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末-221 能够买下多大就多大吧
更新时间:2017-01-06  作者: 咸干花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回七零末 | 咸干花生 | 咸干花生 | 重回七零末 
正文如下:

221能够买下多大就多大吧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

书名:__

车子又行驶了一会儿,就在一栋热火朝天地施工的大楼跟前停了下来。风云小说阅读网

何亭亭下车,跟在何玄连、刘君酌身后往前走。

机器的轰鸣声,建筑工人的交流声,组成了一曲荡气回肠的建设之歌。

何亭亭的心飞扬起来,忍不住四处打量。

炎夏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洒落在浑身汗水的建筑工人上,灼热灿烂得如同这个新生的城市。

一切都是热烈的、灿烂的、向上的,充满了蓬勃之气,它不需要婉约,不需要柔和,只有大踏步的成长和强势崛起,只有向前向前再向前,如同这个南国城市每年的暴雨、阳光和鲜花。

和其他城市不同,这个新生的渔村城市即使是雨水,也是干脆利落和气势磅礴的,夹着台风倏忽而至,酣畅淋漓之后星驰电走地退去。更不要说长达九个月的阳光和盛夏,还有四季常青的蓬勃绿意以及开足一整年的鲜花。

这里有无尽的新生的、蓬勃的生命力!

“亭亭,那块地就是即将兴建锦绣中华的地方了。”刘君酌见何亭亭四处打量,便开口指点道。

何亭亭回过神来,看向不远处的大地,真的是很大很大的一片地皮,上面的小土丘上有荒草以及裸露出来的泥土,带着落后渔村未曾完全退去的破败。

看着这样的景象,真的很难想到,十年后、二十年后,这里会变成李真真口中那种鲜花着锦的繁华。

“真的很大一块地,如果我们的钱足够,也能买下一块这么大的地就好了。”何玄连也驻足细看,年轻的面容及嗓音里,都是遮掩不住的意气风发。

79年,他和妹妹何亭亭随父亲进城,曾经看着街上罕见的四只轮出神,充满了憧憬和向往。如今,六年过去了,他赚到的钱,足可以买下不止十辆四只轮的小轿车。

曾经的追逐已经到手,然后变成了一个标志。这个标志告诉他,在这个正在发展的蓬勃城市,一切都是新鲜的、充满机遇和希望的,只要努力,只要有眼光,只要有能力,曾经艳羡的东西,都可以拿到手上,据为己有!

何亭亭点点头,又想起刘君酌在车上说的话,不由得问道,“君酌哥,你不是说你的工程队正在那里施工吗?我看着怎么没人啊?”

“咳咳咳……”刘君酌有些尴尬地伸出手指一指,指的正是锦绣中华方向,接着稍微一偏,指向了一栋正在施工的建筑,若无其事道,

“就是那里啊,就在那一带,也是锦绣中华所属的,还没开始兴建锦绣中华呢。不过我们已经签了合约了,到时真正兴建,还是我和你三哥的工程队。”

虽然只是兴建的工程队之一,但是也算是我们帮忙兴建的。刘君酌在心里补充道。

何亭亭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果然看到有建筑工人在施工,还有机器轰鸣,便点点头,“我们要去那里吗?”

“不用,负责人是不用一直守在那里的,只是偶尔去看一看就够了。”刘君酌说完,又仔细辨认,很快指着前方的建筑,“我们去那里,走——”

他虽然很长时间不来这里,但是却还是管事的,对负责人在哪里,工程进度如何都一清二楚。

何玄连因为上高中了,所以并没有多少时间处理这些事,故几乎不清楚,听了就决定跟着刘君酌一起走。

何亭亭毫无二话,跟在刘君酌身后。

三人很快来到一栋建筑前,并且一路直入,找到了一个简陋的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有两男一女,此时正在低头写写画画,看到何亭亭三人进来,都抬起头看过来。

“刘先生,是你啊。大驾光临,是有什么事吗?”当中最为年长的一人看到何亭亭三人,先是满目惊艳,继而诧异,最后视线停留在刘君酌身上,并站起来打招呼。

这位刘先生虽然只是少年,但是行事能力并不差。历来的歌舞厅都是打架斗殴的高发场所,让当地派出所头痛不已,偏偏这位小刘先生的歌舞厅,并没有多少人敢在那打。

在目睹了一次这位小刘先生对付打架斗殴的手段之后,李全福下意识就将称呼改为了“刘先生”,再不敢欺他年少,加个“小”字。

何亭亭见了眼前人恭敬的态度,不由得也看向刘君酌。

只见刘君酌脸上笑意恰到好处,动作自然,举手投足之间一点也不像在自己身边低声下气的无赖少年模样,不由得有些讶异。

难道他在外面一直是这样的?和在自己跟前完全不同?

只听刘君酌语气温和地说道,“李先生坐,不用客气。”说完又风度翩翩地介绍,“这位是何玄连先生,这位是何亭亭小姐。”

“何先生你好,何小姐你好。”李全福一听到“何”姓,马上打起精神,并将视线看向早就惊艳过自己的何亭亭和何玄连。

想不到,这么年轻的两个少年男女,竟然也是来头不小。

作为负责人,他知道工程队有两个老板,一个是眼前这位刘先生,还有一位就叫何玄连。想来,那个何玄连就是眼前这位少年人了。

李全福打量着何亭亭和何玄连,心里先是很不是滋味,接着又充满忌讳。

年纪这么小就敢成立工程队,敢开歌舞厅,且外表出色,衣衫华贵,行事有礼,这绝对都是有背景的人物。他虽然有点不忿少年人成就比自己成绩斐然很多,但是并不是愚笨的人。

或许人家家长只是不出面,故意历练小孩子呢?他还是不要多想了。

“你好。”何亭亭和何玄连都笑着跟李先生打招呼。

李先生见兄妹俩神色平和,应对得体,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便起身引路,“三位不如跟我到里面坐坐……”

何亭亭三人原本找他就是有事的,当下就跟着进去了。

坐定之后,由刘君酌开口说明来意。

李全福听到说要买地,脸上闪过为难之色,“实不相瞒,由于接连几块地卖了出去,最近地皮买卖有些不同以往。此外,本地人买卖和台胞、江商以及华侨买卖,政策又不同。”

“我相信李先生可以办到。”刘君酌脸上神色未变,仿佛没有看到李先生的为难之处,缓声说道。

李全福滞了滞,苦笑问道,“不知道刘先生和何先生还有何小姐,需要买多大的地呢?”他原本是打算吊着吊着,突出买地的难处,再将之办下来,让眼前三人觉得自己能力突出,进而重用的。

没想到人家刘先生压根就不愿意废话和他玩心计,十分的直截了当。

刘君酌没有说话,而是先看向何亭亭。

何亭亭见刘君酌看自己,知道是让自己说的意思,就看了看何玄连,见他也是一副听自己的样子,便道,“唔……李先生能够买下多大就多大吧,尽力就好。”

她没有和李先生这样的老油条打过交道,所以听李先生说有点难办,还就真的信了。因为对李先生的期望不大,所以她才开口让李先生尽力,能弄到多大就多大。

“就听亭亭的。”刘君酌和何玄连异口同声地说完,将视线看向李全福。

李全福心中一惊,忍不住再度看向何亭亭。

没想到两个老板竟然都是这少女的,那这少女到底什么来头?

他正看着,忽然感觉有道刺眼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便忙将视线从何亭亭身上移开,看了过去。

发现盯着自己的是刘君酌,那眼神像刀子似的,李全福有些茫然。

他什么时候得罪他了?还是说因为自己没有马上答话?

这么想着,他忙点点头,“行,我会尽我所能的!”

“那就拜托李先生了。我们现在是暑假时间,李先生随时可以跟我小叔联系。”刘君酌说着,站了起来。

他不喜欢有男人这样看何亭亭,即使是个大叔,即使没有任何不好的想法!

见刘君酌站起来了,何亭亭和何玄连也跟着站起来,何玄连还多说了一句,“李先生,我们很相信你的能力,希望你不会让我们失望。”

何玄连是男丁,何学对他的要求比较高比较严,绝对不可能和何亭亭一样的,所以李先生之前的言下之意他也听懂了,这时便专门点出。

李全福听了,心知这个也是聪明人,便忙点点头,又翻了几瓶冻过的水出来递给三人,“天气热,拿在路上喝。至于买地的事,我马上准备,明天就去办。”

“谢谢李先生了。”何亭亭笑眯眯地说道。

李全福不由得有一刹那的晃神,十来岁的少女,比清晨初绽的鲜花还要新鲜美丽,胜过任何淡妆浓抹。更不要说这个少女除了青春,还有少见的容色璀璨。

刘君酌见李全福又盯着何亭亭看,终于忍不住了,跨步上去,遮住了他的目光,同时对何亭亭道,“亭亭,走吧。”

“嗯,走了。李先生再见。”何亭亭说完,率先走在了前面。

何玄连跟上,刘君酌落在最后,还专门看了李全福一眼才走。

李全福终于确认,自己的老板刘先生倾慕那位少女,所以对自己盯着那位少女看格外不顺眼。

他有点委屈,很想追上前去告诉他,他是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的。

何亭亭出了建筑,兴奋地对刘君酌和何玄连道,“我们一定要好好赚钱,多买一块地。”说着一拍手,“我们等会儿去鹏城大学看看怎么样?如果环境好,在那里附近买地也不错啊。”

“妈妈之前在大学旁边买过一块地了,你呢,就不要再好高骛远啦。先准备好钱,买下这里的地再说吧。”何玄连伸伸懒腰说道。

比起很多迷茫、不知道将来何去何从的人来说,他很清醒,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相信自己愿意为之而努力,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何亭亭听了,激动的心情稍缓,笑道,“那我们好好努力赚钱吧。”

三人回到车上,直奔鹏城大学。

85年的鹏城大学有些荒凉,有些凌乱,被几条路包在中间,没有围墙,只有几栋高楼。

车子停在高楼前,何亭亭和刘君酌、何玄连下车,四处打量这座鹏城唯一的大学。

不时有学生经过,一个个朝气蓬勃,高谈阔论,一副恨不得马上毕业投身鹏城建设的模样,激动地谈论着震惊世人的鹏城速度——三天建成一层楼的壮举。

何亭亭、何玄连和刘君酌还年轻,听得更加热血沸腾,恨不得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加入这个小渔村的建设,参与着这个小渔村的华丽变身。

三人正激动地四处看着,忽听得有人带着疑惑叫道,“老三,亭亭,还有君酌?”

何亭亭三人听到叫自己,连忙看过去,这一看马上就都笑了,纷纷出声打招呼,“张教授好……”

“果然是你们,这是来参观的吗?”张教授笑看着三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何玄连身上,“老三大学准备考这里吗?很好啊,张校长把我们学校建设得很好。外边的人提起我们大学啊,都是‘北有京大,南有鹏大’的。”

何玄连听问,笑着回答,“我还不确定考哪里呢,不过我大哥二哥都在京城,我挺想去京城的。”

“去哪里都好,就是得好好学习,别听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张教授说完,一挥手,“走,我带你们参观参观咱们这里的第一所大学。”

何亭亭三人于是跟着张教授到处参观,几栋教学楼都是崭新的,楼下不时看到有人在锄地、种树、种花,还有人挑砖头。

见何亭亭打量干活的人,张教授笑呵呵地说道,“你们猜,他们是什么人?”

“是工人。”何亭亭、何玄连和刘君酌异口同声地说道。

“都猜错了。”张教授摇摇头,“可不是工人,他们都是学生。张校长在我们学校设立勤工助学制度,学生在学校工作,或是打扫,或是在食堂分饭,或是协助宿管管理宿舍楼,都有收入。”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咸干花生其他作品<<田园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