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四八章 大丫的亲事
更新时间:2017-01-07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第二四八章大丫的亲事

第二四八章大丫的亲事

田氏还没说话,坐在旁边的大丫脸色就有些发白。夏至冷眼看过去,心中明白,大丫真是把刘胖子当做了一个好机会,所以才会这么紧张,害怕刘胖子看不上她。

这让人怎么说呢。

夏至跟大丫接触的不算多,但这些天同在一个屋檐下,她对大丫的性情也算有了些了解。大丫绝对不笨,而且还相当的实际。那样家境下长大的女孩子,一般也不会有什么美好幻想。

紧张的不仅是大丫,田氏也很紧张。“我都给大丫擦了不少的粉了,他咋还能看出大丫不如兰子白净?再说了,大丫这是晒的,捂上一冬天,往后啥活儿都不用她干,她也是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兰子是先长,大丫后长,养上两三个月,兰子就能大变样……”

“我也是这么跟刘掌柜说。”孙王氏就说道,还做了个安抚田氏的动作。然后就舌灿莲花地告诉田氏,她是如何替大丫说话的。

“……我跟他说,这可是我们秀才娘子的亲侄女。秀才大哥那可是我们大兴庄的独一份儿,为啥府城里大户人家的闺女都不娶,非娶田家的闺女!大丫现在就够水灵的了,那将来肯定更了不得。我还跟他说,我们秀才娘子可是生了两儿俩女,个顶个地聪明漂亮。大丫的身段,一看也是好生养的,将来不比她姑差啥……”

夏至在旁边听着就有些黑线。原来孙王氏将夏秀才、田氏还有他们兄妹都当做了推销大丫的卖点了。

“这么被我劝说着呀,他才有点儿心动了……”最后,孙王氏终于说出这么一句来。

田氏立刻就松了一口气。孙王氏这种口气,就说明这件事十有八九是成了。

“可把我给累坏了,说十个八个媒,也没有这一回这么累人。”孙王氏又说道。

“这次多亏了你。”田氏对孙王氏表示感激,还让大丫到孙王氏面前,跟孙王氏行礼道谢。

孙王氏受了大丫的礼,然后才摆手说不用。“嫂子,这也就是你托给我的事儿。要是别人,我可不费这些工夫,累啊。”

她一边说着话,还一边给田氏使眼色,又往夏至那边偷瞄。

田氏立刻就明白了,孙王氏有些话要跟她说,但不想让夏至听见。大丫和刘胖子的事成不成,现在都看孙王氏了。田氏自然对孙王氏有求必应。

“夏至啊……”田氏就随意找了个借口,想把夏至支开。

夏至明白田氏的意思,她本心不想走,但田氏实在是太心急做成这件事了,竟站起身来将她往外推。

“好了,好了,我自己走。”夏至不想在这件事上跟田氏争执,就自己走了。

不过她也没走远,就到下坎儿来。李夏带着小黑鱼儿,还有夏桥和小树儿都在树荫下坐着。看见夏至来了,小黑鱼儿忙就招呼她:“十六,过来坐。”

夏至就走过去,在小黑鱼儿的身边坐了下来。

“屋里说咋样了?”夏桥就问。

“估计这件事要成。”夏至说道,“孙五婶要跟咱娘说体己话,不让我听。”

“到现在了,还有啥体己话可说?”夏桥微微皱眉。

“我估计就是谈条件,她不能白帮着说和呗。”夏至就说道,刚才孙王氏极力夸大她的不易,可不会仅仅是想让田氏感激她,欠她的人情。

大家都点头,觉得夏至说的不错。

夏至在下坎坐了只有一会的工夫,就看见田氏领着大丫和二丫送了孙王氏出来。孙王氏满面春风的,抬头瞧见夏至和李夏了,她的脸就微微的一僵,随即又满脸陪笑。

看着孙王氏回了自己的院子,夏至就问田氏:“娘……”

田氏也是一脸的喜色:“事情成了!”说着,就带着大丫和二丫回屋,夏至等人忙也跟了进屋。

这次田氏没等夏至问她,就将事情都说了。

“多亏你孙五婶,把事情给说成了。”大丫的身价依旧是二十两银子,至于刘胖子承诺的两根银簪子则给了孙王氏做说媒的钱。

夏至了然地点了点头,估计刚才孙王氏跟田氏谈的就是这件事了。

田氏能答应把两根簪子都给孙王氏,可见对这桩事是多么的迫切了。

这么说着话,田氏一面张罗给大丫收拾东西,一面就自言自语地说要找人给靠山屯儿送信儿。田老头急着要用这二十两银子,她还得留在这办大丫的事儿,一时走不开,所以打算让田老头自己来大兴庄取钱。

现在田氏的手里几乎是一文钱都没有,她要是靠山屯儿肯定得雇车,她肯定是不敢动那二十两银子的,难道还能跟夏至要?!

“娘,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大丫姐的事儿是打算立刻就办?”看着田氏急匆匆的样子,夏至就奇怪地问。

“人家银钱都拿来了,一会一手交钱,一手领人。”田氏就说。

夏至用有些异样的眼神看了看田氏,然后又看了看大丫。

田氏忙着给大丫收拾东西,其实大丫根本就没什么东西好收拾。而大丫站在那里,不仅脸色紧绷,身子似乎也绷的紧紧的。

“姑……”大丫突然叫住了田氏。

“啥事?”田氏看了一眼大丫,手下却没停,还让夏桥出去帮着打听附近有没有人往靠山屯儿那边去。

“姑,我给家里换了这二十两银子,也够大宝哥定媳妇花用了。姑,你得答应我,以后好好待二丫,给二丫正经找个婆家。”大丫一字一句地说道,她的声音也是紧绷的。

“啥?”田氏就是一怔,这才隐约意识到了一点儿什么,她停住手,抬头看着大丫。

“姑,你得答应我。要不然,要不然我就不跟刘掌柜走!”大丫说完话,就紧紧地抿住了嘴角。

“你这是啥意思?”田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丫的话是她认为的那个意思吗。

夏至却有些对大丫刮目相看了。

原来大丫一直不吭不响地,是在这里等着了。大丫一定是很清楚她自己逃不掉被卖掉的命运,所以索性认了命。但是她并不希望自己的妹妹二丫和她走上同样的路。

先前她什么都没说,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什么资本和依仗。现在她和刘胖子的事情成了,刘胖子就等着带她走,她在这个节骨眼上才提出条件来,让田氏不得不答应她。

“姐……”那边田氏还没反应过来,二丫先就哭了。她抓着大丫的手一个劲儿的摇。“姐,你别为了我……”

“我不是为了你。”大丫没哭,但是眼圈还是有些红了,“有你没你,我都是这个命。咱俩是亲姐妹,舍了我一个也就够了。你能过的好点儿,我看着也高兴。”

“姐……”二丫哭的越发的厉害了。

田氏这个时候才完全反应过来。

“大丫……”她有些不知道该拿大丫怎么办了,气愤之余,就迁怒于夏至,“你啥时候也学会这一套了,是不是跟夏至学的,让你们别跟她学!”

“这里面咋又有我的事了!”躺着中枪的夏至表示不满。

“姑,我不是跟夏至学的。我想跟夏至学,可我学不来,我也没有那么好的命。姑,我咱村子里的人说过,当年我大姑和二姑让我爷给卖了的时候,也求我爷,让你好好地嫁个人家……”

田氏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夏至深深地看了一眼大丫。大丫这姑娘不声不响地,看来心里明白的很,她不仅会抓住最好的时机,还懂得如何让人无法拒绝。

田氏沉默,大家谁都不吭声。

这件事,得田氏自己拿主张。

田氏沉默了半晌,似乎才缓过来一点儿。“这事,我肯定会好好待二丫的。”这么说话的时候,田氏的神色就有些疲惫,嗓子也有些沙哑。

过去的事情,田氏应该没有忘记,而且那些事在她心里的印记应该还非常深刻。田氏只是选择忽略和遗忘那些事吧。

“姑,你这么说,我没法跟刘掌柜走。姑,你给我发个誓吧。”大丫认真地看着田氏。

“有这回的银钱,大宝定媳妇应该差不多了。二丫还小,我会去跟你爷说……”田氏咬了咬牙,这是她能答应的极限了。

“姑,你根本就不用那么听我爷的。姑,这事儿你自己说了算就行。你就把二丫留在这,等她到年纪,给她找个年纪相当的,正正经经地嫁人过日子。”大丫的语气中就带上了哀求的腔调。

田氏看着大丫:“我要是不答应你,你就不跟刘掌柜走,让我做蜡?”

“姑,”大丫紧张地抓紧了自己的手,“我要是别别扭扭的,人家刘掌柜说不定就不乐意了。”

柔顺的,但却又是坚持的。

“大丫,你还真是你娘的闺女。”田氏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大丫,“那我也没办法了。行,我答应你。”

“夏至,求你给做个见证。……夏至,求你以后好好照看二丫。”大丫转而向夏至央求。

夏至看着大丫:“抱歉,这个见证我做不了。缘故我也不说了,你自己心里都清楚。”

原本大丫一直红着眼圈,却没让眼泪掉下来。但夏至的话好像是一道开关似的,大丫一下子就失控地大哭了起来。

“夏至,你为啥不肯帮我们?我们还是正经的亲戚!你连隔壁的没啥关系的孙兰儿你都那么帮她,你为啥不能帮帮我和二丫……”

这应该是大丫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话,只是一直没好意思说出口。

“夏至,你是不是喜欢我和二丫。是不是因为这些年你家的钱都送到靠山屯儿去了,所以你恨我们。可那些钱,我们姐俩一文也没花着啊……”大丫呜呜地哭。

二丫哭的就更厉害了,也说那些钱根本就没用在她们身上。

小黑鱼儿看不得大丫和二丫说夏至,他就黑了脸:“那你俩没住那房子啊?”

大丫和二丫对视了一眼,随即又哭:“那我们俩也做不来主。”

“你们的事,十六就能做主啦?”小黑鱼儿高声问。

大丫和二丫立刻就没了声音。

“哼!”小黑鱼儿抱着胳膊,朝大丫和二丫冷哼了一声,然后又给了夏至一个你尽管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小眼神。

夏至心里别提多熨帖了。

小树儿在旁边瞧着,就低头摸了摸下巴。他觉得他还得多跟小黑鱼儿学习啊。要不为啥他姐对老叔就那么好呢,你看刚才那些话,他就没赶上去,可小黑鱼儿立刻就把大丫和二丫给说的哑口无言。

瞧着大丫和二丫都不说话了,夏至想了想才开口。她的语气很平淡,不含一丝的火气。“兰子姐的事我管,确实是我跟她感情好,我想管。同时我也管的了。你们的事,我想管,可我管不了。兰子姐那,我能找她同族的四伯给她撑腰,你们俩,我能去找谁?你们能说出个人来,我就去找,我就帮你们。”

田家是田老头一个人说了算,同族中即便还有人,那也压不住田老头。而且,想卖大丫好二丫的还不仅仅是田老头,田老太太田王氏,还有大丫和二丫的爹。就是她们的娘只怕也没指望过她们还会有别的出路。

“夏至,我知道,不怪你。你心眼挺好,这些天我都品出来了。我刚才那些话,你别记恨我。我、我实在是没法子……”大丫停住了哭声,向夏至行礼道歉。

夏至没说什么,她知道,大丫还算是个明白人。

即便是求助夏至不成,大丫还是向田氏要求,让她善待二丫,以后让二丫正常的嫁人,要不然她就不跟刘胖子走。

田氏咬牙切齿,不想答应,却又不得不答应。不过她并没有按照大丫的要求发誓,只答应自己会尽力。

大丫知道田氏不是不愿意,是不能。如果夏至要是肯答应,那就好了。田氏是不敢对上田老头的,可是夏至谁都不怕。

但她心里又明白,她根本就没有理由让夏至为她和二丫出头,去挑战田老头。就算是她提出这个要求,夏至身边可有好多护着夏至的人,根本就不会让夏至答应的。

最后,大丫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而孙王氏已经隔着墙在问田氏,大丫收拾好了没有。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