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桐-第三百六四章 才子们和败家子们
更新时间:2017-01-09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锦桐 | 闲听落花 | 经典言情小说 | 闲听落花 | 锦桐 
正文如下:
热门小说标签

小说排行榜:···········

第三百六四章才子们和败家子们

全本小说吧:千万别记错哦!m.qbxs8

季疏影一眼也没看阿萝,一进门,他就转着头四下打量,他记得软香楼一进来就是个院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果然是生意好,嗯,布置的不错,清雅有趣,伎家这份眼光,比京城大多数人家都强得多。网

吕炎一进门,飞快的扫了眼四周,看看来的都是哪些人,扫了一遍,心里有了数,目光落在阿萝身上,从头到脚打量着她,头上堕马髻挽的极其可人,只用了一根珠钗,配着耳垂上的粉红大珠耳饰,十分清爽,深粉束胸,轻粉罗裙,外面一件浅蓝不擎襟,有多清爽,就有多娇媚。

吕炎忍不住赞叹,刚想捅季疏影,一看他正仰头看棚顶,转头捅了捅李信,“看看,京城第一,名不虚传吧。”

李信急忙点头,“这幅媚骨难得。”

“你是个懂行的!”吕炎竖拇指夸奖李信,李信的脸都差点要红了,一扇子拍在他那根大拇指上,“我懂什么行?要懂也是你懂!”

“那是个真懂行的。”吕炎搓着手指叫了几声痛,指着在一幅字前站住,凝神细看的季疏影,李信噗的笑出了声,“季兄是真君子。”

不远处,阿萝幽怨的看着季疏影的背影。

宁远来的不早不晚,从他一脚踏进来,整间大屋子里的气氛就平空上了一个台阶。

周六一声‘远哥’,越过所有人冲在最前,迎向宁远,宁远伸手搭在周六肩上,另一只手一巴掌拍在仅比周六晚一步迎上来的墨七,“小高一请客,你们一个两个都来的这么早!我请客也没见你们跑这么快!”

“怎么不快?”周六赶紧就要解释,墨七到底比他好一线,“七哥来的也不晚,往常我请客,七哥可没来这么早。”

迎上来的高子宜早笑的两眼眯成一条缝,“瞧你们说的,怎么?这是嫌我请客请的太少?还请七爷见谅则个,等明天春闱考完出来,我天天请你。”

“好!就等你这句话!大家可都记好了,明天春闱之后,五郎要天天请咱们乐呵,咦,头一场不能让你请,得留给我,还有小六、小七,贺你高中!”

“借七爷吉言!”高子宜哈哈笑着,在众人七嘴八舌的打趣逗乐捧场声中,将宁远让到里面。

吕炎和季疏影、李信三人站在离中心稍远的地方,看着宁远,和宁远进来掀起的一轮,吕炎啧啧不已,宁远这种人,简直是天之骄子,这份三两句话就能让人忍不住引他为知已的本事,这种举手抬足都是焦点的天赋,就是翁翁,也比他不如。

嗯,翁翁和他不是一类,翁翁的平易低调温和,如春天的微风,不知不觉中归化人心,宁远则象夏天的百花盛开,热烈而醉人。

季疏影看向宁远的目光有几分深沉,大奸若忠,大恶若善,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吧,明明心机深不可测,更怀着不臣不轨之心,偏偏看起来这样清澈见底。

李信看着宁远,心情却复杂到他自己都理不清,宁远常到桐姐儿后园找她说话的事,他知道,桐姐儿没瞒过他,虽说他去找桐姐儿说的都是正事儿,都是最好直接跟桐姐儿说的事,可他的心情,还是十分复杂。

宁远的到来掀起的热闹喧嚣刚刚回落了些,琵琶声起,云袖手敲檀板,咿咿呀呀唱起季疏影前一阵填的一词,阿萝托着杯酒过来,举到季疏影面前,“季公子这词,阿萝念了不知道多少遍,一起想着,要是见了季公子,必要好好敬季公子几杯酒。”

“随手而作,不值一提。”季疏影接过阿萝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将杯子放回阿萝手里,转头接着和吕炎说话。

吕炎斜着举着杯子,惆怅失望的掩饰不住的阿萝,带着丝戏谑的笑,正要取笑季疏影几句,宁远从三人背后转过来,“季公子这词确实写得好!”

宁远说着话,脚步落的巧之又巧,正好挡在阿萝面前,如同一堵墙,隔在季疏影和阿萝中间,阿萝垂下眼皮,看着宁远的衣角,不想退,又不敢不退,后退一步,再退一步,一步步退回了热闹之中。

“咦?”吕炎睁大了双眼,“七爷也喜欢季大郎这词?”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宁远打着哈哈,“一句没看懂,但凡我看不懂的,必定是好的。”

季疏影噗一声笑的咳起来,李信想笑又忍住了,这位能装傻装到这份上,真是不容易。吕炎手里的折扇拍在宁远肩胛上,一边笑一边道:“何至于!前儿我还听翰林院的几个翰林夸你大有长进。”

“不瞒吕兄,”宁远往前凑了一步,左右瞄了瞄,一脸神秘,“这话你没听懂吧?夸我大有长进,那是夸我送的礼,大有长进!”

这回连李信也噗笑出声,季疏影忍着笑,“七爷,你的学问虽说比你的功夫差点,也不至于此,何苦……”

“好不好管他呢,我也用不着学问。”宁远浑不在意的打断了季疏影的话,正要再说话,只听到旁边一片惊讶声,四个人一起看向惊讶所起处,只见多多捧着只紫檀木小箱子,阿萝和柳漫一人一边,正拉出挂珍珠帘子。

“这帘子……”吕炎惊讶出声,季疏影也睁大了眼睛,这不是周贵妃那挂帘子,不对,这挂好象比那挂好,至少大不少。

周贵妃生辰那天,他和吕炎都随长辈进宫磕头贺寿,是见过那挂惹事的珍珠帘子,没想到这帘子今天又要惹出不知道是大是小的事。

李信也瞪大了眼睛,桐姐儿应宁远的要求,又拿出挂帘子放出来这事他知道,帘子他看过一眼,虽然没看仔细,但他敢断定,这一挂,就是桐姐儿放出来的那一挂。宁远拿去送给阿萝……他真是晕了头了,这挂帘子是转了几趟手……听二爷说卖到了贺家,怎么到了阿萝这里?还这么张扬无比的拿出来?

要出大事了。李信心底的警惕和惊讶一起生起。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全本小说吧(qbxs8)全部小说为已完结小说、全本小说,我们不接受连载小说的上传,希望理解!

全本小说吧—打造最出色的网络小说阅读网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