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医-第三百三十六章 圈禁宗室会试将至
更新时间:2017-01-09  作者: 沉舟钓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荣医 | 沉舟钓雪 | 沉舟钓雪 | 荣医 
正文如下:
昌平皇帝在位三十三年,这一天或许做了他三十三年皇帝生涯中最值得史官大书特书的一件事!

他将宗室们圈养了!

只给宗室们爵位封号而不给封地实权也就罢了,他还要将全部宗室都迁入西京,他还下诏说“无令不得出西京”。

这虽非圈禁,可又与圈禁何异?

顶多就是圈禁的地方大一点,不再是小小的一宫一墙,而是一整个西京洛阳城。

可是洛阳再大,又如何能与天下之大相比?

如果在一开始,皇帝就无缘无故地说要圈地荣养众宗室,那肯定是会遭受到无边阻力的。

可经过这一回选太子的闹剧,圈禁的命令竟只在初下时受到了少少抗拒,而随着皇帝这一次表现出来的强大魄力和行动力,众宗室迁京之事终于很快成为了现实。

昌平皇帝叔父辈的福王老爷子哭倒在宗庙前,大喊:“祖宗开眼,不孝子孙而今要离汴梁。子明今年六十又七,将至耄耋之年。非是贪恋汴京繁华,实在恐惧转眼天寿到底,然而长逝异乡,不得落叶归根,不得再来祭祀祖宗!呜呜……”

白发苍苍的老爷子哭得涕泪横流,言辞句句,无不可怜。

昌平皇帝便又特别下恩旨,道是“一念王叔年高,二念王叔德行”。

总而言之意思就是,福王年纪大了,确实挺可怜的,选太子事件中,他虽然多嘴说了些话,但这些话本来也是他的身份地位应该说的。他又没切身参与到这次夺嫡闹剧里头来,说起来情有可原,所以别人都要被迁移到洛阳去,福王就暂时算了吧。

又特别优待了瑞王。

下一道旨意说:瑞王自得封号,谦恭谨慎,德善俱嘉,宗行楷模,克行克己……云云。

总之先是将瑞王夸了一通,又点名了瑞王被优待的原因:瑞王跟朕感情好,又特别知情识趣,从来不多求自己不该求的,轮到要他办事的时候又很愿意出力,半点都不打折扣!总之是跟朕一条心,这样好的兄弟还到哪里去求?我不对他好又对谁好呢?

所以瑞王也不必被迁出京,非但如此,皇帝还特别嘉赏了瑞王。

至此,除去福王、瑞王,以及老早就被禁闭在王府的景安王,大靖其余宗室悉数都被迁到了西京“荣养”。

其实大靖皇帝对待宗室的态度从一开始就是明显的,比如汉唐等朝代,给宗室封王总以国为封号,诸如燕王、赵王、蜀王、魏王等,可是大靖的王爷得到的又是什么封号呢?

福、瑞、永、康等等,这都是祥瑞啊!

相比较起来,景安王封号景安,就真的是特别了。

景安王毕竟与昌平皇帝是一母同胞,跟其他同父异母的兄弟都不同。先帝临终前还曾特别下旨,要求昌平帝一定照料好景安王。

因此之前即便是太子被刺,在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白虎失控一事是景安王主导之前,昌平皇帝也只是将景安王禁闭王府,而没有对他有进一步处罚。

这次众宗室迁京,昌平皇帝同样没敢顺路将景安王也一道迁出去。

毕竟一次迁走了那么多宗室,就已经是很遭人诟病了,再连同胞兄弟都容不下,那天下人还不得悄悄骂皇帝一声“刻薄”?

昌平帝一心想要做明君,行为处事就要讲究一个“堂皇”,一个“师出有名”,太过分的事情当然不好做。

但不能将景安王一道迁出去,其余宗室迁京时也要留有余地,可对付在这一次朝争中脑袋拎不清,屁股歪掉的某些臣子,皇帝可就没有顾及了。

一个结党营私的大帽子扣下来,昌平帝这一回狠狠撸下了一批人。

让你们在这一次选太子的时候蹦跶的欢,真当皇帝是死的,真当太子已经没命了?

昌平皇帝下旨说:“等等诸公,不思国事,专事结党。空领俸禄,尸位素餐……”

一通话把这些人骂得够呛,随后视情节轻重,或革职,或降级等等。

如此一来,竟空出了大片的官位,引得京中众人又是一片虎视眈眈。

旧的势力淹没,总要有新的力量再次趁势而起。

昌平三十三年的正月就这样在此起彼伏的变动中度过了一大半。

往年正月十五元宵节时,汴京城中难免要有花灯等节目,可今年也通通都免了。

然而虽然没有了年节时该有的各种节目和气氛,实际上这个正月上演了一场又一场大戏,真论起来,却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还要更加精彩无数倍。

京西,郑府。

汴京城郊,众宗室已经浩浩荡荡排好车队,在禁军的护送下,出京去向了洛阳。

郑同铭满脸喜色,哈哈大笑:“父亲,今次皇上下了一局好棋,得益的却是我等!如今这许多官位空缺,下头的小子们倒是可以好生往上再挪一挪了!”

郑老爷子沉声道:“不可得意忘形,切记大事徐图。”

“父亲,儿子有一事不解。”郑同铭道,“太子既然重伤,父亲何不叫锦逸就着机会,杀死那江氏,偏还要做局让她去救人?若是太子就此死了……”

“哼!若是太子就此死了……”郑老爷子目光深厉,“王爷便一定可以上位么?不怕被人渔翁得利?”

郑同铭立时消声。

垂拱殿偏殿中,又一次被郑家人惦记了的江慧嘉这次和宋熠一起被皇帝召见。

惊心动魄的换太子大局暂时告一段落,江慧嘉心知,皇帝这一次或许是要放他们出宫了!

宋熠的伤已经好了很多,如今早不必时时卧床,但毕竟修养时日不够,大动作还是不能做的。

皇帝就给他们两个赐了坐,闲话家常般先问江慧嘉:“宋郎的伤势何时能痊愈?”

江慧嘉道:“最多再有三四十天便可。”

皇帝道:“三月初九是今科会试,宋鹤轩,会试可有把握?”

他亲自过问了宋熠科考的事情!

宋熠面露感激之色,抱拳道:“学生虽有伤在身,然而每日思索学问,倒并不受影响。”

皇帝颔首道:“寒门入仕,便在此一举。今科会试尤其不同往常,宋郎可好生备考,莫要叫朕失望。”

微微的似有深意。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