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医-第三百三十一章 图穷匕见时!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沉舟钓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荣医 | 沉舟钓雪 | 沉舟钓雪 | 荣医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三百三十一章图穷匕见时!

ps:正文前说两句,有朋友说上一章末尾有小段重复了,现在已经修改好了哦,请看到错误部分的朋友回去重新下载一下章节再看。重下很简单,客户端看的话,,自然会出现重新下载本章的选项。网页就刷新一遍就行哒,不会重复收费的,本小段也不收费。给朋友们造成麻烦了,抱歉抱歉;)

昌平三十三年,正月初九这一日,皇帝在朝堂上投放出了一颗堪称是惊天动地的大炸弹。

他自己倒是稳坐了钓鱼台,半点不着急,可身在局中的其他人此时却不由得纷纷行动起来。

京中官员,从勋贵到清流,从世家到新秀,从文官到武官,甚至是从宗室到地方,又有几个没有关联牵扯的?

大靖立国已经历四代皇帝,偌大一个汴京更是被经营得繁华无比,其中种种势力,盘根错节,即便是叫皇帝来理,只怕他都要理不清!

京西,郑府。

京中高位文官大多居于此处,郑家在这里也有一座五进大宅。

如今郑老太爷虽已致仕,郑家荣光看着是不如往昔,但郑家大老爷郑同铭依旧坐在户部尚书的高位上,郑老爷子原先的门生故吏也大多数还在。

郑家的势力是不如从前显眼,但暗中的能量却依然不容小觑。

郑同铭上了朝回来,立即就去内院正荣居书房见了郑老爷子。郑老爷子原先在宝庆,后来郑七娘上京进了东宫,他便也携郑老太太等人一道上来了。

很快,郑家二老爷郑同兴和郑锦逸也都来到了书房。

郑同铭说明了情况,问:“大郎,你确定那宋家的女子真能救活太子?”

郑锦逸沉声道:“心脏中刀之人尚且能救活,东宫又还有诸多太医相助,以江氏之能,九成是可以救的。”

“如此说来,皇上的确是在做局了……”郑同铭微微变色,又做沉吟。

郑同兴道:“既是能治伤,那太子殿下的头痛之症……还有那隐疾,应当也是能救的!父亲,七娘已嫁入东宫,我们何必还……”

“老二!”一直坐在首位闭目不语的郑老爷子忽地睁眼看过来,目光如电,射得郑同兴一个哆嗦,就没了言语。

“此事我们只管不动便是。”郑老爷子意味深长道,“皇上折腾得高兴了,得了他想要的结果,也是天下皆喜,不是么?”

“那若是人人都动了,只王爷不动……”郑同铭却有些犹豫。

郑老爷子道:“王爷在禁闭,此事又关王爷何事?”

郑同铭轻轻吸气,连忙应是。

待从书房出来,郑同兴只管去找他的小妾,郑同铭与郑锦逸走在一处,郑同铭道:“大郎,那江氏你当真有把握制住她?”

郑锦逸斜了嘴角一笑:“她贴身的面纱便在儿子手上!”

游目而动,竟有几分风流态。

郑同铭便轻拍他肩,一叹,又摇头笑了起来。

正月十二,又是大朝会。

这一次朝会气氛又比先前更紧张了几分,而比先前更不同的是,今次朝会,紧张中又还添了许多难言的躁动。

皇帝的气色瞧着倒还过得去,虽仍旧难免露出神倦面乏的模样来,可至少不似上回那般,整个就是一副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了。

按照规矩,站班开朝。

诸般杂事过去,就在众臣焦躁得几乎都要耐不住了时,皇帝倒慢悠悠地,又自顾一叹,才道:“众卿,朕上回说了,众卿若觉太子可重选,不妨便拟下宗室子名单,今日当众推举。”

说着,顿了一顿。

众臣无不打起精神,心中暗道:“来了!”

皇帝又道:“自来立嗣,以嫡长为先,若非嫡长,自然便该选贤任能。自五服之内先选,朕有堂侄儿共一十九人。其中十二岁以下七人,自然首先排除。余下四十岁以上三人,亦当排除,还余九人。”

他目光扫视众臣。

这时候,左相崔铮上前道:“启禀皇上,年龄相当的九位公子当中,永王爷之第二子寿公子自幼体弱,右手不能握笔,也当排除。”

皇帝道:“朕记得永王家还有个长子,自来康健,应是能做推举。”

皇帝居然这样说,众臣俱是精神一震。

大殿中,垂首肃立的永王暗暗一喜,面上却将头垂得更低了些。

崔铮又道:“皇上,臣还有一事需禀明。”

皇帝道:“崔卿请说。”

“几位公子当中,还有四位是庶出。”崔铮道,“庶出这四位,也当排除。”

这话一出,大殿中瞬间一嗡——立时炸起了议论声。

便有一名官员出列,跪下道:“皇上,若再排除四位,岂不是只余五位可以推举了?”

皇帝嘴角挂着笑道:“依余卿的说法,莫非即便是贱婢生的,也能来争我大靖太子之位?”

众臣一凛,立时又有一位礼部的官员出列道:“皇上,即便是从宗室选嗣,也当是以嫡子为先。此为祖宗礼法,道德规范。太子之位何等尊贵,自然不容庶子玷污!”

众人争得一番,好不容易争出个结论了。

瑞王又出列道:“皇上,臣家中只得不成器的儿子一个。小儿自幼纨绔,做个富贵闲散王爷倒还罢了,太子之位是万不敢想的。臣……替小儿退出此次推举!”

皇帝自然相劝,瑞王又坚辞。

可如此一来,倒弄得其他诸王不好做人了。

跟皇上关系最好的瑞王都主动要退出了,那其他几位是退还是不退好呢?

永王也忙出列道:“皇上,臣家中幼子体弱不宜,长子且……”

皇帝打断道:“永王贤弟也要推拒?”

永王正要再坚辞,皇帝又道:“永王啊,你若再推拒,那朕可就当真了!”

一句话说得永王将要出口的话竟是一堵。

皇帝道:“诸位兄弟亦等同于此,不必来辞,若是一定要推拒,朕亦不多做劝解,便请稍待一旁便是。”

这话太狠了,完全是连半点做戏的机会都不给人。

如此一来,除去瑞王仍然坚持退到一边之外,其余众宗室,凡是家中有人能符合太子推选标准的,竟没一个敢再说话。

皇帝又道:“请众卿上奏本,请崔卿统计。限时一刻钟内,一刻钟后,朕便要结果!”

什么?

一刻钟?

宗室们越发紧张起来,众臣也无不紧张。

昌平皇帝这是要玩真的,可是推举太子有这样玩的吗?

似儿戏般荒诞,偏行如此严肃紧要之事!

忽然,一名官员动了!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