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妃-第三百零八章 我们的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木子田玉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妃本妃 | 木子田玉 | 木子田玉 | 妃本妃 
正文如下:
第三百零八章我们的

“调查南疆与京中私盐来往的有关人等?呵呵,看来又有事情做了。”容殊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着手中的信件,这是沈燕娇从南疆给他寄来的,除了问好之外,还拜托了他一件事情。

“瑜哥哥,有什么好事笑的这么开心啊?”这时候,从他的身后传来了淑贵妃的声音,其实他早就已经发现偷偷摸到身后的淑贵妃了,只是配合的不动声色而已。

一撮细灰从指间滑落,被风一吹便无影无踪,容殊瑜回过头来摇了摇,说道:“正想着中午给你弄什么好吃的呢!怎么今日起这么早?”

平时这个时间应该还在睡懒觉呢!自从要照顾两个孩子之后,淑贵妃就没去给太后请过安了,容殊瑜也不乐意她去给那个假货请安,装模作样的又学的不像,每次都憋得他难受死了。

想到这里,容殊瑜又突然叹了口气,在心底感慨道,如今这皇宫里,还剩下几个真实身份的人了?

连皇上都是假的了。

“瑜哥哥,我好无聊,我们去找点什么玩好不好?”淑贵妃从背后抱上容殊瑜,坐在石凳上的容殊瑜都已经到了她的胸口,淑贵妃就这么贴着她,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温热的风吹进自己的耳里,容殊瑜只觉得半边身体都麻了。

自从知道了他这一敏感的地方,淑贵妃有事没事就喜欢挑逗他,直到他面红耳赤才罢手。

“淑儿,你又调皮了!”容殊瑜无奈的搂过她娇小的身躯,往怀里塞去。

淑贵妃“咯咯”的笑着,一双小脸上满是明媚的笑意,再不见以往的分毫。

张开小嘴想要说些什么,淑贵妃突然脸色一变,捂着嘴巴挣扎的逃出了容殊瑜的怀抱,冲到一旁的树下难受的干呕起来。

“淑儿,你怎么了?”容殊瑜见机不对,连忙起身来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好让她能舒服点。

“我也不知道,最近早晨总是莫名的恶心,我才睡不下,想着出来走走的。”淑贵妃扁着小嘴,一副难受又委屈的样子。

“只有在清晨的时候才这么觉得吗?”容殊瑜心中一动。

“也不是,偶尔闻到一点荤腥也难受的紧,

瑜哥哥,我是不是生病了,要不等会让太医来看看吧!”淑贵妃说道。

“不行!”容殊瑜急忙说道,因为着急,所以声音大了一些。

“瑜哥哥?你……”淑贵妃吓了一跳,惊疑不定的开口问道,平时稍微有个咳嗽容殊瑜都紧张的不得了,如今自己都难受成这副模样了,他竟然不让自己去看大夫,这又是为什么?

“傻瓜!别想多,我问你……你这个月的葵水……是不是没来?”容殊瑜说道,虽然照顾了淑贵妃这么久,该看的地方全都看过了,但是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淑贵妃亦是红了脸,半晌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脸都红到耳根去了。

容殊瑜眼睛一亮,贴着淑贵妃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半晌后,淑贵妃愣愣的才反应过来,欣喜的拉着容殊瑜的双手问道:“瑜哥哥,这是真的?”

容殊瑜点了点头,他再确定不过了,种种迹象都已经表明的很清楚,他的淑儿怀了他的孩子了!

“可是……可是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我们瞒不住的!”信息过后,淑贵妃的一张小脸顿时变成了苦瓜。

淑贵妃的担心没有错,在这个深宫中,哪里有瞒得住的秘密?一旦走漏了风声,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了。

这确实是个难题,不过,只是他们还没有找到解决的方式罢了!容殊瑜轻轻的将淑贵妃拥入自己的怀中,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

“别担心!你只要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孩子,其他的事情我会解决好不好?”细声的安慰给了淑贵妃满满的信心,她在容殊瑜的怀中拱了几下,这才点了点头瓮声说道:“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容殊瑜就成为了淑贵妃心中的那座靠山,仿佛只要他说了的,就都会做到,而自己只要乖乖做他的小女人就可以了。

“这些天……我有些事情要忙,可能不会时时待在你的身边,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片刻后,容殊瑜接着说道。

因为还有沈燕娇拜托的事情要忙,其实说是沈燕娇拜托给他的事情,不如说是微生莲的意思,于公于私,他都不能懈怠。

“有危险吗?”淑贵妃问道,她知道容殊瑜有自己的事情,但是只要他每次忙完能回到自己的身边就行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不会去主动问一些让人为难的问题。

“没有危险,放心!”容殊瑜笑着说道,轻轻在淑贵妃的额头落下一吻。

“嗯!那我等你回来!”淑贵妃笑着回答,容殊瑜答应她的,从来没有食言,并且,只要是他肯说的,也从没有骗过自己。

容殊瑜点了点头,将淑贵妃送回了寝宫,留了三名银莲使保护她的安全,这才放心的出宫去了。

一路上,他都还在想着要不要弄个女医进宫去贴身照顾淑贵妃,毕竟万一出了什么小症状,他们也不好请太医来看。

出宫的容殊瑜没有第一时间去办事情,uu看书(hu)而是七拐八弯的,来到了一个暗巷里面。

那里有意见不起眼的院子,从外面看起来很是破烂,但里面确实非常整洁的。

“参见主子!”容殊瑜一进门,众多手下便齐齐行礼说道,原来这里是容殊瑜在京城的一处秘密落脚点,也是,他如今可还是通缉犯的身份呢!

“嗯!有个新的任务要你们给我去查查,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去打探到京城中和周边城市所卖的官盐,私盐,乃至黑盐都是来自什么地方,一旦有自南疆来的要特别注明,对了,还有盐的质量和价钱,都要一一查明。”

容殊瑜有条不紊的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手下回答道,便纷纷消失在了院子中。

此时,容殊瑜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自己的床榻上,放空了一切思想什么都不想了。

这段时间,好累。

最新推荐

本站所有文章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仅为喜爱阅读写作的朋友提供一个分享与交流的平台;

如果本文涉嫌色情、暴力等违法内容,或者是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