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成欢-第463章 不该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莞迩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顾盼成欢 | 莞迩 | 莞迩 | 顾盼成欢 
正文如下:
正在阅读

第463章不该

“皇上。”郑贵妃起身相迎。

虽然还未显怀,但往常元昌帝都体谅郑贵妃如今有孕在身,总会免了她的这些繁琐礼节。

但今天,直到郑贵妃轻轻福身了,元昌帝都只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她,没有半点要扶她起来的模样。

郑贵妃半蹲着身子,浑身又是一僵。

元昌帝的反常让她隐隐觉得,又有什么她并不愿意看到的事发生了。

而最近能让元昌帝如此的,除了关于那两本《闺范图说》的事,又还能有什么?

郑贵妃的心往下沉,虽然如今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但她却莫名的觉得从头到尾都有些发凉。

“平身吧。”

好半晌,才传来元昌帝那似乎含了雷霆之怒的声音。

郑贵妃缓缓起身,两只手在袖中交错,然后轻轻抚着仍然平坦的小腹。

与许皇后那时的心情一般,郑贵妃这时也觉得有些心凉。

身为宫妃,却将手伸到了朝堂之上,这本就是大忌,但郑贵妃之所以敢这样做,说起来,也是元昌帝这些年对她的态度让她有了底气。

她以为,就算元昌帝并不只是独宠她一人,但这么多年的宠爱,他待她也总是与别人不同的。

她甚至还因此而有了错觉,就算她仗着他的宠爱做了什么不该她做的事,元昌帝也总能宽容以对。

但如今,看着元昌帝那张阴沉得似随时能滴出水来的脸色,郑贵妃却并不那样肯定了。

“皇上,您这是怎么了?”郑贵妃抬起头,直视着元昌帝的双眼,轻声问道。

就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一般。

被她这样一问,元昌帝有一瞬间的心软,但随即想到早朝时发生的事,那点心软立即就被他压了回去。

“朕怎么了,爱妃难道还能不知道?”元昌帝两眼如利刃般看向郑贵妃。

郑贵妃轻轻一笑,心里原本的忐忑便在这时尽数沉淀下来,她道:“皇上不说明,臣妾如何能猜到您心里在想些什么?”

虽然口中说着不知,但郑贵妃的眼中却分明都是了然。

元昌帝触到她的视线,虽然有些稍稍不自在,但到底也抵不过他心里的愤怒。

一把将两本书重重砸到郑贵妃脚下,元昌帝冷笑一声,“爱妃还要与朕装到什么时候?这么多年,朕可从来不知道,朕的枕边人竟然还能将手伸得这么长!”

只要一想到平时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将自己视作天,眼中只有自己一人的郑贵妃,其实心里也早有盘算,元昌帝就格外的不能容忍。

郑贵妃仍然面色平静,她略勾了勾唇,有些讽刺地道:“皇上,您的枕边人,可不只臣妾一人。”

元昌帝一窒,然后冷声道:“爱妃这是在怨朕?早在你跟在朕身边的那一刻,你就该知道,朕不可能像话本子里的男子一般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爱妃素来是个聪明的,怎的也会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

郑贵妃深吸一口气,将心里那一阵阵的凉意压了下去。

是的,从她跟在他身边的那一刻起,她就从来没有奢望过她会是他唯一的女人。

但她总以为,在元昌帝心里,她的存在是于旁人与众不同的,而是独一无二的,或者是不可或缺的。

现在看来,她还是太过天真了些,元昌帝到底拥有一颗帝王之心,而帝王心里满满装的都是他的天下,又如何可能会因为一个女子就轻易驻足?

不想再与元昌帝撕扯这些,也知道自己根本无从撕扯起,郑贵妃略过这个话题,看了看脚边的两本《闺范图说》,很干脆地应道:“皇上说得没错,这件事确实是臣妾做的,目的也确实是想借机抬高自己的地位,以助宁王夺得储位。”

元昌帝没想到郑贵妃会如此爽快的承认了,他本以为她会极为狡辩的。

但,也正是因为郑贵妃承认得如此容易,元昌帝反而更不能压下心头的怒气,他伸手指着那两本《闺范图说》,眼中怒意翻涌,“你好大的胆子,莫不是仗着朕这些年宠着你,就什么事都敢伸手去做了?”

似乎没有注意到元昌帝的怒色,郑贵妃甚至在觉得站得有些累了之后径自又往贵妃榻上坐下,然后才微爷着头看向元昌帝,“皇上,您说得没错,臣妾就是仗着您的宠爱才敢做这些事,若不是皇上这些年一直如此宠着臣妾,臣妾又怎么能有做这些事的底气。可是,皇上,您与臣妾说说,臣妾这底气是不是来得有些可笑?”

元昌帝于是沉默下来。

好半晌,他才道:“爱妃,有些东西我可以给,但你去不该伸手要。”

郑贵妃于是轻笑两声。

果然如此。

好半晌,她敛下唇畔的笑容,看着元昌帝轻声问道,“皇上,那如今臣妾已经伸手要了,您又要如何处置臣妾呢?”

元昌帝不语,深深看了郑贵妃一眼,然后转身大步离去。

永和宫里,郑贵妃独自一人坐在这偌大的宫殿里。

她从前总以永和宫的宽敞和奢华而自傲,因为这都是元昌帝给的,代表的是元昌帝对她那独一无二的宠爱。

可是现在她才总算看明白了,她能得到的,也只是元昌帝主动给的这些,至于其他的,在元昌帝没有给之前,她没有任何资格伸手讨要。

她以为她是被元昌帝珍藏于心的心头宝,但如今看来,她也与后宫的其他女人一般,都只是被元昌帝豢养在这豪华牢笼里的金丝雀,平时倒还好,可一旦触到了元昌帝设在心里的那条底限,就会突然发现,原来所谓的宠爱,也不过是如此罢了。

郑贵妃仰倒在贵妃榻上,一双即使满溢了悲凉,却仍水润动人的眼怔怔地看着屋顶。

就算她在宫里再怎么风光,但说到底,她其实也是个仍带了点奢望的女人。

她知道有些事她不该做,但哪个女人不希望在自己做错了事之后,有个坚实的臂膀可以作依靠,有个人能不管对错的护着自己?

郑贵妃这样想着,便突然轻声笑出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莞迩其他作品<<妻贵>> | <<欢恬喜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