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桐-第三百六五章 不可说
更新时间:2017-01-10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锦桐 | 闲听落花 | 经典言情小说 | 闲听落花 | 锦桐 
正文如下:
宁远眯眼看着周六,周六不负所望,没等阿萝和柳漫把帘子全拉出来,就一个箭步扑上去,抓了把珍珠又松开,圆瞪双眼看着这挂只能珍珠不可能是其它的帘子惊叫道:“这是珍珠帘子?你怎么有这个?是你的?谁送给你的?”

满屋的目光都聚集在阿萝身上,阿萝七分得意中透着三分羞涩,娇滴滴的甩了周六一眼,“才不告诉你呢。”

宁远看的一根眉毛抬起又落下,这个阿萝还有点天份的,比如演戏。

“这是大事,你快说!”周六急的跺脚,他心粗的太厉害,再说他经手卖上一挂珍珠帘子给四爷时,远哥可是说的清清楚楚,这种珍珠帘子极其少见,不是想买就能买到,是要碰运气的,大爷就是因为买不到帘子,才买了珍珠想自己穿帘子的。

他以为这挂帘子,就是周贵妃那挂,这是赃物!

“我有这个,是有人送给我,谁送的,那我可不能说。”阿萝一脸得意,掂着脚步往帘子后面站了站,看着柳漫道:“姐姐看,这帘子要是改件珍珠衫怎么样?”

“你不说是吧……”周六话没说完,就被墨七扯了过去,宁远也已经紧几步过去,从墨七手里拉过周六,俯到他耳边低低道:“这不是咱们经手的那挂,咱们经手的那挂不如这个好。”

“什么?”周六更惊讶了,“那是……”宁远伸手捂在周六嘴上,将他拖到院门外,劈头就是一巴掌,“叫什么?这点出息都没有?”

“远哥,不是我没出息!那挂帘子,我跟四爷拍胸口打个保票,就那一挂,这又冒出来一挂,还比咱们经手的那挂好,这个……这事,我跟四爷打过保票的!四爷那脾气,跟姑母一样,都只要尖儿,什么都得他最好,这可怎么办?”

宁远听了周六的担忧,无语之余,想起文二爷那句话:还是聪明点好,不然你抛个饵他都不知道咬哪儿,看到眼前的周六,他发现文涛这话说的太对了。

“先别想这些,这是小事,你得赶紧把这事告诉四爷,告诉你爹也行,唉,又要生事。”宁远一脸烦恼,“眼看要过年了,就不能让人过几天安生日子?”

“生什么事?”周六一脸愣呵。

“笨!”宁远忍不住,又一巴掌拍在周六头上,“你没看见阿萝刚才那样子,你这心眼,这是十窍通了九窍对吧?不长眼哪?能送得起珍珠帘子,阿萝又不说是谁的,还能有谁?”

“谁?”周六一脸茫然问了句。

宁远长叹了口气,“谁?你说谁?还能有谁?阿萝的恩客里,谁是最大的?我不跟你说了,老子心烦,你赶紧回去找你爹去,找你爹说去!老子也要回去了,他娘的,一天到晚到处都是烦心事,就不能让老子过几天舒心日子!”

宁远说到做到,甩手就走,周六跟在后面跑了七八步才顿住步,一步步挪回到软香楼门口,突然一声唉哟,他悟了,远哥说的那个最大的恩客,除了四爷还能有谁啊?难道那帘子是四爷送给阿萝的?天哪,那可热闹了!

周六一悟过来,抬脚就往随国公府奔。

宁远和周六出了门就没再回来,高子宜根本没察觉到这件事。

高子宜看到那挂珍珠帘子,头一个反应,就是昨天晚上多多来叫阿萝,说的那件又急又重要的那件事,就是有人上了软香楼,他昨天听小厮说了几句,就知道必定是四爷,看样子,这挂珍珠帘子是昨天四爷送给阿萝的。

阿萝想进府,四爷不让她进府,还让她重新开门纳客,这挂珍珠帘子,是四爷给阿萝的补偿?一定是这样。

可这挂珍珠帘子要是让贵妃知道……怎么可能瞒得过贵妃?贵妃那脾气,必定非常生气,四爷送什么不好,非要送珍珠帘子,疯了真是!

高子宜心惊而乱,哪还有心思管谁在谁不在,连阿萝也不在心里了,胡乱找了个借口,匆匆出来,直奔回府找阿爹说这件大事去了。

那挂珍珠帘子一出来,吕炎、季疏影和李信三人相互看了眼,先后告辞出来,各回各家。

余下的人,就算再笨的,也觉出了不对,宁远和周六走了,主人高子宜也匆匆走了,大家一窝蜂作鸟兽散,热闹无比的软香楼,没多大会儿,就热闹散尽,一片狼籍。

柳漫看着阿萝叹气。她给她看珍珠帘子时,她就提醒过她,第一,满京城好象就听说周贵妃有一挂珍珠帘子,是她的心爱之物;第二,因为这帘子,前一阵子就闹出的事儿可不算小;第三,周贵妃看阿萝不顺眼,可是生过杀心的;第四,给她送帘子的人来历可疑,这帘子,她还是锁在箱子里,好好藏着才最好。

可一二三四都说了,阿萝根本不理她,说什么有宝不展示,等于衣锦不还乡,非要拿出来显摆不可,这个好了,帘子还没收起来,把人都吓走光了,唉,她也走吧,这个阿萝,不知道还能活几天。

云袖站在几步外,看着神态自若,甚至还哼着小曲儿亲手收拾她的珍珠帘子的阿萝,和站在阿萝旁边,叹气不止的柳漫,看着柳漫也不跟阿萝打招呼,转身就往外走,犹豫了下,上前和阿萝招呼了一声,紧几步跟上柳漫,拉着柳漫笑道:“我口渴得很,到姐姐屋里喝杯茶再走。”

两人一起穿过角门,迎面碰上杜妈妈,柳漫和云袖给杜妈妈见了礼,让到一边,看着杜妈妈走出四五步,柳漫突然出声喊住杜妈妈,“妈妈。”

杜妈妈止步回身,柳漫走到杜妈妈面前,“阿萝那挂帘子的事,妈妈知道吗?”杜妈妈点头。

“妈妈该劝劝阿萝,那帘子……”柳漫欲言又止,杜妈妈露出丝丝笑意,伸手拍了拍柳漫,“见到你头一回,我就知道漫姐儿是个善心的孩子,阿萝……”妈妈顿了顿,“她心里有点数,漫姐儿放心,妈妈心里也有点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