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医-第三百二十八章 釜底抽薪一锅端!
更新时间:2017-01-04  作者: 沉舟钓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荣医 | 沉舟钓雪 | 沉舟钓雪 | 荣医 
正文如下:
第三百二十八章釜底抽薪一锅端!

第三百二十八章釜底抽薪一锅端!

再立太子!

崔铮居然提议再立太子!

立谁?

怎么立?

再联想到前几日因为责问太子而被皇帝斩了的钱侍郎,众臣心中俱是一阵哆嗦。

难道说,左相崔铮才是钱宜修事件的背后推手?

皇帝都似乎呆了呆,他倒也没有发怒,只皱眉道:“如何再立太子?”

崔铮道:“太子殿下若是无恙,能担储君之责,再立太子之事自然不必多说。然而殿下若实在不便,臣请求另选宗室子……以其贤德者,立为太子!”

他语速不紧不慢,然而每一字句中却都分明蕴含了莫大力量。

闻听者无不心口发紧,如置身惊涛骇浪之间。

在钱宜修说太子不堪为储君时,皇帝可以大发雷霆问斩钱宜修,可当说出类似话语,甚至提议要另选宗室子为太子的人是崔铮时,皇帝还能这样吗?

满殿呼吸可闻,压抑的寂静中,皇帝缓缓站起了身。

“太子不过数日未现身,你等便要另立太子!”皇帝一手撑在龙椅扶手上,深沉的目光中仿佛带了血丝,说不出何等骇人地盯住殿中众臣,尤其是崔铮!

“那朕……如是数日未现身,你等是否便要另立皇帝?”

他忽然猛拍扶手。

砰——!

他拍击的声音并不大,这不大的一声却重重响在众人心中。

原本排成两列站班的众臣被骇得立时又齐齐下跪,惶恐道:“皇上!”

崔铮猛地稽首磕头,恳切悲声道:“皇上,为江山社稷,长远而观,臣一片忠心,绝无二意!”

皇帝的背似乎有些佝,他一手扶了龙椅扶手,口中沉声叹:“江山社稷!”

忽地,低低的笑声从他口中传出。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又由低变高,从深沉悲切到愤怒嘲讽。

皇帝大笑着,一抬脚,从高高地平台上下来,然后向内走。

眼看就要离了大殿了,徐德过来扶他,他搭着徐德的肩膀,忽又回头道:“宗室中,贤德之子亦是不少。众卿若有所知,不妨写入奏折,三日后再于大朝会上具名推举。”

众臣又呆了,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同意了崔铮的提议,不仅准备从宗室子弟中另选太子,而且还将这推选的权利下放给了众臣?

这是准备看谁得到的推举多,就让谁上位?

朝堂上几乎炸了锅,皇帝简单一句话,又何止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陷入种种惶恐、惊诧、难以置信……又兼有亢奋、野望等等数不清情绪的众臣,一时兴奋热议。直到一声“退朝”惊醒了众人,而这时再看,又哪里还见皇帝的身影?

皇帝在说完那一句话之后,竟就径直走了!

然而皇帝虽然走了,他掀起的风浪却显然才刚开始。

垂拱殿,偏殿厢房里。

已经是正月初九了,宋熠恢复良好,江慧嘉便扶了他起身,正陪他在内室缓缓走路健身。

宫中各种消息都封锁得十分严密,皇帝许叫人知道的,不一会就能传得满宫皆知,比如上次处斩钱宜修之事。皇帝若是不许人知道的,比如太子的真实情况,那就是除了核心的寥寥几人,就连外围许多太医都不知晓!

但江慧嘉做为太子的“主治大夫”,她对太子的状况却是再没有不知道的。

因此当前朝再次传出消息,皇帝竟许人重新推举宗室子为太子时,对于皇帝布的究竟是怎样一个局,江慧嘉便再没有猜不到的。

昌平皇帝这是画一个大饼在钓鱼呢!

阴谋?阳谋?

好了,管它阴谋阳谋,总之太子之位就放出在这里了,就问有想法的大鱼们,这么鲜美的饵,你们吃不吃?

江慧嘉悄悄在宋熠耳边道:“三郎,皇上可真……凶险啊……”

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皇帝真阴险,不过怕措辞太过,万一皇帝长千里耳听见可就不好了,最后才模模糊糊地说了个凶险。

宋熠有她陪着走了一圈,重又躺回了床上,轻轻一笑道:“是,人心*无止境,因此方才见凶险。”

他们悄声说话,因在宫里,又是大白天,所以房门是不关的,门口守着双福。

忽地却听外头双福一声惊喊:“皇……皇上!”

双福惊了一下,立即跪倒:“奴婢拜见皇上!皇上……皇上驾到!”

皇帝来了!

莫非真是背后莫说人?说人被人捉?

江慧嘉和宋熠也是一惊,那头就见皇帝穿着常服,也没带多少随从,就带了一个徐德,另有一个青年太监,似闲逛家常般,从外头走了进来。

江慧嘉立时便扶了宋熠起身,两人正要行礼,皇帝远远虚扶了下,笑道:“不要多礼,宋郎还伤着呢,难不成朕竟是如此不近人情之人?竟非要伤者下跪不可?”

皇帝还有闲情开玩笑,江慧嘉和宋熠便从善如流不跪了。

江慧嘉福身道:“皇上,我家夫君还有伤在身,因此不必多礼,那民女可不曾受伤,皇上也不叫民女行礼,皇上岂不是吃亏了?”

近日来跟皇帝打交道多了,江慧嘉颇发现了昌平皇帝的一些特点。

在他心情好的时候,说几句玩笑话倒也算不得什么。

昌平皇帝哈哈一笑,大约是今日在大朝会上飚戏很过瘾,这时候身心舒畅,便道:“江娘子却是大功臣,朕若再要你行礼,岂不更显苛刻?朕是苛刻之人么?”

说着几步走到物种,到一旁桌边坐下。

江慧嘉福身道:“皇上,我家夫君还有伤在身,因此不必多礼,那民女可不曾受伤,皇上也不叫民女行礼,皇上岂不是吃亏了?”

近日来跟皇帝打交道多了,江慧嘉颇发现了昌平皇帝的一些特点。

在他心情好的时候,说几句玩笑话倒也算不得什么。

昌平皇帝哈哈一笑,大约是今日在大朝会上飚戏很过瘾,这时候身心舒畅,便道:“江娘子却是大功臣,朕若再要你行礼,岂不更显苛刻?朕是苛刻之人么?”

说着几步走到物种,到一旁桌边坐下。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