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三七章 亲密
更新时间:2016-12-28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三七章亲密

看到吃的,李夏嘿嘿一笑,就招呼小黑鱼儿:“老叔,咱快看看都有啥好吃的。”小黑鱼儿就在旁边,听见李夏这么招呼,他一点儿都没跟李夏客气,探头过去和李夏一起看。

看是看,小黑鱼儿可没上手。

小黑鱼儿调皮淘气,但是从很多细节上都能看的出来,他其实是个有很好的家教的孩子。

李夏一样一样地把吃食拿出来,先是好几样的熟食,都是府城里比较有名的,还有的可以看的出来,应该是李夏自家厨房做的,不过都用油纸包包的严严实实的。

“这可不能放。十六,”李夏赶紧把熟食都交给夏至,让她给夏老太太送去,“让咱奶给安排,都赶紧吃了。”

“好。”夏至没和李夏客气,笑呵呵地将一大堆的吃食抱到堂屋交给夏老太太。

夏老太太正张罗饭菜呢,看李夏家里竟送来这么多吃的,又是吃惊又是过意不去的。“留给李夏吃吧。”

“奶,这天气东西不能放时间长了。再说,东西多,李夏哪儿吃的过来啊。”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李夏不可能吃独食。

夏老太太只得将东西都接了。有了这些熟食,饭菜自然更加丰盛了。

夏至回到西屋的时候,李夏还在和小黑鱼儿翻看李夫人送来的吃食呢。“这是肉松,福州府那边产的,很好吃,估计是哪个学生送的,我娘记得我爱吃这个,所以都给我送来了……,老叔,你尝尝,是不是好吃?”

小黑鱼儿吃了两口肉松,觉得味道比较奇特,仔细回味起来是挺好吃的。“好吃。”小黑鱼儿诚实地说道。

将所有的吃食都翻看了一遍,李夏就让夏至和小黑鱼儿帮忙,都搬到了东屋来。“我孝敬给大爷和大奶的。”李夏笑眯眯地说。

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都吓了一跳,然后就觉得李夏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有礼貌了。

先前那些熟食夏老太太都收下了,夏老爷子还收了李夏带回来的酒和李夫人送来的茶叶,其余别的东西,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就让夏至和小黑鱼儿给李夏搬回去。

“年纪大了,这些吃的,也不大爱吃了。”夏老爷子是这样拒绝的,这就让李夏没法再说别的了。

不过李夏还是挑着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可能喜欢的吃食,一样留了一些在东屋,这才将其余的东西搬回了西屋。

李夏并没特意给夏至和小黑鱼儿什么,他的意思,他的就是他们的,小黑鱼儿和夏至什么时候想吃,想吃什么,自己到他这里拿就行了。

小黑鱼儿对这样的安排很是受落,跟李夏同睡了一宿,他和李夏更加好的像是一个人似的了。

李夏没忘记夏家其他的孩子,又将腊月、小树儿和小夏林找来,分了吃食给大家。

然后李夏还问夏至:“其实大桥哥年纪也不大啊,不过我看他把自己当个大人似的。我给他吃的,他恐怕不能要。”

“你还真猜对了。”夏至就笑,“不过你要给他别的,他就肯要了。”

“别的……别的什么?”李夏笑着问。

夏至没说话,只是朝着李夏的书箱看了一眼。

李夏顿悟:“这没问题。大桥哥看上哪本书,尽管拿。”

“我哥不会要你的书的。”夏至摇头,“他估计会借,而且会很爱惜。他有不懂的,你给他讲讲。”

“当然可以。”李夏满口应承,然后还低声地问夏至,“我看大桥哥好像挺爱读书的。”

“是啊……”夏至点头,语气颇有些意味深长。

田氏的事,李夏是都知道的,很有些为夏桥惋惜。

老规矩,因为大家伙一起赶集出摊了,所以晌午饭就都在后院上房吃,夏至负责买菜,算是一顿工作餐,也是给大家的犒赏。

夏桥往前院去洗了脸,换了一身干净的裤褂过来。他看见小树儿和夏林手里都拿着吃的,说是李夏给的,然后他又看到夏至和小树儿都在西屋,跟李夏高高兴兴地说着话。

李夏不笑不开口,看夏至和小黑鱼儿的时候,眼神中都汪着温柔和笑意。这几天的相处,夏桥知道李夏确实很随和,人非常好,对夏家的人尤其好。

夏桥在堂屋站了一会,终于鼓足勇气走进了西屋。

“大桥哥,快过来坐。”看见夏桥,李夏忙就起身让座。

夏桥这才慢慢地走到李夏的对面坐了下来。

“哥,咱娘她们吃上饭了吗?”夏至就问夏桥。

“我过来的时候就吃上了。”夏桥回答。

夏至就想起来方才夏老太太说的,要给田氏送些吃食过去的话。她让夏桥陪着李夏坐着,自己走到堂屋来找夏老太太。

“奶,你看给我娘她们送点儿啥过去?”

夏至跟夏老太太商量了一会,决定给田氏装一盘子的烤鸭过去。

“我给她送过去吧。”夏至端过盘子来说道。

“也好,跟你娘说,这是李夏送的。”夏老太太就嘱咐夏至。

之所以要给田氏送这盘子吃食过去,也是因为李夏。虽然她们都不大待见田氏,但是李夏的面子总是要做的。

这么多吃的,大家都有份儿,田氏也就跟着沾光。

夏至端着盘子送到前院来,田氏果然已经带着大丫和二丫在炕上摆了饭桌开始吃饭了。田氏晌午饭比较简单,主食就是高粱米水饭,菜只有一盆,豆角炖土豆,没有肉,用的是荤油炖的。

知道夏至每个集上都能赚到钱,田氏做菜的时候油就放的比较大方了。虽然没有肉,但一盆豆角土豆炖的油汪汪、香喷喷的。

对于大丫和二丫来说,这已经是相当好的饭菜了。

夏至就将烤鸭放在饭桌上。“这是李夏家里捎来的,给娘还有大丫姐、二丫姐也尝尝。”

田氏就停住了筷子问夏至:“李夏家里都捎啥东西来了?”对于李夏的事,田氏特别关心。

“大都是书和穿的,还有几样吃食。”夏至简单地回答。田氏越关切,她就越不肯多说,因为田氏关心李夏,并不是关心李夏本身。田氏的目的不单纯。

“啊……”田氏也知道夏至不太愿意告诉她,她没去碰那盘烤鸭,“拿回去吧,我们不吃这个。”

“这是李夏说要给娘送来的。”夏至就说。

田氏的脸色顿时就好看多了。“那要是李夏给的,我就留着。”然后还问夏至,“李夏究竟打算在咱这住多少天?他家里也没来人看他?他身边咋都没有个伺候的人!”

听田氏说李夏身边没有服侍的人,夏至就有些敏感,生怕田氏病急乱投医,存了心思想把大丫二丫卖给李夏。

她都能猜到田氏的想法,李夏家里有钱,跟夏家、夏秀才还有这样一层关系。这几天下来,田氏也看出来了,李夏对夏家很是另眼相看。

这种情况下,她求求李夏,李夏应该肯花大价钱买下大丫和二丫。

田氏的想法,有钱人的钱是随意花用的。

“李夏要是用服侍的人,早就从府城里带来了。他不用啥服侍的人,有后院我奶照看他,别的他啥都不需要!”

正如夏至对田氏提出的某些话题特别敏感,田氏也对夏至说的一些话也特别多心。

“你当我想干啥,我可没那么想。”田氏沉下脸来说道,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没那么想,还是因为看清楚了,夏家的人决不允许她那么做,所以才这么说的。

“娘,我可啥都没说呀。”夏至就笑了笑。

田氏看了夏至一眼,她拿夏至没办法,只得缓和了脸色。“那院你五婶还跟我打听李夏公子来着……”

“她跟你打听李夏啥了?”夏至立刻就问。

“也就那些事,没啥新鲜的。再说了,我着急都不知道啥,能告诉她多少!”田氏嗔了夏至一眼。

田氏说的是实话,夏至想了想,也就放心了。

“夏至,娘跟你商量商量。李夏公子在咱这住着,还给我送礼了。那咱是不是该请人家吃顿饭啊。”

难为田氏还能想到这一点!夏至就是一笑:“娘做主就行了。”

“我能做啥主,我手里一文钱都没有!”田氏有些恼,更多的是无奈。

“到时候我买菜。”夏至就说。不管田氏的目的是什么,她本也打算请李夏过来吃饭的。

“行,那我张罗饭菜。”田氏点头。

娘儿两个将这件事说定了,夏至才回到后院来。

夏老太太问了她两句,知道田氏将烤鸭收下了,还主动提出要请李夏吃饭,夏老太太就觉得有些欣慰。

“难为你娘能想到这个,哪天请,到时候缺啥了,就上后院拿来……”

“嗯。”夏至点头答应,心中却暗暗地嘀咕,知道田氏肯定是有事要求李夏。

“十六,饭菜好了,招呼李夏来吃饭。”夏老太太放好了饭桌,开始往屋子里端菜,一边嘱咐夏至。

夏至答应一声就进了西屋。

夏桥坐在炕沿上,正跟李夏说话,看气氛很是融洽。李夏一如既往,夏桥似乎也没有那么拘谨了。

两人正在说读书的事,小黑鱼儿在旁边百无聊赖地摆弄李夏的东西,一口一口吃着肉松。

“老叔,要吃饭了。你吃了这个,就该不想吃饭了。”夏至走过去,先将肉松给收起来了,然后还嘱咐李夏,“你看着点儿老叔啊,每天吃点儿就行了,别耽误了正顿儿。”

“哎,哎。”李夏连忙答应,然后还不忘记跟小黑鱼儿解释,“老叔,你看到了。不怪我,都是十六吩咐我的。”

小黑鱼儿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看李夏,又看看夏至,没吭声。

夏桥在旁边瞧着就有些发呆,因为李夏、夏至和小黑鱼儿三个相处简直是亲密无间,特别的温馨,虽然夏至和小黑鱼儿在血缘上细说起来,还疏远了一层,而他们和李夏更是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这种情形,只能用缘分来解释了。

“哥,你跟李夏说啥了?”夏至这才转回头来问夏桥。

“我想跟李夏借本书看看,李夏说让我随便拿,还说我有不懂的,尽管来问他……”

“我和大桥哥一起参详。”李夏抢着说道。

夏桥面色一红,觉得李夏太谦虚。李夏已经考中了秀才,可他才念过两年的私塾,他们两个人在一块,自然是他请教,李夏教导。

“那挺好啊。”夏至就笑,然后招呼大家伙赶紧到东屋吃饭去。

晌午饭不必说是非常丰盛了,夏至本就买了海鲜和肉,又有李夏家人送来的熟食,大盘小碗地摆满了整张桌子。

李夏还将酒坛子开了,请夏老爷子喝酒。

酒坛子一开封,就飘出浓郁的酒香,夏老爷子连连赞是好酒。

忙碌了多半天,下晌大家都准备歇着,所以能喝酒的面前都倒上了酒。夏桥本来不会喝酒的,因为刚才跟李夏说了半天的话,特别高兴的缘故,也陪着夏老爷子、夏三叔和李夏喝了一盅酒。

夏至和夏老太太也一人喝了一盅。

吃过了晌午饭,夏至回到前院,她给孙兰儿拿了饭菜,就到前院,站到梯子上,隔着院墙喊孙兰儿。

孙兰儿立刻就从屋子里出来了。她冲夏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就快步走了过来。

“咋啦?”夏至觉察到孙兰儿的异样。

“刚才来了个人,把我娘给叫走了。”孙兰儿说话的时候明显有些紧张。

“谁啊,你认识吗?”夏至问。

孙兰儿摇头:“我不认识。我娘应该认识。我看她……她样子好像不大对劲儿,那个人也不像啥好人,我怕、我怕出啥事……”

夏至心念电转,立刻就猜到应该是李掌柜安排的人到了。

李掌柜办事可是真够利索的,这么快就给安排好了。

“五婶那个人,她不让别人出事儿就不错了。”因为想到了缘故,所以夏至一点儿都不着急。

“话是这么说,可我就觉得要出事儿,那个人,那个人可邪性了……”孙兰儿还是紧张。

“或许是好事儿呢。”夏至就说,“五叔在吗?”

“上东村去了,得下晚儿才能回来。”孙兰儿回答,然后没忘记孙王氏的事,“我看她挺害怕的,那人说要跟她在家里说,她都不肯,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或许是好事儿呢……”夏至见孙兰儿还没反应过来,就又重复了一遍。(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