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五四章 初秋
更新时间:2017-01-12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全文阅读第二五四章初秋乐文

第二五四章初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弱颜书名:

当初夏至要阻止田氏将大丫嫁到附近的人家,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樂文小说可是谁也没想到,大丫虽然没嫁到附近的人家,却被刘掌柜给就近安排在了临水镇上。

所谓兜兜转转,夏家还是受了田家的牵累。

因为夏老爷子询问,夏至就将在大丫家发生的事大体说了一遍。“……都是抄家的好手,就差点儿把大丫给扒光了,能拿走的东西差不多都拿走了。还给剩下点儿,估计是留着往后再来搜刮吧……”

夏至说的很详细,夏家没到临水镇上去的几个人都听十分唏嘘。

“这是造了啥孽了!”夏老太太心肠软,就有些可怜大丫。

“刘胖子也是倒了大霉了。”夏三叔就说道。

夏老爷子没理会这些事,他就问夏至:“那大丫那二十两银子,是老田家真花了,还是假的,就是借口朝大丫要钱?要是真花了,他们是买房子了还是置地了?”

“应该是真给败花了。”夏至就说。

“败花了?”夏老爷子心中就是一跳,二十两银子在庄户人家那可不是小数目。“他们咋给败花的?”

“爷,这事儿我答应我娘不说。”夏至对夏老爷子说道。

夏老爷子就是一愣:“啥,十六,你不能说吗?”

“不能。”夏至微笑,“爷,你听我说。我跟我娘说了,我娘答应我往后不贴补娘家了。我跟她说好了,我爹每个月那二两银子往后都归我支派。我一会让李夏给书院写封信,那钱我爹自己要是不用,就都先存在书院的账上,等我去拿。”

原先夏至可是跟田氏还有夏秀才商量好的,那二两银子都归田氏。而田氏拿了那二两银子是不管家用的,肯定是要贴补给田家。

现在,夏至将这二两银子给要回来了。

夏老爷子又惊又喜:“十六,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夏至又是一笑,“爷,那你现在还跟我打听大丫那钱是她爹咋给败花的了不?”

这句问话里已经透露出了许多消息。

夏老爷子当然知道夏至这是故意的,不由得为了夏至的狡黠笑了。

“好,好,我不问了。反正也是过去的事了,我知道了也没啥好处,估计还得跟着生气上火。”

夏老爷子是聪明人,应该已经猜出那些钱的去处并不光彩。夏至那一句话里面,实在是表露了太多的信息了。

“这是好事啊,没想到的。”夏老爷子高兴的都有些絮叨了起来。按照他原先的打算,夏秀才这辈子的薪水都得打水漂,白白地填给老田家了。

可现在峰回路转,夏秀才那二两银子被夏至给要回来了。

没有那二两银子,夏至一家的日子已经很过的去了。现在再有了那二两银子,大桥和小树儿就都去私塾念书了。

“十六啊……”夏老爷子打算现在就跟夏至商量这件事。

“爷,我知道你要说啥,那肯定没问题,只要我哥和小树儿自己乐意去就行。不过我可有言在先,去念书,那就得好好念书,拿着家里的钱去摸鱼,我先就不答应。”夏至这也算是丑话说在前头了。

可她这样的话,夏老爷子是非常赞成的。

“那肯定的,我也不答应。”夏老爷子笑着说道。

夏桥怔怔的,似乎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小树儿却是懵懵懂懂的,还没明白夏老爷子和夏至在说什么。

夏至就把话给说明白了。“有这二两银子,哥,你和小树儿明年都能去私塾念书了。”

夏桥又是惊喜,又是犹豫不决:“现在家里也就我能顶一个劳力。我要是跟小树儿都念书去了,家里就剩下十六。那十六哪儿忙的过来,还不得累坏了。”

夏桥这话,是根本就没把田氏给考虑在内。他就没指望田氏什么。

“我念不念书都行。”小树儿则更是干脆,“我姐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这就行了。”

“没出息!”夏至拿手指戳小树儿的额头。

小树儿呵呵地笑,也不躲。

“还是得去私塾认识几个字,明白明白道理。”夏老爷子就说道,“大桥担心的事儿,这个有我,有你奶,还有你三叔三婶,肯定不能让十六太劳累着。”

“我也愿意让我哥和小树儿去念书,就算以后考不了功名,识文断字,以后回来也能帮着算账记账,再写个字据啥的,都方便。”

至于家里的事,有她和田氏,后院这边也会帮忙。而且,夏至也打算好了,忙不过来,她就请帮工的。

“我算过了,用不了多少钱,咱挣这些钱足够了。”夏至告诉大家伙,然后又开玩笑似地说,“不过我哥和小树儿往后定媳妇的钱那可就攒不出来了。哥,小树儿,你们听好了,家里供你们念书,但以后你们成家定媳妇,得靠自己的本事。”

这样的事被夏至这样说出来,大家都忍不住地笑。

夏桥可不把这个当玩笑。“那肯定的。”他和小树儿去念书,已经让夏至承担了过多的负担。他们只花钱不挣钱,往后的事情当然得靠自己,没有一直拖累夏至的道理。

“哥,那不叫拖累。我这么说,是让你和小树儿别学那些一事无成的书生。再说了,你们俩去念书,也不是就一点儿都不能帮家里干活了。”夏至笑着说道。

“对。”夏桥也笑了,“那我肯定得抽出工夫来做活,出摊的时候我还想继续去打杂啥的。”

夏至点头。

小树儿听说夏至要求他去念书,就不再说不去的话了,而是跟夏至保证,他一定会好好念书,以后回来帮夏至算账、记账。这孩子和夏桥不一样,就没有读书出息考秀才、举人的念头。

夏至对此并没多想,所谓人各有志,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走科举的路子。

可夏老爷子就叹气了。他觉得小树儿之所以没有读书的念头,那都是被田氏给教育坏了。夏桥小时候还在后院,受了些他的教导和影响。可到了小树儿的时候,就完全在田氏的手里了。

田氏害苦了他的孙儿们啊。

夏老爷子不再打听田家的事,夏至和小黑鱼儿就和李夏到西屋,看着李夏写了信。然后,李夏还将信给夏老爷子看了一遍。

夏老爷子非常满意,他又自己提起笔来给夏秀才写了一封信,主要是说一下家中这个情况,说了明年要送大桥和小树儿去念书的事,主要还将夏至给好好地夸奖了一番。

夏老爷子还在信里跟夏秀才说夏至这个孙女比他这个儿子强。

写完了信,夏老爷子根本就等不到明天,立刻就让夏三叔赶着车把信给送到镇上去了。

李夏的信只要送到镇上的聚贤酒楼,李掌柜自然会安排第一时间送进府城去。

等夏三叔送信回来了,夏老爷子这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

吃过晚饭,夏至比往常略早一些回到前院。

田氏已经吃过了饭,正坐在前院井台边做针线。夏至走近了看了一眼,田氏正在绣荷包,绣的颇为精致。

“回来啦。”田氏就跟夏至招呼了一声,态度比往常明显好了不少。

“嗯。”夏至点头。

“你没说吧?”田氏抬头看着夏至。

“没说。”夏至肯定地回答,“娘你放心吧,我爷以后都不会打听这件事了。就算是他听别人说了,也不会拿这个跟你找后账。”

“真的?”田氏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娘你不相信我?”夏至微微挑眉。

田氏也不含糊:“我信你有这个本事,但我不信你有这个好心。”

“那好,我这就去告诉我爷知道。”夏至扭身就走。

田氏着急了,赶忙站起身拉住夏至。她现在是真相信夏至没说了。“夏至,娘跟你闹着玩儿的。”

“我说的可是真的。”夏至回过身来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田氏连连说道。虽然离的远,但这种事迟早会传到夏老爷子的耳朵里,不管夏至是怎么办到的,以后夏老爷子不跟她讲究这件事,就让田氏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这种事真说出来,她才是颜面无存,以后再也不能挺直腰杆子说话了。

“夏至,你肯定都让李夏写信了是吧?”田氏坐回到小板凳上,又跟夏至说道。

“是啊,那肯定的。娘你还真了解我。”夏至淡淡地说,就在田氏旁边坐了,看天边的云彩。

“嘿!”田氏苦笑了一声,“你看我现在不是绣荷包呢。”

“嗯……”夏至不解地看了田氏一眼。

“我现在手里分文没有,往后肯定还是分文没有。我也就绣荷包挣几个钱了,也省得处处犯难。”田氏就说道。这话里并不是没有抱怨的意思。

夏至当然听出来了,可她就当没听出来。“娘,你要买啥跟我说呀,我给你买。”夏至说的很亲切,很大方。

但田氏可不信她。

“你给我买……得了,就算你真给我买了,你老叔第一个就得不让,又得说我欺负你了!我能搪住你老叔跟我吵吵!我还是自己绣荷包吧。……夏至,你会帮我卖是吧?”

说到这,田氏似乎才想起来,她想绣荷包赚钱,也得倚靠夏至。

夏至笑的挺甜。“娘,我当然会帮你卖啊。你尽管好好绣,卖荷包的事就抱在我身上了。”她还打算多从田氏身上赚些中间人的费用呢。

得了夏至的承诺,田氏虽然半信半疑的,但绣起荷包来却是更仔细认真了。

二丫在镇上陪着大丫,孙兰儿还没来。田氏有话只能跟夏至说。

“我估摸着我这也是熬到头了。哎,往后大丫就接了我的班。这过几天刘掌柜从外头回来,还不知道大丫咋跟他说呢。夏至啊,你赶集的时候多打听打听,要是有啥事,咱不能不管……”

田氏的意思,有大丫在前头挡着,田老头和田王氏就不会来找她了。所以,她得尽力帮着大丫把李掌柜给笼络住。

“且看着吧。”夏至对此也没什么好说的。

刘掌柜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厌烦了大丫,不要大丫了,夏至根本就说不准。

“你大舅啊,都是让你姥和你姥爷给惯坏了。还有你大舅妈,柔奸心,嘴上不说,心里有事,连个男人她都看不住……”田氏一边做伙计,一边就跟夏至絮叨了起来。

夏至不太喜欢听这个话题,她不着痕迹地打断了田氏的话,告诉她夏桥和小树儿要去念私塾。

“啊……”田氏脸上的神色变了变,然后沉默了半晌,才说了一个好字。

母女两人之间的气氛从新又冷清了起来。

夏至毫不在意,继续欣赏天边的晚霞。

俗谚说的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今天傍晚彩霞满天,明天肯定是个晴朗的天气。

眼看着,秋天就要到了呢。

直到孙兰儿过来了,夏至和田氏才又开始说话。

晚上,夏至和孙兰儿躺在炕上唠嗑。

直到了夏桥和小树儿要去念书的事,孙兰儿很为这兄弟俩高兴,同时也担心夏至一个人跟着田氏在家负担太重。

“往后我天天来帮你干活。”孙兰儿很快就打定了主意,“往后我还得跟着我爹去做短工。可我想好了,我娘不敢再像过去那么苛待我,那我就少去几次。十六,以后这边的重活累活,你别干,都交给我。”

“那哪儿成啊。”夏至笑,“我爷说了,后院都会来帮忙。”

“谁也不如我。咱就隔一道墙,有啥事,你招呼一声我就能到。十六,咱说好了。我乐意给你干活。”孙兰儿很认真地跟夏至说,还有些似乎生怕后院的人抢了她的活计的意思。

“嗯,那行吧。”夏至想了想,就答应了。

孙兰儿给自己干活,总比给别人去做工强。孙兰儿干活她放心,而她总不会亏待了孙兰儿。

再去赶集的时候,夏至果然就留心起大丫的消息来,同时她也注意打听着靠山屯儿田家的事。

大丫的消息不用她去打听。

大丫很是乖觉,知道夏至来赶集,她自己不能出门,就把二丫打发来,什么事都说给夏至听。

刘胖子回来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