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五三章 趁机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正文第二五三章趁机

第二五三章趁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弱颜书名:

拿钱孝敬爹娘,给兄弟定媳妇养孩子,这些田氏都心甘情愿。但是要她拿钱给兄弟吃喝嫖赌,田氏的心里可就没那么愿意了。

即便是田氏,她也知道,嫖和赌绝不是好事。而且如果沾上了这两项,有多少银钱都是不够用的。

尤其是多年之后才知道真相,田氏就觉得心口堵的慌。田氏不仅心里堵,更有些心慌心虚。她忙就偷偷地朝夏至看了一眼。

正好夏至也在看她。

母女俩的目光略一接触,田氏就仿佛是被烫到了一般,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知道了大丫身价银子的去向,夏至也是又惊讶又气愤,她也有了和田氏同样的猜测。田氏问话,田老头虽然矢口否认了,但他的表情和态度,却让夏至得到了相反的结论。

这可真是……,田家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怎么田家大舅竟沾上了这种恶习。田家大舅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不然也不会熟门熟路的,一下子就把二十两银子都给败花光了。真要是第一次,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和这么顺的路子。

看田老头和田王氏的样子,分明把教训田家大舅当做了次要的事,而将从大丫和田氏身上刮钱当做了主要的事。这样下去,田家这个无底洞可就更加名副其实了。

夏至和田氏这边都不再说话了。大丫哭了半晌,却无可奈何,就将手里的银钱全部都给拿了出来。

刘掌柜给大丫留了家用的钱,但这些钱加在一起,也不过是二三百个钱。

田老头和田王氏自然都嫌少,依旧说凑不够二十两银子就不走。最后就将大丫全身的首饰都给摘了,簪子、钗子、金丁香加上镯子、帕子什么的,林林总总地加在一起也有十两银子。

老两口还不满足,又将刘掌柜给大丫做的两套新衣裳都要了去。这新衣裳也能值些钱,给大宝定媳妇的时候可以直接给女方充作彩礼了。

但是这样还不够。

“我看你这家具啥的都还行……”田老头眯缝着眼睛说道。这么说着,田老头就和田王氏商量,是将这些家具卖了换钱合适,还是直接拉回家去,到时候给女方做彩礼合适。

“我看这都是正经好木料。”田王氏颇为老道地查看屋子里的家具,还挨个地摸了摸,“要是卖的话那就亏了,还是拉回家去。大宝定媳妇的家具都不用打了,这个还体面。”

田老头就点了点头,觉得田王氏说的很有道理。

这两口人显然已经将这满屋子的家具都当成是自己的东西了。

大丫几乎被搜刮了个精光,田老头和田王氏要抬她的家具,她只是哭着央求让田老头和田王氏不要把家具都给搬光了。

“好歹给我留下两件儿来,不然老爷回来,我交代不了。人家真把我给退了,往后我没好日子过,你们还能指望谁。”

孙王氏就立起眼睛来,想要对大丫撒泼,却被田老头一个眼色给止住了。

“不能都给你搬走。这也是不得已的,不是给你兄弟定媳妇,我们不花你的钱。”手里已经攥了不少东西,田老头说话的语气就和缓了下来。

事情谈妥了,田老头和田王氏根本就不打算在大丫这多做停留。他们挑选了要带走的家具就大模大样地吩咐田氏和大丫找人给他们搬家具。

“你是坐车来的不,正好让那车拉上这些东西,送我和你娘回去。”田老头就吩咐田氏。

田氏面有难色,她不敢对田老头说拒绝的话,就往夏至那使眼色。

田老头或许是不想降尊纡贵,或许是不想触霉头,就不肯跟夏至说话。“妮子,我跟你说话,你还看谁?你做娘的,还反而听家里丫崽子的话了。你这天地都反了!”

“爹,不是,不是的。”田氏赶忙解释,“我是真做不了主。”

“啥你做不了主?就让你开个口,就这么难!”田老头不满地瞪着田氏。

“爹,现在跟从前不一样了。我说话,没人听。”田氏干脆地垂下头去。

夏至好整以暇地看着田老头和田氏。

田老头恨恨地瞪了田氏半晌,终究也没什么办法,只好转身吩咐大丫,让大丫给他和田王氏雇车。

“你不雇车,我和你奶就不走了!”田老头板着一张棺材脸,“刘掌柜不要你也不怕,我们领你回去,让你姑再给你找个更好的人家!”

他这话一说出来,田氏和大丫都吓了一跳。

田氏非常担心,能够给大丫找到刘掌柜这个主顾,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别说再让她找比刘掌柜更好的,就是刘掌柜这样的,她也找不到。

而大丫就更加心惊胆战了。被卖了一次还不够,田老头还想再卖她一次,这可把她当成啥人了!

夏至看到了田老头眼睛里的精光,知道他是真的这么想的。或许是因为大丫这件事让他尝到甜头了的缘故吧。而田氏和大丫惊吓的模样,也没有逃过夏至的眼睛。

“你老人家可真会想美事。”夏至就冷冷地开口,“大丫姐是人家买的。人家不要了,给你退回去,你能把银子退回来?你退不回来吧,那人家凭啥把人白白给你。捣腾着卖了,人家还能回几两银子的本儿!”

夏至告诉田老头,别想一次次地卖大丫挣钱,没有那种美事。

田老头虽然极力藐视夏至,但却还是被夏至的话给镇住了。他也认为夏至的话在理,要是他买了什么物件,不满意了,也绝不会白白地还给卖主的。

大丫本来提心吊胆的,在看到田老头犹豫的神情之后,终于略微放下心来。

“夏至说的没错,就是再卖我,那个钱也不可能归你们了。”

虽然是这么说,大丫还是出钱给田老头和田王氏雇了车。

忙忙乱乱地,总算是将田老头和田王氏给打发走了。而大丫家却完全是一副台风过境,或者说是遭了恶贼的凄惨景象。田老头和田王氏是抄家的好手,这会工夫,就把值点儿钱又能拿走的东西都给拿走看,就连大丫针线笸箩里新买的花线他们都没放过。

大丫愁眉苦脸,二丫哭哭啼啼,田氏长吁短叹。

“夏至,今天多亏你来了。”略微回过神来,大丫就向夏至道谢。

夏至今天来不是为了大丫,而是为了看着田氏。所以夏至并没有接受大丫的谢意。

“你别谢我,你的事儿,我也管不了。往后你咋样,就得看你自己了。”

“我还能咋样!”夏至一句话,就让大丫又红了眼圈。“夏至,你都看着了。我爷我奶那样,我搪不住。”

“你只是搪不住吗?”夏至看着大丫。夏至觉大丫如果下了狠心,应该不是对付不了田老头和田王氏的。大丫关键时刻有心机,也豁得出去。刚才的事情,她没有深管,是因为看出了大丫的犹豫。

大丫的脸色微微一红,但是对着夏至,她还是说了实话。“也就这一回吧。是我哥定媳妇。我哥要是定不上媳妇,打一辈子光棍儿,我娘往后也没个依靠。”

夏至叹气。别说是这种社会氛围,就是她穿越之前的年代,很多女孩子同样也是自小就被洗脑了,觉得帮兄弟定媳妇延续后代是她们的光荣义务。

她能看的出来,大丫对田老头和田王氏并没什么感情,最多就是惧怕。大丫心疼的应该是她娘,还有她兄弟的大宝。

“你是个明白人,我啥话都不劝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夏至最后对大丫说了一句,就起身告辞了。

田氏也没在大丫这多留,只嘱咐了大丫几句,又让二丫不用着急回大兴庄,好好在这陪着大丫,然后就和夏至一起出来了。

夏三叔看见她们出来,赶忙就出去赶车。

田氏慢吞吞的,她犹豫了一会,就把夏至叫住了。“夏至,来,娘跟你说两句话。”意思是想要避开小黑鱼儿和李夏,单独跟夏至说话。

小黑鱼儿警觉性很高,立刻就对田氏瞪起了眼睛:“你想跟十六说啥,当着我的面我。你别想欺负十六。”

“你的十六不欺负我就不错了,我现在哪儿还敢欺负她!”田氏愤愤不平,说话的声音却不高。她不敢跟小黑鱼儿呛声。

她这么说话,小黑鱼儿就有些得意。虽然得意,小黑鱼儿还是不许田氏跟夏至单独说话。

“老叔,我就听听她说啥。”夏至看看田氏,又低头想了想,就劝小黑鱼儿。然后,她还故意压低了声音跟小黑鱼儿说话,“她跟我说啥,我回头都告诉你和李夏。”

“那行。”小黑鱼儿这才点了头。

夏至就跟田氏走到一边。

田氏犹犹豫豫地,似乎有些话非常不好说出口的样子。

“娘,你有话快说吧。再耽搁,我老叔还不耐烦了。”夏至就催田氏。

田氏无法,只得开口跟夏至商量:“刚才你姥和你姥爷说的,你大舅那事儿,回去别跟后院你爷他们说。你说了,也没啥好处,对谁都没好处……”

原来田氏单独跟她说话,是想买她的口。

“我可以不告诉我爷。不过,娘,你能为我干点儿啥啊?”夏至一点儿都不意外,还很淡定地跟田氏讲条件。

田氏心里无比的恼火,奈何人在屋檐下。她只能忍着气,继续好声好气地跟夏至说话:“娘回去给你好好绣个荷包,管保你满意,咋样?”

“荷包我可不稀罕。”夏至一笑,“我想要多好的,我奶和兰子姐都可以绣给我。”

“那你说,你想要啥?”田氏只能问夏至。“

“娘,你现在知道咱们省吃俭用,从牙缝里省下来的银钱都花到啥地方去了。那你以后还打算往那儿贴钱吗?”夏至问田氏。

“我……”田氏犹豫了起来。

这就是心思活动了。

夏至不打算给田氏更多的时间考虑,她就替田氏做了决定。“过去的算了,我们既往不咎。往后可不能在给他们贴钱了。娘,你不再往那边贴钱,今天这事儿我就不跟我爷他们说。”

小黑鱼儿当时也在屋子里听见了,但田氏似乎并不担心他,估计是觉得小黑鱼儿年纪太小,最多听个热闹,肯定不明白啥叫赌窝子和嫖老婆。

“行,我不给他们贴钱了。从今往后,他们估计也用不着我了。有大丫,啥都够了。”田氏想了想,就说道。

田老头和田王氏来找大丫要钱,而不是找她,田氏是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心中暗暗的庆幸,以后有大丫挡在前头,田老头和田王氏就不会太逼迫她了。

田家姑侄,这也算是接班了。

也是因为有大丫,田氏才敢这么答应夏至。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爹那一个月二两银子,我就让李夏给书院去信,就搁在账上,等我啥时候去拿。娘你别着急,这个钱我拿了肯定不能密下。你看我现在带着我三叔还有我哥他们赶集都能挣钱吧。那个钱,不是咱过日子,就是做本钱。娘,你拿了那钱,那钱就是死的,我拿了,那钱就是活的,还能生出钱来。”

夏至有理有据地跟田氏这么一说,田氏并不是不心动的。而且眼下的情形,也容不得她拒绝就是了。

“你咋就这么精,猴儿托生的吧。”田氏看着夏至,眼神和心情都比较复杂。

夏至一笑,根本就不在意田氏的话。“娘,那咱们就这么说定啦。”

“不都是你说了算吗!”田氏就说。

夏至又是一笑,就跑回到小黑鱼儿和李夏的身边。

小黑鱼儿瞧着夏至高高兴兴的样子,就知道她没吃亏,等田氏过来的时候,他也就不对田氏瞪眼睛了。

大家上了车径直回到大兴庄。

夏老爷子背着手站在门口,正等他们呢。

田氏下了车,跟夏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就自己回前院了。夏至等众人则跟着夏老爷子回到后院上房,这一路上,小黑鱼儿就已经将田老头和田王氏闹的满街筒子人的情况跟夏老爷子说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在家里都听说了。”夏老爷子叹气,然后就问夏至,“究竟是咋回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