刘君酌大怒,暗怨何玄连捣乱,便伸手过去狠狠掐了何玄连一把,面上却还是一本正经,对林玲玲道,“何婶啊,亭亭化学和物理不是很好,老三也不好,我最擅长这两科了,一个班的话我可以给她补习呢。”

这个理由太强大了,瞬间说服了林玲玲,她同意了去帮刘君酌调班级。

何亭亭高兴道,“君酌哥,我们又同班啦!”

“嗯,我到时还坐你后面。”刘君酌也异常高兴,恨不得大吼大叫出声,u看书)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快乐。

另一边,林蓉正帮谢青青交住校的费用以及买部分铺盖的费用。

关于住校的事,林蓉早就和谢青青商量过了,她的意思是她以后做生意要经常在外面跑,不大可能在家,谢青青一个女孩子在家不安全,因此让谢青青住宿,月末才回去一次。

谢青青虽然不想住宿,希望像何亭亭一样走读,但是一来林蓉的理由合情合理,她反驳不了,二来初中时和她一起做伴的都没能读高中,何亭亭几个有孤立她,她如果走读就没有伙伴,会很孤单,所以最终还是同意了住宿。

帮刘君酌调到和何亭亭一个班,又交完费时,何亭亭一行人就回家了。

当晚吃完晚饭,何亭亭几个骑车回校,开始了高中的生活。

南方傍晚的风还带着暑气,可是骑着车穿过田野,穿过老旧的骑楼时,有风吹在身上,把这暑气缓解了几分。又因为对高中生活充满憧憬,何亭亭几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异常的快活,那暑气更是不被放在眼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咸干花生其他作品<<田园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