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第一章 禁足
更新时间:2016-08-08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盛世医香 | 木嬴 | 木嬴 | 盛世医香 
正文如下:
早春二月,春寒料峭。

蒙了两层丝绵纸的窗户,抵挡不住从屋外钻进来的寒风,好在屋子里放了两个大铜炉,火烧的旺旺的,生了几分暖意。

火炉前,蹲着一个梳着双丫鬟,穿着碧色交领襦子的丫鬟,她一边往炉子里添炭,一边拿铁钳拨弄,让火烧的更旺一些。

烧的旺盛的铜炉,映着她清秀的面容,透着红润,却难掩几分稚气。

感受铜炉传来的温暖,丫鬟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来。

可是下一秒,丫鬟脸上就带了些苦恼了。

只听见绣着芍药的花梨木屏风后面有一个温和的说话声传来,带了些指责,却更像是嗔笑,“半夏,你又不听话了。”

丫鬟赶紧站了起来,许是着急了些,手里还带着铁钳,她连忙放下道,“姑娘,方才奴婢听你咳嗽了,现在倒春寒,比不得前两日暖和,奴婢多烧一个炭炉,也是怕你冻着了。”

屏风后,走出来一个姑娘。

她头微低着,叫人看不清她的容貌,但一双手,白皙如玉,十指纤长,此刻正比着自己的腰肢,站在穿衣铜镜前,有些苦恼道,“还是有些胖啊。”

半夏见了,却是眼前一亮,迎上去道,“姑娘,你又瘦了,这衣裳前几日紫苏才比照你的身量改的,今儿穿,竟宽松了这么多,还得再改一改。”

铜镜里,映着一张姣好的脸庞,颜若朝华,细致清丽,一双清澈眸子,明亮而有神,如春水般,一眨一合间,碧波流转。

娇艳欲滴的唇瓣,轻轻上扬,顿时明珠生辉,美玉盈光。

美则美矣,可惜,白玉有瑕。

这张漂亮脸颊上,有不少痘疤,很是碍眼。

半夏在一旁,看着伤心。

而沈玥却是很满足了,透过紫铜鹤顶铜镜,她脑子里闪过的还是两个多月前,她第一次站着这面铜镜前,自己惊骇到如遭雷击,不敢置信只觉得天塌了一半的那种无力感。

这面穿衣铜镜很大,可是两个多月前的她却胖的,只要站近一点,铜镜就照不住她了。

有多胖,可想而知了。

如今,只能算是略显得丰满了些,假以时日,必定能瘦下来,有什么不满足的?

想着自己穿越来,整整两个半月,什么事都没做,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减肥,如今也算是小有安慰了。

至于脸上的小疙瘩,沈玥并未放在心上,只要解了她禁足,回头买些药材来,自己调制些药膏,抹了,就能消了。

沈玥对着铜镜,兀自神游,半夏则在一旁懊恼,“怎么办,过了午时,姑娘就解了禁足了,一会儿得去给老夫人和夫人请安,这衣裳偏大,衬托不出姑娘的腰肢来。”

见铜镜里,丫鬟揪着张脸,努力在想办法补救,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的苦恼模样,沈玥忍不住扑哧一笑。

她这腰肢,如何跟府里其他姑娘纤纤柳腰相比,这不是徒惹笑话吗?

而且……

想到自己为何被禁足,沈玥脸上的笑容就湮灭了。

她虽然两个多月前才穿越来,却是继承了原主的记忆的,过去的十四年多的岁月里,发生了什么事,她清楚的记得。

如今的她,是宁朝沈家嫡长女。

她的亲娘,是沈家大房老爷沈钧的原配嫡妻,在生下她之前,就已经过世了。

这么说,有些骇人,叫人不解,可的的确确是这样,当年她娘柳氏身怀六甲,临产前夕,被一场大火给烧死了。

人都装进了棺材,确认咽气了,可就在来往宾客祭拜中,在棺材里,拼着最后一口气,把她生了下来。

当年,她的出生,轰动整个京都。

有人说她命大,将来福泽深厚,有人说她命硬,将来会克夫。

然而,闺阁女儿,养在深闺中,轻易不会出去示人,尤其亲爹沈钧娶了填房,填房又有了自己的女儿,就更不情愿带她出门了。

好不容易有机会出门了,却惹出了天大的祸事来,至今麻烦不断。

禁足中,可以什么都不管,如今要出禁足了,却不得不烦心起来了。

因为养在深闺人不识,却因出生太离奇,叫人一直念念不忘。

再加上她娘柳氏如她这般年纪时,貌美惊人,她爹沈钧俊朗无比,两人神仙眷侣,羡煞旁人,两人生的女儿,不可能会差。

她虽然极少出门,大家却认定她的容貌胜过继室周氏生的女儿,在沈家排行第四的沈瑶,尤其是和沈瑶有过节的,虽然不认得她,却总是把她拉出来踩沈瑶。

踩的多了,沈瑶不耐烦了。

这不,三个月前,鹤影湖畔,梅花初绽。

一群大家闺秀约了去赏梅,沈瑶把沈玥也一并带去了,她疲于解释,让大家亲眼瞧瞧,到底是她美,还是沈玥更美。

她这一出门,对那些大家闺秀有多冲击且不说了,却是闹得所有人都没能赏成梅花。

她们乘船而行,沈瑶先上了画舫,见沈玥慢吞吞的,就催她快些。

沈瑶性子骄纵,容易不耐烦,沈玥极少出府,不想得罪她,希望她往后常带自己出来游玩。

这不,一着急,就跑了起来。

她那么胖,一跑起来,不说地动山摇吧,却也不远了。

当时,顺国公府大姑娘姚君玉正踩着甲板上船,她这么一跑,船板晃动,一惊之下……

没错,姚君玉掉湖里去了。

一急之下,她也被人推下了湖。

梅花盛开的季节,湖水有多刺骨,不用说大家都了解,这一落水,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很快就把姚大姑娘和她从湖里捞了起来,她当时吓晕了过去,听说姚大姑娘被捞起来时,嘴巴都冻青了,浑身颤抖,脸色刷白,不见半点血色。

好好的赏梅,就这样被她给搅黄了。

回府之后,她是挨了一顿训斥,然后禁足三个月,好好反省,并减掉身上一堆害人肉。

禁足之后,大厨房顿顿送青菜萝卜来,还不放什么油水。

平常吃惯了大鱼大肉的沈玥,如何承受的了这样的落差,根本是食难下咽好么,每天勉强只能吃几口。

挨了半个月,也不知道是饿死了,还是饿晕了。

反正,醒来就成了她了。

而她为什么会穿越,至今她都没想明白,她既没有跟那些小说里写的那样遇到车祸,也没有被雷劈到,更没有被水淹死,各种稀奇古怪的死法,都和她无关,总之,一切都很正常。

真要说穿越前,有什么特别的,那只能说是遇到碰瓷了。

她被一只猫碰瓷了。

她还记得那一天,她被她娘逼着去相亲,可惜,刚到半路,就被对方电话通知说来不来了,她原想回家的,可是想到回去太早,会被她娘念经,索性就在附近花园里逛了逛,歇歇脚,顺带想想回去怎么应付她娘的念叨。

就在花园里遇到了之前不小心踩到,给它买了不少猫娘赔罪的小猫,那猫瞧着有些呆萌,但不可貌相啊,瞧见她,居然故意把爪子放在她脚后边,她一后退,就又踩到它了……

当时,她还哭笑不得。

不是说好的建国后动物不能成精吗,这猫都成精了。

她犹豫着要不要惯它这毛病,但那一脸萌样子,让她心甘情愿的把随身带着的吃的喂给它吃。

因为给猫喂食,所以多坐了会儿,后来不小心被从天而降的一只荷包给打中了脑袋,她当时还直呼倒霉,想着也不知道是谁扔的荷包,有没有人寻来。

可是一等再等,也没等到人,加上荷包瞧着挺精致的,她就带着荷包一起回家了。

回家之后,受了一通念叨,房门一关,倒头大睡。

醒来,就在这间屋子里了。

一觉睡到了古代,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总觉得是在做梦。

她总盼望着,睡一觉起来,又回到自己温暖的小床,可每天睁开眼睛,见到的都是丫鬟。

如今过去了两个多月,已经将她的耐心磨尽了。

她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可是每回听到丫鬟禀告她闯出来的祸,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她就头大,总觉得老天爷跟她过不去,她也没咒过老天爷啊!

正想着呢,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略显得有些急切。

她知道,是紫苏回来了。

这丫鬟,每一次去大厨房拎饭菜,总会打听一些消息回来告诉她,丫鬟机灵,不至于她耳目闭塞,这是好事。

只是,不好的消息居多。

一般脚步越急切,要么是大好事,要么是倒霉事。

只是,她穿来至今,就没有什么好事发生过。

今天,不知道又有什么倒霉消息告诉她。

她怎么觉得自己有些忐忑不安呢?

ps:挖新坑了,求收藏、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世嫁>> | <<以嫡为贵>>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