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娇-315:死局和入宫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春梦关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掌上娇 | 春梦关情 | 春梦关情 | 掌上娇 
正文如下:
全文阅读乐文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春梦关情书名:

这意味着什么?

王芳几乎是下意识的脚下一软,再也不敢深思。:乐:文:小说3w.しxs520.o

来人仍旧跪在地上,抬头时见王芳脸色煞白,他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王芳的思绪转的很快。

这个消息,是一定要给云南送过去的。

孟夔和崔溥一出事,下一个倒霉的一定是云南。

而且陛下现在把他限制起来,说白了,这是要对云南动手了。

派人出城?

王芳自顾自的摇了摇头。

云南和京城相距甚远,只怕一两个月都未必能把消息送到。

等送过去了,什么都晚了。

王芳眼中微微一亮:“信鸽一只都没有了吗?”

来人并不知道他心中过了这么多的念想,因他问了这样一句,便认真的思考起来,想了半天后,嘶了一声:“倒是还有两只,之前养的时候,这两只还小,就一直没有放出来用过。”

王芳啧了一声:“一回都没用过吗?”

来人点点头:“前头养的鸽子也多,不差这两只,就想着先慢慢养起来。”

王芳轻声叹了口气,顿了有片刻钟,才又问道:“能不能带出城去,到城外再放飞。”

来人啊的一声,抬头朝王芳看过去:“您还要给云南送这个消息吗?”

听到此话,王芳便愣住了。

这件事情来的如此古怪,饶是这些不知道内情如何的奴才们,都隐隐感觉到,这个消息,不能再给云南送了。

可是他呢?

这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事到如今,他可以算是赶鸭子上架了。

如果他只是刚刚和云南接触上,他大可以甩开手来自保。

可是陛下什么都知道,也全都看在了眼里。

十几年来不动声色,难道如今还会给他一条活路吗?

云南可保,他就可保。

云南要是完了,他也不会有好下场。

不过他的话,也提醒了王芳。

这时候还硬是要跟陛下对着干,是逼着陛下提早动手的。

王芳沉默了下去。

屋中一时安静的可怕,连呼吸声都隐约能听得到。

许久之后,王芳摆了摆手,示意来人起身。

那人这才站起身来,许是跪的有些久,膝盖猛地软了一下。

王芳眯眼看着,指了指旁边的凳子:“你坐着回话吧。”

那人明显怔了下,而后才顺势往凳子上坐下去,口中还不忘谢了两句。

“白启桓……”王芳念叨了一嗓子,稍稍顿了顿,“白启桓近来没什么动作?”

那人想了会儿,摇了摇头,却又哦了一声。

这一声显然就是有话要回了。

王芳挑了眉看他:“想起什么了?”

“前几天的时候他去找过奴才一次,”那人仔细的把那日情形想了想,而后又道,“他说想见您一面,但是奴才问他有什么事儿,他却不肯说。”

白启桓是个有分寸的人,他身份有些尴尬,毕竟是从云南过来的,当日入户部又是自己举荐,所以入了部之后,二人在明面上基本上是不往来的。

要知道,王芳在京城里一手遮天,所相交的都是些权贵大巨,似白启桓这样的人,根本是入不了王芳的眼的。

所以白启桓想见王芳,一向都是找到底下人那里去,再由底下的人回话上来。

只是这小半年以来,京中虽然风波不断,可是并未直接影响到云南。

就连当初贞妃被废,白启桓也没有找上门来。

此时王芳眉心紧蹙:“为什么没来回我的话?”

照理说底下人也不会这样懈怠,白启桓轻易不上门,怎么如今找上门去,他却一点信儿也不知道呢?

那人的话音戛然而止,显然是让王芳的这句话问懵了。

他眼睛快速的眨了眨,很快就接上话来:“奴才打发人来回了您的,您不是说近来陛下交办的差事忙,腾不出空来,叫奴才回了他吗?”

咯噔一声,王芳一颗心直往下沉。

再开口的时候,他声音里都透着低沉和不悦:“你打发了谁来回话?他人如今又在哪里?”

那人一时哑然,想了会儿,见王芳脸色不对,忙回话:“是沈知,上回本来奴才要来的,但是养的鸽子出了点岔子,就打发了他过来。两日前他说家中老母病重,要返乡一天,已经离京了……”

王芳听后,冷呵了一声。

怪人?这已经没有用了。

来人也不必把后话说完,他就明白了。

这是个圈套。

他在西厂里培养心腹,培养可用之才,到头来却还是抵不上陛下的一招算计。

很显然,沈知是陛下放在他身边的人,平日里不动声色,可是却在紧要关头一招致命。

白启桓找他,到底有什么事情?

王芳的思绪只是转了一下,就不愿意再去想。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什么白启桓了。

死局。

这是一盘死局。

王芳腾地站起身来:“给我收拾东西,我要即刻动身出城。”

那人见他起身,哪里还敢再坐着,旋即随之起了身:“您是说出城?离京去?”

“对!现在就走!”

王芳说完,迈开腿就往门外走。

那人在原地楞了片刻,忙跟了上去。

可是王芳还没出门,其素的声音,就已经从门外传了进来:“王芳啊,陛下传召,叫你进宫面圣呢。收拾东西?你要去哪儿啊?”

来得好快。

王芳算准了陛下不会给他活路,却没想到,其素会来得这样快。

他退了两步,略做了一礼:“大人,咱们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你就当没见到我,成不成?”

其素摇着头笑了两声,逼近屋中去。

王芳见他摇头,眸色一暗:“大人这是一定要押着我入宫面圣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其素吸了吸鼻子,“随我一道入宫请罪去吧。”

王芳眯了眼起来:“此一去,再难有活命之日,我自问不曾与你为难,你今日何故不肯放我一条生路?”

他说着,语气愈发狠辣起来。

其素知道,王芳这个人手上是有些功夫的。

只不过王芳和刘光同比不得,他颐养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那些个功夫,也不过是打着好看的罢了。

可饶是如此,王芳要是跟他动起手来,他这把年纪,还是吃不消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