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末-219 我堕入情网你却在网外看
更新时间:2017-01-03  作者: 咸干花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回七零末 | 咸干花生 | 咸干花生 | 重回七零末 
正文如下:
何奶奶本来和何亭亭说话的,听了刘君酌大声吼的歌,来了兴趣,笑呵呵道,“这是那个叫,那个小伙子叫什么来着?唱的《爱情陷阱》吧?唱得不错。”

“奶奶,是谭咏麟。”何亭亭回道。

刘君酌吼了一首歌,心中的酸楚稍减,再听到何亭亭也说话,就有些高兴起来,说道,“对,就是谭咏麟的《爱情陷阱》,就今年春节前后唱的。”

鹏城毗邻香江,香江出了新歌,这边很快就会知道。刘君酌开了歌舞厅,此时正在转型,打算变成夜总会,弄的士高,对香江每年的新歌更是熟悉。

何亭亭此时还在和刘君酌生气,听出他声音里的高兴,便决意要和他唱反调,想了想,笑着对何奶奶道,“奶奶啊,我觉得这首歌不好听,张学友的《情已逝》更加好听呢。”

“《情已逝》也好听。”何奶奶点点头说道。作为一个紧跟潮流的老太太,她对今年香江出现的新歌都知道,又加上家里有老唱片机,她闲时眯着眼,躺在摇椅上慢慢听,听得多了,更是如数家珍。

何亭亭听了,瞥了刘君酌一眼,对何奶奶道,“奶奶你喜欢吗?我唱给你听啊。”

说完,不等何奶奶说话,就清清嗓子,就唱了起来。

“……情已逝,你当初伤我心令我悲凄。不得不放弃,柔情何时已消逝,没法可重计。情已逝,你当初一带走便再不归。虽今天再遇你,浓情仍然似水逝,从前莫再提。”

她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刘君酌“恨,爱,心中激荡”,她就要和他唱反调,“情已逝,从前莫再提”!

刘君酌听何亭亭清脆甜糯的嗓音不住地唱“情已逝”,觉得心意被糟蹋了,心里难过得很,像憋了一团火,便用比何亭亭更大的声音继续唱《爱情陷阱》。

何亭亭一听,自己的歌被刘君酌的歌掩盖了,心中不服气,便也加大了音量继续唱“情已逝……”。

刘君酌听到何亭亭加大了音量,便忙也加大音量,一定要让“真心被俘虏,仿佛遭圈套。探索这爱路,你那美态已叫我醉倒。我堕入情网你却在网外看,始终不释放”这些歌词盖过何亭亭的歌,在大马路上唱响。

“情已逝……”何亭亭不甘示弱,再次加大了音量。

若是其他事,刘君酌绝对是会让着何亭亭的,可是他此时有隐秘的心事,又正是求而不得的时候,怎么也不愿意“情已逝”,所以咬咬牙,继续加大音量吼“我堕入情网你却在网外看”。

两人谁也不肯让谁,最后是大吼着唱歌的,大马路上全是两人互不相让、已经跑调到爪哇国的歌声。

何奶奶听着两人嘶吼的声音,笑得差点从车上摔下来。

有经过的货车司机听得直笑,又有骑得快的自行车也出声打趣,经过路边村子时,村里人更是纷纷取笑。

何亭亭觉得有些丢脸,可见刘君酌不肯让自己,便硬着头皮大声吼,打定主意不肯让。

这时一个路过的摩托车大叔经过两人身边,操着普通话笑呵呵地对何亭亭道,“小姑娘跟对象闹别扭啦?别闹别闹,回头揪他耳朵,他不敢不听你的。”

何亭亭听到“对象”两个字,顿时大窘,脸瞬间烧红,忙停了唱歌,大声反驳,“才没有!”

说完埋头加快蹬车,很快越过刘君酌去了。

刘君酌也听到摩托车司机的话了,更是看到了何亭亭刹那间烧红的俏脸,心中顿时像吃了蜜糖一样。

他想加快蹬车追上何亭亭,即使什么话也不说,跟着她并排着骑车也是很好的。可是他车尾架上坐着何奶奶,骑得快了容易让老人坐不稳,只好耐着性子慢慢骑。

何奶奶也听到摩托车司机的话了,但是她什么都没说,笑眯眯的,只是担心刘君酌会激动得加快蹬车追上何亭亭,因说道,“君酌啊,慢慢骑,别急。”

“何奶奶,我知道……可是亭亭骑得太快了……”刘君酌翘着嘴角说完,目光看向前方骑车骑得飞快的何亭亭,大声喊,“亭亭,亭亭,你等等我啊……”

喊完了,没有听到何亭亭的回答,刘君酌却并不生气,他满脸笑容,仍旧慢慢地骑着车,看着在自己前方的少女,又看看两旁绿油油的田野,心情舒畅得很。

虽然亭亭否认了让他不高兴,可是她红了的脸颊却让他恨不得高声欢呼,让全世界知道。

何亭亭埋头蹬车,到了进周有兰家的路口,也不等刘君酌和何奶奶,拐了弯径自进去。

眼见快到周有兰家了,她才摸摸脸蛋,停了下来。

心里却想,谁跟刘君酌谈对象啊,他那么坏,一点都不懂的尊重人,还是霸权主义,一点都不好!

想着脸蛋又烧起来,吓得她再不敢想了,忙停好车,到河边洗手,沾了水直拍脸蛋。

拍得脸蛋的烧退下来了,何亭亭一点也不敢想刘君酌和对象的问题,只好将思绪转移到生病的周老爷子身上。

昨天早上,她在教室还和周有兰说话来着,那时没有听到周老爷子生病的消息,怎么过了一天,就病了呢?

何亭亭飞快地分析着,很快就出了神,直到听到刘君酌和何奶奶担心的叫声,才慢慢回过神来。

“我没事,我下来玩水。”何亭亭说着,又洗了洗手,便起身上去了,口中说,“走吧,我们快点进去吧。”

刘君酌见何亭亭上来,忙偷眼打量她的神色,见她俏脸已经不红了,视线扫过自己也一点端倪都没有,雀跃的心情慢慢低落下去。

“嗯,走吧……”何奶奶帮何亭亭理了理骑车时被风吹乱的秀发,笑眯眯地说道。

孙女儿长得就是好看,好看得能迷得小少年跟呆头鹅和疯子似的。

才进周家,何亭亭就听到周有兰的怒骂声,“我讨厌你,我恨你,我恨死你和那个破鞋了,你再也不是我爸爸!”

“这是……”何奶奶一联想,就有点后悔带孙女儿来听这些了。

何亭亭也有些进退两难,她犹豫片刻,还是扬起声音喊道,“周有兰,周有兰——”

她正喊着,周有兰从屋中走出来,满脸的眼泪,“何亭亭,你怎么来了啊?”

“我听说你爷爷病了,所以来看看。你……”何亭亭打量了一眼周有兰,有些担心。

“你们跟我来……”周有兰没有说什么,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带路。

何亭亭回头看何奶奶,见何奶奶点点头,便牵着何奶奶的手,和何奶奶一起跟着周有兰走,还不忘回头低声提醒刘君酌,“君酌哥,你拿苹果跟着我们。”

刘君酌心情再度雀跃起来,忙提了苹果跟上。

周老爷子坐在厨房里,拿着水烟斗慢慢地吸着烟,脸色蜡黄蜡黄的。

何亭亭看了有些心惊,忙出声叫道,“周爷爷,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周老爷子因为常年侍弄花草,身体很是硬朗,即使在贫困的79年,脸色也没有现在这样蜡黄难看。

听到何亭亭的声音,周老爷子转过脸来,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亭亭啊,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听说你生病了,所以来看看。”何奶奶说着,示意刘君酌提着苹果上前。

周老爷子接过苹果放在一边,又摆摆手,“也没什么,就是心气不好,没事的。”说完了放下水烟斗,站起来招呼客人。

周有兰红着眼睛,去烧水帮忙待客,完了又去屋后喊她奶奶。

何亭亭跟周老爷子聊了一会儿,见老爷子只是脸色恹恹的,别的倒没什么,便说了一箩筐安慰的话,说完了就起身告辞。

她一行人来得迟,待久了到饭点就要留下来吃饭的,所以在何奶奶的示意下,何亭亭提前很多提出告辞。

周老爷子苦笑道,“我这家里一团糟,就不留你们了,下次你们来,我杀鸡招待你们。”

“周爷爷,你别跟我们客气。还有,万事别多想。”何亭亭忙道。

周老爷子点点头,可是面上忧色却没减。

周有兰见何亭亭转眼就要走,有些失望,说道,“我送你们出去吧。”

“嗯,好。”何亭亭点点头,辞别了周老爷子,就牵着周有兰的手出来。

周有兰一直送,送过了桥,还要继续送。

何亭亭知道她心里难过,估计是要和自己说话的,便让何奶奶和刘君酌先走,自己落后一些。

见何奶奶和刘君酌走得远了些,周有兰才哽咽道,“我妈昨天跟我爸离婚了,昨晚就没回来。我爸还去找那贱女人,今天中午才回来。”

何亭亭听了,有些心酸,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握紧周有兰的手以示安慰。

“我叫我妈不要走,可我妈却说,她不愿意过没有尊严不受尊重的日子。”周有兰的眼泪再度淌了下来,她泪眼盈盈地看向何亭亭,“什么叫没有尊严不受尊重的日子啊?”

何亭亭听问,忙飞快地转动脑筋想找答案,可是还没等她想出来,周有兰自己就继续说起来了,

“她说,她辛苦挣钱养家,我爸爸却嫌她不顾家,反而说那个贱人温柔、善解人意,她无法忍受。她觉得自己像牛一样辛苦耕耘,却还是被嫌弃,不值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咸干花生其他作品<<田园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