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选婿-番外、多出个女儿
更新时间:2017-10-08  作者: 黑发安妮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巫女选婿 | 黑发安妮 | 黑发安妮 | 巫女选婿 
正文如下:
小说分类:

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期一半春。红紫万千披锦绣,尚劳点缀贺花神。

二月十二,花朝节,传说为百花仙子的诞辰,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市井百姓,都结伴到郊外赏花踏青。

原本与花朝节沾不上什么边的寒山寺,山门前坡的红杜鹃一夜之间争相盛开,蔓延足有二十里。顺天府尹将此事在第一时间禀报了上去,皇上大喜,说这乃是天降吉兆,当即决定封玺七天,前往寒山寺上香,欣赏这一奇景。

知道内情的有心人仔细掐指算算,就明白,这几天应该是安乐长公主生产的日子。什么漫山遍野的红杜鹃,只怕是皇上为了去寒山寺而弄出来的奇景。不过,他们也挂念着长公主啊,能名正言顺的过去,再好不过了。

若伊苦着张脸坐在早就准备妥当的产房里,隔着竹窗看着院子里或站或坐的亲人们,脑门儿都发痛。

四个哥哥都来了,姑母文怡来了,祖父四姐姐也来了,碧贵妃和三公主也来了,甚至连拓跋颂、玄恕大师,虚灵道长都来了。

她倒不是嫌人多吵得慌,也不是嫌人多吃了她的美食,而是她嫌管她的人太多了。

她想活动了下,好几个人围过来挡她,说这不行那不行。

她想吃某种东西,好几个人上来劝阻,说现在吃这个不好。

就连她想打个呵欠,都有好几个人盯着她的肚子,生怕她的动作大了一些,孩子会蹦出来似的。

“长公主,您紧张吗?”苏如瑛伸手握住若伊的手,她自己的手都在隐隐的发抖。她不知道赵大人怎么做出判断五妹妹将在半个时辰后开始发作,但也不敢大意。

“不紧张。”若伊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安慰苏如瑛,“你别怕。”

苏如瑛不敢再多言,怕自己吓着了若伊。

“不怕就好。”三公主也紧张。

若伊起身,这一动作将三公主和苏如瑛都给吓坏了:“别动别动。”

若伊不乐意了:“这几天都不让我动,都要发霉了。”

三公主紧紧扶着若伊的胳膊:“那换到窗边晒晒太阳?”

谁想晒太阳啊,若伊道:“我想出去走走,不是说外面开了漫山遍野的红杜鹃吗?”

三公主在心里将传话的人骂了个半死:“哪有什么红杜鹃,别听人胡说。”

“我要出去走走。”若伊真个不开心了:“这也不准,那也不准,你们是在意我,还是在意我肚中的孩子?”

苏如瑛和三公主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这个问题了,异口同声的回答:“都在意,只要对您和孩子不好的事,都不行。”

若伊苦了脸,“你们都不喜欢我了。”

“喜欢,谁说不喜欢你了。”碧贵妃带着祝姑姑进来,祝姑姑手中端着个大海碗,里面满满的是一碗红糖煮鸡蛋。

“我不想吃红糖鸡蛋。”若伊闻到了红糖和香甜和鸡蛋的腥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嫌弃的撇开脸。

“长公主,多少吃一点吧,只有半个时辰了,不然等会儿没有力气。”碧贵妃亲手端过了海碗,用勺子舀起一个鸡蛋送到若伊的嘴边。

“不要!”若伊挪开头,坚决抵抗。

“吃吧,对你身体好。”苏如瑛哄着。

“很好吃的,你尝尝。”三公主骗着。

“你们这是……”若伊叉腰发作,还没等她将话说完,身边的人立即如鸟兽散,各自寻找自己的靠山。

“皇上,长公主又任性了。”

“母亲,您快过来瞧瞧安乐。

“祖父……”

若伊的威风立马如被扎了个洞的气球,瞬间消散一空。

大哥、姑母、祖父,她哪个儿也惹不起。

若伊只得委屈的张嘴吃鸡蛋。一口下去,鸡蛋嫩滑带着些红糖的香甜,味道竟然好极了。她咕噜咕噜的将十个鸡蛋全部都吃完了,连汤都没留下一滴。

“好。”碧贵妃将碗递给祝姑姑,拿帕子替若伊抹掉嘴角的汤汁,“再休息一下。”

若伊默默的对自己道,只有半个时辰了,她忍了,等那害她遭罪的小子出来之后,必定狠狠的将这笔帐记在他头上。

半个时辰转眼就到了。

几乎是到点,若伊就觉着肚子往下坠,她捂着肚子,哎哟叫了一声,裤子瞬间就湿了。

“破水了。”祝姑姑和梁姑姑急忙将若伊扶上了床躺好。

碧贵妃侧拉着苏如瑛和三公主退了出来,并且向外面等候的人传话:“长公主发动了。”

大长公主立即起身进入了产房,她坐到若伊的身边,紧紧抓着若伊的手背,低声劝道:“别紧张,这才开始,省着些力气。”

若伊是一点也不紧张,瞧着大长公主和祝姑姑那紧张的样子,刚想出声劝,就听到脑海里传出了月樱的声音:“若伊,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听到了,我马上要生孩子了。”若伊欣喜,马上将好消息告诉给了月樱。

“我知道,你听清楚。我找到了秘法,我会把你的这身体完完整整的与苏如意的身体融二为一。”

若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师,你说什么?”

将她那边的身体与这边的身体融二为一?那老师怎么办?

月樱没有回答她,急促的说着她要说明的事:“我不会死,我会借你腹而重生。”

重生?怎么个重生法?

“老师……老师……”若伊唤了好几声,脑海里再也没有一声回答。

她更加担心起月樱来,不死心的想联系上月樱问个清楚,可无论她怎么催动自己的巫力,怎么呼叫,都没有联系上月樱。

同时,她感觉到某种东西从自己的脑中开始灌入,迅速流动到身体的每个地方,整个身体像是被彻底的清洗过一样,毛孔都在舒展,充满了力量。

舒服,从没这么舒服过。

那种舒服,那种自然,若伊明白,这就是月樱所说的将两个身体融二为一。

一股力量聚集到了她的肚子处,然后猛的坠落。

“哎哟。”若伊觉着肚子像被人推了一把,大声的叫了出来。

正在吩咐丫头们做最后检查的祝姑姑回过头,几乎是扑一般的冲了过来。

握着若伊的手安慰小声安慰的大长公主不满祝姑姑的冒失,皱眉刚想训斥一句,只见祝姑姑慢慢的抱出了一个孩子,她猛的站了起来,“生了?”

嗯,骗人的吧,这么快?

祝姑姑也是懵的,要不是她亲手接的生,她真以为这孩子是从哪抱来的。孩子身上干干净净,身上一点血渍也没有,也不哭,睁着双眼,咧着嘴冲着她笑,那双如黑琉璃一般的眼睛,让她心生畏惧。

“大长公主……”祝姑姑托着孩子的手都在发抖,不知道该直接包裹起来,还是先清洗一番。

还是大长公主反应得快:“快去替小公子清洗。”

梁姑姑急忙准备好了洗澡水,小心的接过孩子做清洗,当她看清楚孩子时,抬头道:“回大长公主,长公主,是个小千金。”

大长公主正准备让小丫头出去报喜,听了这话,楞了下也没太大的反应,对她来说安乐的孩子,男孩女孩她都疼。

若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是女儿?”

她明明决定要生个儿子的啊,怎么可能生个女儿?

她吃惊的撑起了身子,想要看清楚小银盆里的孩子,这动作一大,她肚子又痛了起来:“哎哟。”

大长公主急忙扶住她,祝姑姑过来准备替若伊清洗一番换上裤子,她吃惊的看着又出现的一个孩子头,急忙道:“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紧接着,她又抱出了一个孩子。

“龙凤呈祥。”大长公主已经见怪不怪了。

人人都说安乐是个福气大的,生孩子也比旁人来得轻巧,不受罪。

“是小公子。”祝姑姑欣喜地道:“快快出去报喜。”

青柚撩起帘子出去。

院子里所有人瞧着她出来,都急切的追问:“情况怎么样?”

只有虚灵道长老神在在:“你们急什么,生孩子哪有这么快的事,这才开始,耐心点等吧。”

青柚笑着行了一礼,道:“给皇上王爷老将军附马报喜,长公主生了一对龙凤胎。”

扑通!

好几把椅子翻了。

好几个人摔了。

虚灵道长摔在地上,咧嘴:“这就生了?”

这前后有一盏茶的功夫吗?这也太快了。

“龙凤胎?”曹陌也楞了,茫然地看向赵书涵和虚灵道长。从若伊怀孕到生之前,可没有人说过是龙凤胎啊,个个都说是一个儿子。再瞧若伊的肚子,也不像是双胎的样子。

若伊要是生了女儿,那就是巫女啊!

“不可能,怎么会是龙凤胎。”赵书涵脱口而出,他可是每隔七天来替若伊查看一次腹中的孩子,明明只有一个儿子的,如何会多出一个女儿来。

楚轩森也觉着这事蹊跷了,他瞥了赵书涵一眼,轻描淡写道:“可能是你学艺不精,没有从脉象里瞧出来。”明明若伊说要生个儿子的,如何会突然多出个女儿来,他倒要看看那个多出来的女儿是个什么货色。

“可是……”虚灵道长本想解释的,看着赵书涵都低头不语,老老实实的缩了脖子。

楚轩森的紧张让曹陌也心生不安,他抬腿就往产房走,青柚急忙拦住他:“附马等一会儿,现在不能进。”

苏老将军才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拍掌大笑:“龙凤胎好,好啊。”

梁姑姑将清洗好的小姑娘包好,正准备抱出去给众人看,若伊缓过劲来了,急忙阻止:“先抱过来给我瞧瞧。”

梁姑姑忙抱了孩子过去。

若伊看着孩子那张脸,瞧不出什么,大长公主倒是笑道:“你啊,是女大十八变,我现在都瞧不出来,这小姑娘像不像你了。”

若伊没说话,静静的看着小姑娘,脑子里唤着:“老师。”

果然,她听到了轻轻的声音:“嗯,是我,我很累,先睡了。”

若伊整个人怔了。

这就是老师所说的,借她腹出生?

祝姑姑打理好了男孩,也抱过来给若伊看了下,然后由大长公主将两个孩子抱了出去。

楚轩森他们严阵以待,没有人敢伸手抱小姑娘,只是过来瞧了一眼,仅仅一眼,他们就能确定,这个小姑娘是一个巫女!

他们交换了个眼神,冲着曹陌点了点头。

曹陌真是透心凉,转身往产房走。

苏老将军倒是不知道他们的这些不安,很高兴的接过了一个孩子,乐得抱在怀里不松手。

也许是曹陌的脸色太沉重了,青柚这次没敢拦曹陌,曹陌直接进了产房。

若伊这生产非常的顺利,连血也出得很少,祝姑姑已经帮她打理妥当了。

曹陌进来,瞧着若伊躺在床上,精神倍好。

要不是刚才抱出去两个孩子,曹陌真要以为若伊刚才不是生产,而是背着他吃了唐僧肉。

“你没事吧。”曹陌在床头坐下,低头附在若伊耳畔低声问道。

若伊摇头,“没事,只是吓着了。”

好端端的突然老师借她腹出生,怎么会不让人吓一跳。

她扯了下曹陌的手,曹陌附下耳来,若伊低声道:“女孩是月樱老师。”

曹陌撑在床上的手一软,差点儿没扑在若伊身上。

啥?月樱那个老鬼巫女?

曹陌转念一想,如果注定自己将来会有一个巫女女儿,这世上再多个心不坏的月樱巫女,让女儿有所顾及,倒也是一件好事。

若伊见曹陌这样子,她也怕哥哥们被老师的出生给吓着了,做出什么事来,立即用巫力传询给了他们。

楚轩森他们收到了若伊的消息,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们可清楚,要将两具身体融二为一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冲着月樱为若伊的这片心,这个情他们承了。

若伊待月樱睡足了,又吃饱了,才小心翼翼的联系上月樱。

“老师,你打算怎么办?”若伊有些忐忑。

她到是想将老师留下,可是老师变成了自己的女儿,怎么想都怪怪的。

再说,巫女真的就不能共处吗?

月樱睁开眼睛,冰冷的眸子浮上了些温度,她平静的回答若伊:“让拓跋颂带我回圣山。”

“好。”若伊应下,不过还是有些不舍:“老师,你要记得回来看我。”

月樱心软,应着:“好。”

这次,她要好好的从头开始。

次日一早,若伊爬在窗上看着拓跋颂带月樱回北狄圣山,楚轩森带着儿子回曹家认祖归宗。

曹陌从背后轻轻环住若伊:“舍不得吗?”

若伊往后一仰:“不,他们有他们的生活。”

曹陌轻轻在她的发上落下一吻:“对,你有我,永远。”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黑发安妮其他作品<<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