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军嫂的那些事儿-第五百一十七章 番外之同学邻居
更新时间:2017-01-09  作者: 素年一别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当军嫂的那些事儿 | 素年一别 | 素年一别 | 当军嫂的那些事儿 
正文如下:
大学毕业的那一天,无论是同学还是室友,都会突然发现,大家相处的时间都那么短,突然之前就要各奔前程了。

有人提议,无论是电话号码还是家庭住址都一一写了出来,大家再一一地拿了笔记本记着,有缘还是会相聚的,又或者过几年,大家可以组织起来聚一聚。

大家来自五湖四海,过几年交通便捷的时候,距离也不算事儿,而且现在装电话的,也渐渐地起来了,打个电话也是分分钟的事儿,感情好的也不在乎那么一点距离。

杨培敏觉得这大学情谊是特别地真,特别地有感触,她打算过几年孩子大一点,就到处去走走,或许也出差那样子,到时候走到哪个城市,有同学在那儿的话,也能过去走走。

毕业后很多人都分配到了工作,有好些是留在了本地,还有一些少数的回了自己老家那边的城市发展。

也就把单位地址写了,大多数是在市里的,所以那也方便。

两年后,杨培敏的化妆品公司要到s市去开分公司建厂,她也抽了两天时间过去视察,忙完了之后就想起室友朱青就在这边工作,拿着她的单位地址找到了她,朱青平常冷冷清清的性子,看见她突然降临的样子,也迸现出了惊喜的模样。

两人随后去吃了顿饭,聊了些各自的近况,朱青现在是一家报社的副编,看起来挺不错的,至少从她脸上看到了意气风发,不过这也就够了,她也聊起其她同学的情况。

他们中文系的挺多人给分配到了学校里去做教师,还有就是到一些厂里坐办公室里。

这个杨培敏倒是知道,郭彩霞就留在了市区里当了一名中学老师。

她们同一个市里也走动的挺勤的,她女儿也接了过来,也已经上小学了呢。

朱青自从跟杨培敏聊起护肤之后,觉得她们挺说得来的,现在这分在两地的也常有快书信为往,特别是杨培敏这会儿特意来找自己,朱青也是感动到了,就说自己到了十月份学校校庆邀请了自己过去写些东西,到时候再找找几个同学室友出来聚聚。

杨培敏点点头。

真到了聚会的时候,坐在一起还挺多人的。

说起这个,怕大家觉得不够气氛,特意选了杨培敏生日这天来,正好能在杨培英的饭馆里弄上两桌,大家过来吃个午饭,也不耽误什么时间,因为大家工作都忙。

到了这会儿大家又是好一顿地问近况,这也是聚会的必经之事。

到杨培敏的时候,大家都不用她说了,大伙笑道,都能想象得到了,事业有成家庭美满。

杨培敏被众人这一倜傥,也就乖乖地坐在一旁听他们这些人说。

在这边工作的都几乎来了,至于没来的,倒也有人知道他的情况,也拿出来说了。

比如冯二喜,她回了自己的市区那边当一中学老师,也挺适合她的,她性格就是比较随和亲切喜欢说教,也是因为离家里近,她跟同学们说到,就算是工资低点也无所谓,最主要的是可以把孩子接到身边来,一家人团聚。

葛三妮听说进了一百货公司当文员,也是在这边,只不过她听到是因为杨培敏的生日,就找了个借口没来而已,看她应该过得还行吧,还把她那男人孩子都接了过来,只是她男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事情做,两口子有些偶而有些口角就是了,婆婆之类的打着帮忙带孩子的幌子也过来了,家里也过得热热闹闹的。

谭燕也留在了这里,今天她也来了,她在邮政局做,工作了两年,虽然没有升职涨薪啥的,但看着人就变化很大,说话也觉得好听好多,能顾全着别人的面子感受,大伙坐在一起也能说到一块去。

读了大学出来,也参加工作了,眼界开阔了,一些人与事也经历了不少,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有了变化,变得更加的稳重与圆滑了。

杨培敏觉得挺好的,合得来的就常联系,合不来的就维着面子情,要是哪天,心情不好了,也能找个人出来喝喝茶说两句话。

简单地吃过饭,也各自回了,杨培敏跟杨培英说了声,也准备回家里补补午觉。

沈宜香那儿结婚要买新房,杨培英也想换房子,他们一起到杨培敏家里吃饭的时候,就说这个来,以后都是在这边发展什么的,因为她们俩的丈夫都是本地人,工作地方也在这儿,本着长住的打算,想找处好一些的房子。

陈桂枝就想着沈宜香买得离杨培敏这边近一点的,以后走动也方便一些。

但是这边附近的房子都比较老旧了,实在算不上特别好的。

杨培敏其实也觉得这边不太好,以前是因为迁就她上学近一些,才选择这里,这边职工院多,平常看着也热热闹闹的,但是卫生那方面就是很到位了,平常门口巷子里随意倒生活污水,随意扔垃圾的比比皆是。

她也是打算跟沈宜光打算着,找处好点的地方搬了。

现在既然大家都有这个意向,杨培敏就灵机一动,“不如,我们买一处地吧,在那儿咱们可以重新建一幢新的,你想建啥风格啥设计都行,全凭自己心意来,我们几家还能挨在一起,门口弄个小花园啥的,以后孩子多了,一起玩儿。”

大家的都神往起来,就这么说定了,回去留意着哪处地儿好。

这会儿杨培敏家里的时候,又是听到隔壁那一阵阵的吵闹声,心下更加坚定了快点找地皮的念头。

这皮革厂大院三头两日就是一顿好吵,也不是普通的吵架,还夹着全武行,鸡飞狗跳,热闹极了。

想起这个,杨培敏就乐了,两年前那个回了老家乡下的陆海玲竟然又回来了,她直接过来找曲方,本来她丢皮革厂里的工作,曲家已经放弃了她当儿媳妇的想法了。

陆海玲并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她也不打算放过曲方,她已经无路可走了,回到老家里,她爹娘要把她嫁给那个二婚的黄家,之前在沈宜香面前说起来,也不完全是胡编的,只不过没有那么夸张而已,她那个最小的哥哥因为跟一个寡妇有了首尾,被人家给讹上了,之后又是怀孕,那边给了选择过来,要不结婚要不就赔钱,再不是就是告他强奸,娶了她是不可能的,那寡妇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总之这寡妇平常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跟村里的好几个二流子都有些不清不楚,只是没有像她小哥那样子被当场抓住而已,要是把这样的人娶回家,那他们这老陆家在村里面不指望能抬得头来了。

家里面商量来商量去,也只能接受赔钱那一条了,只是没有想到那寡妇竟然狮子开大口起来,张口就要赔两千,包括打胎费营养费啥赔偿费,自己家里面就算把全家都卖了都拿不出这么多啊,可是那寡妇手里拿着小哥签字画押的认罪书,不赔钱就去告强奸。

没办法,只能把家里的积蓄都拿了出来,父母手中存着有一两百,又向亲戚借了两百,陆海军这边也找了借口让他拿了两百回来,先给那寡妇把胎打了,剩下的就另外想办法,后来知道村里的黄会计要找媳妇,家里人就动了心思,因为那边的聘礼出的也挺多的,有近两百呢,还得一点是一点儿,因为那寡妇给了期限,要一年还清,要不然还要去告,家里人就想把她嫁过去,先拿了聘礼钱,以后自己也能在婆家那边划拉些钱回去,因为那黄家在村里是数一数二条件好的。

她当然不同意,她是个心气高的,比她丑比她条件差的都嫁到了镇上去,凭什么自己就得嫁个村里汉,还是个二婚的,让她小姐妹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陆海玲是死活不同意。

后来知道陆海军处了对象,陆海玲就起了心思,掇撺着母亲过来看情况,后来从陆海军口中知道,这沈宜香这条件看着是个不错的,说不定就能解决自己家里的难题,陆海玲更是想着让沈宜香帮忙着自己找工作。

本想着攀上沈宜香这个有工作有家世的,这还钱的事不成问题,后来没有想到这沈宜香是个小气的,自私又自利,还跟自己二哥分了,弄得这事儿不成了。

正碰上了过年,二哥跟自己都放了假,家里也催得紧,不得不回去,没想到自己这一回去,就丢了工作,再也不能回皮革厂上班了,自己的那点子小心思也不能实施了。

又要面对家里安排的黄家亲事,她急中生智地就想到了曲方,这个人怎么说也是个城里人,也有份工作,长得高高大大,比起那黄家二婚的不知道好上多少,于是她就跟母亲商量着,过来找曲方,陆母跟她一样是个爱慕虚荣的,也觉得有个城里女婿比有个二婚女婿,脸上好看多了,而已她也相信自己闺女的手段,一定会把曲家里的钱把在手里,再来帮衬着娘家。

所以陆母也帮陆海玲说服了陆父,拿了路费出来,让陆海玲过来找曲方。

陆海玲是个有手段有心计的,知道自己这样身无旁物地找上曲家,一定会被嫌弃的,她也是知道这曲家在这方面挺计较的,于是自己在一家餐馆里帮着死皮赖脸地讨了个帮忙的工作,没有工钱,也只是包两餐的样子,跟曲方来了个偶遇,之后让曲方觉得自己有一份正式工作。

陆海玲在城里呆了半年,穿着也做了些改变,没有刚来那会儿那样子土了,弄了个好看的头发,曲方看到她的时候,是双眼发亮心意不变,陆海玲做着慢慢被感动的样子,两人就好上了,后来在看完电影后,在小树林散步的时候,曲方借着月亮就情不自禁真情起来,牵了手亲了吻,陆海玲半推半就下,就被曲方带去了招待所里开了房,成就了好事。

陆海玲目光达到,直接住进了曲家去,曲方这才知道陆海玲根本没有工作,但是那会儿也算是新婚燕尔的样子,虽然有些不得劲儿,但也捏着鼻子认了,只不过他娘就不一样了,大发雷霆,要把陆海玲赶出去,陆海玲也是从讹自家的那个寡妇里学到了本事,不慌不忙地说,要赶她出去,那她就去告曲方强奸,她手上也有曲方的认罪书。

这下曲家没法了,让陆海玲进了门,至此曲家就热闹了,陆海玲跟曲大娘是针尖对麦芒,三天两头就掐架,曲方夹在中间,心力交瘁,人都仿佛老了十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